1114.第1114章 陈大师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7-01-01 00:14:28 字数:2311 阅读进度:1114/2078

黄述昊一行在桃源大会逛了一圈,然后就回到了风来客栈。

他们却没想到,在这里遇见了邱仁智。

于是黄述昊做东,安排了一座酒席,向邱仁智致谢。

邱仁智最近脑子里全是陈阳传授的炼丹知识,每天都在分析消化,根本不想干别的。

可是他坳不过黄述昊的热情,也就前来赴宴。

但酒席上,他依旧神游物外,思维并没有放在酒席上。

他觉得自己现在对炼丹,已经入魔了。

但是这种状态,让他感觉良好。

此刻见黄述昊敬酒,他端起酒杯,笑道:“述昊少爷年轻有为,未来必然前途无量。”

得到邱仁智的称赞,黄述昊忙谦逊道:“我能有现在的成就,也全靠邱大师的丹药,我要感谢邱大师才对。”

“对,没有邱大师的丹药辅助,我们提升的速度绝对不会这么快。”

“如果不是邱大师炼丹,不止是我们,整个黄镇的实力都会削弱。”

“邱大师对我们来说,简直太重要了。”

众人纷纷端起酒杯,吹捧着邱仁智。

邱仁智也是个俗人,听到这些话,不由地咧嘴笑了起来,摆手道:“其实,我也没做什么,各位过誉了。”

黄述昊道:“怎么会过誉,说实话,我们对邱大师是感激不尽。尤其是你炼制的血玉丹,实在太厉害了。我敢打赌,即使是天池派,也练不出血玉丹来。”

邱仁智现在是打心眼里崇敬陈阳,此刻听到这话,他可不敢把功劳抢在自己的头上,连忙道:“话可别乱说,血玉丹不是我炼制的,而是另有一位丹道大师炼制。”

炼制血玉丹的事情,黄家并没有外传,所以具体的情况,只有寥寥数人知道。

黄述昊等人,并不在此列。

见邱仁智不承认,众人都愣了下,黄述昊笑道:“邱大师就是谦虚,我知道,你是怕别人知道血玉丹的事情,然后来抢夺丹方。你放心,这件事,我们不会告诉任何人。”

邱仁智皱眉道:“不是丹方的问题,而是丹药真不是我炼制,我可没那么大的本事。”

“不是你炼制的,那是谁?”黄述昊一脸不相信的表情,笑道:“整个黄府,只有你一位炼丹师,邱大师,你就别谦虚了。”

邱仁智一阵无语,正打算解释,这时脚步声响起,他定睛一看,却是陈阳和黄诗韵从雅间门口路过。

这下邱仁智却是急了,如果让陈阳认为他冒充炼制血玉丹的人,这脸可就丢大了。

丢脸不要紧,他还想陈阳传授一点丹道知识,如果惹得陈阳不高兴,哪里去找这么厉害的师傅啊!

可是,没等邱仁智开口,黄述昊朝着外面喊道:“陈阳,诗韵,邱大师在这里,你们受了别人的恩惠,还不快来道声谢。”

陈阳停下脚步,往屋里一看,正好看到邱仁智一脸懵逼的表情,不由地笑了起来。

“走吧,反正没吃晚饭,进去吃饭。”

陈阳给黄诗韵使了个眼色,两人走进了雅间,坐了下来。

黄诗韵还好,陈阳是直接拿起筷子就吃,旁若无人。

见此,黄述昊嘴角一抽,怒道:“陈阳,你简直太狂妄了,邱大师在此,你如此态度,是不想要丹药了吗?”

说着,黄述昊转头看向邱仁智,正色道:“邱大师,陈阳为人自大,不把你放在眼里,你可千万别和他计较。生他的气,不值得。”

生他的气,我敢吗?

邱仁智一脸郁闷,站起身来,黄述昊等人都以为他要发火,他却对陈阳躬身行了一礼,解释道:“陈大师,我可没敢生你的气,你传我丹道知识,我对你是心存感激。”

陈大师?

见邱仁智如此态度,房间里顿时就静了下来,除了黄诗韵一脸笑嘻嘻的表情之外,其他人都是目瞪口呆。

陈阳把手往下压了压,对邱仁智道:“行了,坐下吃东西。”

“是,陈大师。”

邱仁智点了点头,坐了下来。

黄述昊嘴角一抽,一脸懵逼的表情,低声对邱仁智道:“邱大师,你……你怎么称呼陈阳为陈大师?”

邱仁智叹息一声:“唉,述昊少爷,我刚才给你说,你非不听我的话。那些血玉丹,不是我炼制的,是陈大师炼制。陈大师在丹道上的造诣,以我愚见,绝对是华夏前十。”

听了邱仁智的话,黄述昊等人顿时什么都明白了。

怪不得在马车上的时候,他们说要感谢邱仁智的血玉丹,黄诗韵会发笑,因为血玉丹是陈阳炼制的。

想到之前对陈阳的态度,黄述昊心里直突突,不知道陈阳会不会怪罪自己。

可是,陈阳才二十多岁,居然能炼制出血玉丹,这炼丹天赋,未免也太逆天了吧,就算是天池派,也没听说这么厉害的炼丹师。

回过神来,黄述昊脸上露出尴尬之色,对陈阳道:“陈……大师,我之前不知道血玉丹是你炼制,有所得罪,还望你见谅。”

陈阳虽然有仇必报,但不是小肚鸡肠之人,抬头对黄述昊笑了笑,道:“述昊兄,你也是因为对炼制血玉丹的人心存感激,所以对我的态度感到生气。说起来,这些都是误会,我又怎么会放在心上。”

一听这话,黄述昊面露喜色,端起酒杯,道:“陈大师,这杯酒,我向你赔罪,也向你表达感谢!”

黄剑联、付廷鹏、卢杰等人见此,也赶忙起身举杯,口中直呼感谢陈大师。

陈阳也端起酒杯,干了酒,他开口道:“你们年龄都比我大,别叫我陈大师,叫我的名字就行。毕竟我不止是炼丹师,也是修者,咱们以修炼来论,你们可都比我修为高。”

黄述昊虽然因为进阶开光中期,有些意气风发,但他也是性情中人,加上喝了酒,胆子也就大了,大大咧咧道:“陈阳,那我就直呼你的名字了。”

除了邱仁智之外,大家都是年轻人,几杯酒下肚,气氛顿时就热烈起来。

聊了一会,黄述昊看向陈阳,皱着眉头,狐疑道:“陈阳,你这次来,真要替黄镇出战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