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9.第1099章 人皮面具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2-30 06:17:12 字数:2450 阅读进度:1099/2078

余光量右手颤动了下,差点就忍不住出手,拿下陈阳,喝问陶小桐的行踪。

但他终究还是按捺住了冲动,快步朝着后院走去,打开房间门,对陈阳道:“我三个女儿都等着你了,今晚辛苦你了。”

“不辛苦,助人为乐,怎么会辛苦呢?”

陈阳笑了笑,径直走进了房间里。

“女儿们,你们可要好生伺候陈阳兄弟,明天早晨,要和他一起出来呀。”

余光量朝着屋里喊了一嗓子,三女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转折,但都懂了余光量的意思,叫她们别急着杀陈阳。

砰。

余光量关上了房门,转身立刻在屋里搜索了起来。

可是他把屋里找了个遍,却没有发现陶小桐留下的蛛丝马迹,甚至连离开堂屋的脚印都没有。

他又将范围扩大,在屋前屋后找了一圈,依旧是一无所获。

“奇怪,人就这么凭空消失了?”

余光量一脸不解,回到后院,瞪了眼亮着灯光的房间,咬牙切齿道:“小子,你如此掉以轻心,等你被压榨干净,你就知道后悔了。到时候,由不得你不说出,小魔女的行踪。”

……

房间很简陋,甚至没有通电,只有一盏油灯。

昏黄光线下,只穿着内衣裤的三个女孩,坐在了床沿边,都颔首瞅着陈阳,暗送秋波。

她们做着各种挑逗的动作,但陈阳坐在一张破旧的椅子上,笑眯眯地看着她们,不为所动。

“陈阳哥哥,来呀,人家要你。”

“快,陈阳哥哥,等不及了。”

“难道你不想,尝尝三姐妹的滋味吗?”

她们纷纷脱掉了身上的衣物,朝陈阳勾着手指,张开了双腿,动作尺度相当大。

“呵呵!”

陈阳笑了声,抬起右手,在虚空中一抓。

这个动作,令三女十分不解。

可突然,她们只见身前出现了一道巨大掌影,朝着她们三人抓了过来。

她们脸上淫`荡的表情消失,全都露出了狠戾之色,连忙想要动手。

此时,她们一个个展露出了真实境界。

令陈阳没想到,她们的境界,居然都达到了开光前期。

而且,她们的真气非常凶戾,带着魔性。

可是,她们的反击,终究迟了。

龙爪手合拢,一把将赤身裸`体的三人,全都握紧,禁锢在了掌心之中,她们根本无法动弹分毫。

“嘘!”陈阳做了个噤声的手势,笑着道:“小声点,不然的话,我会把你们捏爆。”

三女看着禁锢自己的掌影,脸上满是惊惧之色。

这种手段,她们从来没有见过。

她们再看陈阳,这才发现,陈阳展现出开光前期的境界,并非余光量所说,是筑基中期。

可同是开光前期,陈阳的实力,未免太强了。

居然如此不动声色,就把自己这边三名同阶修者,全都控制!

三女用力挣扎着,想要挣开束缚,可是却发现掌影坚固,没有丝毫波动。

这时,她们意识到,情况不妙。

小竹想要大喊,刚刚张开嘴,龙爪手猛地用力,捏得她面色惨白。

陈阳坐在桌前,冷冷地看着三女,沉声道:“我对坏女人,可不会怜香惜玉。所以,你们最好听我的话。”

小竹眼珠一转,对陈阳抛了个媚眼,添了添晶莹的嘴唇,道:“陈阳哥哥,你干嘛?你喜欢玩SM吗?”

“恶心!”

陈阳一脸嫌弃的表情,走过去,伸手抓住了小竹的头发,用力一拉,扯下来一张人皮面具。

而小竹的真面目,是一名三十五岁左右的女人,长得阔口塌鼻,满脸麻子,眉骨有些扭曲,十分丑陋。

陈阳皱了下眉头,撇嘴道:“你这张脸,真是出乎我的意料。”

“哼!”小竹冷哼一声,道:“我在没有练魔功以前,可不比余家三姑娘长得差。”

“余家三姑娘!”陈阳面色一变,沉声道:“你是说,我手里这张人皮面具,是余家三姑娘的?”

丑女人得意道:“怎么,怕了吗?”

陈阳神识一动,龙爪手迅速握紧。

“哎哟……别!”

“你想死,别祸害我们啊!”

“我的内脏挤碎了。”

在龙爪手的力量下,三女全都被挤压得口吐鲜血,骨骼变形,不敢再对陈阳口出狂言。

陈阳走过去,把小梅和小兰的人皮面具也扯了下来。

这两人也都是三四十岁的女人,长相虽然比“小竹”好看一点,但也称不上漂亮。

陈阳把人皮面具放在一边,沉声道:“我现在问一句,你们就回答一句。谁要是敢轻举妄动,我一个念头,就能要了她的命。”

三女忙不迭地点头道:“是是是,我们绝对如实回答!”

见三女害怕了,陈阳右手虚空一收,龙爪手便消失不见。

事实上,刚才龙爪手长时间维持形态,对他的真气、神识消耗都很大,如果接下来的审问,他还继续保持龙爪手的形态,他会吃不消。

三女失去了龙爪手的束缚,都跌坐在了地上,光溜溜的身子上,沾染着鲜血,但却一点也不惹人怜惜。

陈阳看着三女,问道:“余家的人呢?”

“余家一家四口人,余光量和他的三个女儿,都已经被我们杀了。”

“你们可真够歹毒的!”陈阳冷哼一声,又问道:“你们是不是天魔道的人?你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?”

“我们的确是天魔道弟子,之所以出现在这里,是在两个月前的交易会时,仇师兄见一个叫魏济的人赚了钱。于是便找上了魏济,逼迫魏济,带我们到这里来寻找宝物。”

看样子,魏济并没有告诉他们,墓葬的入口。

不然的话,他们搜索了墓穴,肯定早就走了,不会留下一个多月。

可是,魏济不像是有骨气的人,在天魔道的逼迫下,居然没有说出墓葬所在,真是奇怪。

陈阳心里思索着,又问道:“魏济呢?他现在人在哪里?”

“死了,他把我们带到这里,仇师兄就把他杀了。”

得到这个答案,陈阳也就想通了。

魏济还没来得急说出墓穴入口,天魔道的人就以为找到了墓穴,于是把他干掉,谁知却没能找到墓穴。

陈阳接着道:“贤阳城有个连环杀人犯,名叫佟月龙,和你们有没有关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