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92.第1092章 内奸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2-26 00:14:53 字数:2311 阅读进度:1092/2078

见吕超对自己行军礼,陈阳摆了摆手,示意其坐下,道:“吕局长,坐下吧,你不用这么客气。另外解释一下,那个什么杀神的外号,根本就是以讹传讹,我这个人,是很友善的。”

吕超面露尴尬之色,坐下来后,讪笑道:“陈将军,实在不好意思,刚才手机忘在车上了,如果之前接到了刘省长的电话,我肯定提前来找你。”

陈阳看了眼小马和小何,对吕超道:“这两个小子,倒是挺机灵的,如果有机会的话,多培养他们。”

吕超点头道:“这是肯定的。”

听到两人对话,小何和小马心头暗喜。

虽然他们不知道陈阳是什么将军,但是看样子,连刘省长都忌惮,他肯定很牛叉,说话绝对管用。

陈阳没再多说其他的,直接步入正题,道:“对了,吕局长,你们这段时间,是不是发生过多起谋杀。杀人的手段,也都和今天我遇到的差不多。”

说起此事,吕超不禁皱起了眉头,叹道:“陈将军,今天你遇到的这一起,已经是这个月的第六个人了。我们局里一直在调查,目前却并没有掌握什么重要的线索。”

连杀六人,如此肆无忌惮,却没有留下线索,那么十有八九,应该是天魔道的人干的。

陈阳接着问道:“六起谋杀,有没有什么共通之处?”

这一系列案子,所有资料,吕超都熟记于心,立刻回答道:“共通之处有几点,第一,死者都是年轻貌美的女性,但死亡前,并没有受到侵犯;第二,死者都是在校大学生,而且是同一所大学;第三,死者临死前,她们的亲人朋友都说,她们表现得非常开心。”

陈阳思索片刻,沉吟道:“第一点,不侵犯死者,因为凶手是为了血液,而不是性;第二点,死者是同一所学校的在校大学生,是因为凶手认为在学校里,挑选作案对象方便;第三点,死者临时前表现出开心,说明凶手麻痹了她们,得到了她们的信任。”

吕超目光一亮,道:“陈将军的意思,凶手也许是大学内部的人?”

陈阳脸上露出冷笑,沉声道:“不用去猜了,还有一条重要线索,会直接指引我们,找到凶手。”

“什么线索?”

吕超面露疑惑之色,心说你才刚到,难道知道得比我还多吗?

就在这时,姚队长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了审讯室。

见到吕超在审讯室,姚队长愣了下,恭敬道:“吕局长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“这里是警察局,我作为局长,不能在这里吗?”

吕超知道,抓陈阳的命令就是姚队长下的,所以此刻他看到姚队长,心里就十分不爽。

姚队长忙道:“吕局长当然可以在这里,毕竟这是连环杀人案件,现在在吕局长英明神武的领导下,我们终于抓捕了嫌犯,吕局长理应亲自审问。”

啪。

吕超猛地一拍桌子,指着姚队长,怒道:“姚胜州,你这个混蛋,张嘴闭嘴嫌犯,你知道你抓的是谁吗?还审问,审问你妹啊!”

姚队长还没见吕超发过这么大火气,吓得一哆嗦,看了眼气定神闲的陈阳,战战兢兢道:“吕局长,我……我亲眼看到,他……”

见姚胜州还要狡辩,吕超怒道:“给我滚,不要出现在我面前!”

姚胜州没弄清楚情况,看了眼陈阳,又看了眼吕超,点头道:“是,吕局长,我这就走。”

说完,他转身便往审讯室外走。

“站住。”

这时,陈阳开口了。

姚胜州回头看向陈阳,不知道是该停,还是该走。

吕超喝道:“陈将军让你站住,你就站住!”

陈将军!

听到这个称呼,姚胜州心头咯噔一跳,知道自己今天抓到的这个人,是个大人物。

不过,他心里并不是很害怕。

大人物又如何,大不了开除公职,反正自己挣够了钱,不工作也能过一辈子了。

姚胜州平复了下心情,对陈阳道:“陈将军,我有眼不识泰山,刚才……”

陈阳摆了摆手,示意姚胜州住嘴,道:“行了,别废话,说吧,连环谋杀案的凶手,是谁?”

听到这话,整个审讯室里的人,全部都懵了。

这个问题,陈阳为什么会问姚胜州呢?

他也是警察,如果知道谁是凶手,岂不早就把犯人抓了回来。

姚胜州打了个激灵,目光躲闪,道:“陈……陈将军,我哪里知道,谁是凶手。你这话,什么意思呀?”

陈阳冷笑道:“还跟我演戏是吧?我今天到达凶案现场的时候,凶手刚刚逃跑。我还没报案,不到五分钟,你们就赶了过来。我就想问问你,你怎么知道那里发生了凶案?”

听到这个问题,小何和小马都是面露惊疑之色,看向姚胜州。

姚胜州缩了缩脖子,没吭声。

小何道:“对呀,姚队长,为什么这次,你偏偏带我们去那里巡逻?”

小马道:“而且前面五次连环凶案,都是姚队长第一个到达犯罪现场,这就有些奇怪了。”

这个问题,大家一直忽略。

此刻陈阳一提出来,众人这才意识到,姚胜州非常可疑。

警察队伍出了内奸,吕超面子挂不住,更是大怒,一拍桌子,腾地站起来,喝道:“姚胜州,还不快说,到底怎么回事?”

姚胜州哆嗦道:“吕局长,我……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?或许,这真是巧合吧。”

他话刚说完,陈阳抓起桌上扭曲的手铐,刷的扔出去,打在了他的膝盖上。

咔嚓一声,骨骼应声断裂。

“啊!”

姚胜州惨叫一声,跪在了地上。

陈阳笑道:“手铐砸中你的膝盖,这也是巧合。如果你不说实话,我保证,还有更多的巧合。或许下一个巧合,就是你的脑袋撞在墙上。然后,啪叽,脑浆就巧合的飞了出来”

姚胜州疼得面色都白了,听到陈阳的话,他心理防线顿时崩溃,忙道:“说,我说,不过我先声明,这件事,我真不知道是谁干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