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48.第1048章 四兵互殴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2-16 00:21:23 字数:2336 阅读进度:1048/2078

黄诗韵忙辩解道:“我才没有,他是我的救命恩人,我当然关心他。”

黄正涛笑道:“哈哈哈,有空了,你们可以多沟通沟通。”

“我……我对他可没别的心思。”

黄诗韵俏脸发红,急得直跺脚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黄正涛大笑数声,意味深长道:“诗韵,你也老大不小了,差不多该嫁人了。”

黄诗韵鼓了鼓腮帮子,嘟哝道:“大哥还没婚娶,我当妹妹的怎么能嫁人。”

说起黄青山,黄正涛皱了下眉头,叹道:“青山那孩子,也是命苦。他对你的心思,我又何尝看不出来。不过他虽是我养子,但毕竟是你大哥,你们是兄妹情,绝不能在一起。”

“不过,我已经给青山相中了一门亲事,绝不会委屈了他。我们黄家与曹家交好,曹家家主曹睿的三女儿曹阳,今年二十一岁,长得非常漂亮,目前尚未婚配。我已经和曹睿书信沟通过,我们都认为青山和曹阳很般配。等浩澜居的事情完了之后,我便会向曹家提亲。”

听到这话,黄诗韵点了点头,感慨道:“大哥已经快三十岁,也应该婚娶了。能娶到曹阳这样的女孩,我也替他高兴。”

黄正涛道:“诗韵,你也回去休息吧,为父还得替青山想一想,看以后怎么安排。不然等别人继承了黄家家主之位,我担心青山因为是养子,被家族冷落。”

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黄诗韵转身出了书房,朝着自己的院子走去。

等她离开,一道身影,从走廊柱子下走了出来,正是黄青山。

“居然让诗韵和陈阳多亲近,那个陈阳,到底有什么好的?如果他们俩走在一起,那我谋夺黄家家主之位的计划,就全盘落空了。这件事,绝对不能发生。陈阳,必须死!他那件灵器,我一定要抢过来!”

“哼!黄正涛,你也该死!一个曹家家主的三女儿,就想把我打发了。我想要的,不止是女人,还有黄家的基业。我作为黄家年轻一辈最杰出的天才,这个家业,本就应该由我来继承。”

黄青山脸上露出愤恨之色,咬牙切齿地离开了。

等他转身走了,黄正涛从书房走出来,看着他的背影,脸上露出父亲对儿子的关怀之色,喃喃自语:“青山,希望我的那番话,能够让你醒悟。你和诗韵,终究是不可能的。”

第二天夜晚时分,陈阳和黄家众人,一起登上了一架封闭的马车。

到了驿站,进入地下通道,当陈阳看到石门上雕刻着的三个字“浩澜居”时,他脸上露出激动的笑意。

找了这么久,终于有线索了。

“浩澜真人的居所,就在里面。”

黄正涛指了指浩澜居,率先朝着里面走去。

众人进了浩澜居,警惕地穿过石洞,靠墙站立,避免进入了四兵破星阵的区域。

黄正涛看向陈阳,道:“陈阳贤侄,请破阵。”

“嗯。”

陈阳应了声,没有多说,仔细观察起四兵破星阵来,并且脑子里,飞速思索着四兵破星阵的相关信息。

众人也没打扰,只是默默地看着陈阳。

时间流逝,转眼一个小时过去。

这时,众人已经感到焦急。

很快,两个小时过去,大家开始有些不耐烦了。

三个小时过去,已经有人皱眉摇头。

“他到底行不行?”

“他不会是吹牛吧,这可是浩澜真人设置的阵法,哪有那么容易破解。”

“看样子,就算要破阵,也不是今天了。”

众人议论纷纷,对陈阳失去了信心。

黄青山可不想陈阳出风头,眼珠一转,上前道:“陈阳兄弟,如果不行的话,你回去好好想想,我们下次再来。”

黄诗韵不悦道:“大哥,你别打扰他。”

“没关系。”陈阳摆了摆手,脸上露出笑意,道:“破阵之法,已经有了。”

“真的?”

黄诗韵惊喜道,黄家其他人,也都目光热切地看向陈阳。

黄正涛上前道:“陈阳贤侄,那就有劳了。”

“伯父客气了。”

陈阳拱了拱手,道:“伯父,还请把准备好的玉牌,都交给我。”

黄正涛把事先准备好的玉牌,都交给了陈阳。

陈阳当场制作了阵盘,隔空把阵盘全都打入了四兵破星阵之中,分布在了不同的位置。

当他把阵盘布置好的刹那,阵法中的四名石雕士兵,全都动了起来。

顿时,黄家众人吓了一跳。

以往都是有活物进入阵法,才会触发石雕士兵,今天突然动了起来,肯定是陈阳所为。

大家还没回过神来,四个石雕士兵凑到一块,竟是互相打了起来。

这四个石雕士兵,每一个的战力都堪比结丹中期,实力强大,打得是惊天动地,整个洞窟都在动摇。

不过四兵破星阵所在的位置,却并无大碍。

见此一幕,黄诗韵俏丽的脸上上露出不解之色,看向陈阳,道:“奇怪,他们怎么自己打起来了?”

黄家其他人,也都好奇地看向陈阳。

陈阳笑了笑,解释道:“之前,你们有没有发现,这四个石雕士兵,只在一定的区域活动?”

黄家众人面面相觑,还是黄正涛观察仔细,立刻反应过来,道:“的确如此,地面交叉的十字凹槽,把四名石雕士兵分隔开,他们分别处于东北、东南、西南、西北四个方位,并不会跨越十字线。”

“对。”

陈阳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这四名石雕士兵,并不会分辨敌我,所以才被分隔开。现在我把阵法稍微改了改,十字线的限制消失,这四个雕像士兵就能感应到界限之外的同伴,于是就自己打了起来。”

“这么简单?”黄诗韵惊讶道。

黄正涛笑了声,道:“简单?呵呵,看起来简单,可你知不知道,陈阳刚才制作的那些阵盘,到底是怎么做的吗?”

黄诗韵吐了吐舌头,发现破阵的关键,的确是阵盘,而且其他人,也不可能发现十字线对四个石雕士兵的限制。

所以说,没有陈阳,谁也别想破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