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25.第1025章 筑基中期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2-10 00:18:03 字数:2401 阅读进度:1025/2078

咔嚓。

白岩头盖骨碎裂的声音响起,他面部朝下,被陈阳打得砰咚趴到了地上,没有了半点动静。

他的脑袋看起来完好,没有破损,也没有血液流出来,不过他的脑袋内部已经被陈阳震得稀烂,绝无活命的可能了。

“白岩!”

谢舞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惊讶地朝着白岩喊了一声,可是却没有任何的回应。

宣威脸上闪过一抹异色,沉声道:“白岩已经死了,脑袋里面全部被震碎了。”

谢舞听后,惊道:“怎么可能,白岩已经进阶了抱元,这小子居然一掌就把他打死了?”

“此人,不简单!”

宣威目光眯缝了下,眼睛盯着陈阳,充满了杀意。

陈阳没理会宣威,看向谢舞,冷声道:“这老家伙扇了我家安柠的耳光,那小子抢了我家安柠的包包,现在他们两个,都付出了代价。你抢走了灵芝,接下来,轮到你了。”

谢舞吓得心头咯噔一跳,往后退了两步,躲在宣威的身后,狠声道:“威哥,你快杀了他。”

宣威盯着陈阳,喝道:“小子,别故弄玄虚了,你到底是什么境界,敢不敢光明正大一战。”

“什么境界,你看清楚了。”

陈阳面色一沉,立刻收起了龟息功,并且有意将自己的气息调动起来。

顿时,一股强大的气势压下来,将这片空间笼罩,在场所有人都感觉神经绷紧,有种巨大的压力。

而陈阳站在那里,给人一种巍峨如山,高山仰止的感觉。

“筑基中期!”

宣威终于看出了陈阳的境界,面色顿时就变了。

他虽然来自宣家,但他算不上什么人物,只是达到了先天巅峰,仅仅只能在外界牛逼一下而已。

他修炼天赋不佳,他父亲这才把他从宣家带出来,在外面负责管理谢家。

这就是宁做鸡头,不做凤尾。

既然在宣家没有建树,宣威到了外面来,却是顶尖强者了,这也算是他父亲给他安排的一条后路。

可宣威没料到,自己竟然遇上了筑基中期的修者。

他哪里还敢打,身形一动,转身就跑。

见此,谢舞和谢恒华都懵了。

你不是说,你天下无敌吗?

怎么这会跑得这么快。

“装完了逼,就想走?”

陈阳使出幻影步,瞬息间出现在宣威的面前,拦住了宣威的去路。

“让开!”

宣威大喊一声,一拳朝着陈阳打了过去。

砰。

陈阳一脚踹在宣威的身上,宣威犹如一颗炮弹般,狠狠地往回倒飞了出去,一路把桌椅板凳撞翻,酒杯、酒瓶落地,发出乒乓的声音。

最后,他撞在墙壁上,这才停下了去势。

“噗!”

宣威猛地喷出了一口血,坐在地上,看向陈阳,眼神中充满了忌惮。

他想不明白,怎么突然迸出个人来,也能是筑基中期。

“坐着别动,如果再跑,我就要你的命。”

I陈阳瞥了眼宣威,收回目光,朝着谢舞走过去。

谢舞完全没料到,宣威在陈阳面前,居然如此不堪一击,她被吓得面无人色。

此刻见陈阳走过来,她身体一颤,脸上露出谄媚的笑意,媚声道:“陈少,我……我错了,我不该欺负你老婆。我可以给你当小三,你让我干什么都行。”

陈阳走到谢舞面前,嘴角勾起一抹冷笑,看着谢舞表演。

谢舞见他不吭声,心里燃起了希望,靠近了陈阳的些,低声道:“陈少,我……我会吹箫,吹得特别好。”

陈阳玩味道:“还有呢?”

谢舞忙道:“只要你能想到的,我都可以做到。”

说着,她把自己的衣领拉开,露出了一对丰满的馒头,里面竟然没有穿内衣,一览无余。

她添了添嘴唇,一脸妩媚道:“陈少,要不你摸摸,人家很大很软。”

“谢家大小姐,就这副德行?”陈阳不屑地摇了摇头,道:“你这种女人,就算倒贴我,我也看不上。”

谢舞打了个激灵,讪笑了下,道:“陈少,你可真是会开玩笑。今晚我就可以陪你,我有个表妹,才十三岁,长得……”

“你可真下贱。”

I陈阳打断了谢舞的话,谢舞比他想象的,还无耻多了。

谢舞还不甘心,慌忙道:“我后面,后面也可以。”

“如果你不屈服,或许我还高看你一眼,可是你现在这样,连妓`女都不如。”

陈阳俯视着谢舞,指了指吧台前的安柠,道:“过去给她跪下,为你的行为,向她道歉。”

“是,是。”

谢舞慌张地答应道,快步走过去,砰的跪在了安柠的面前,一副哀伤的模样,哭哭啼啼道:“对不起,我不该抢你的灵芝,我错了,对不起。”

一边说着,她突然暴起,朝着安柠扑了上去。

她的手中,赫然是一把白晃晃的利刃。

“我挟持了你的女人,看你还敢怎么样,等宣老爷来了,你就死定了。”

谢舞手中的利刃,捅向安柠的腹部,脸上露出阴狠之色。

“安柠,小心!”

向菲菲、向辉等人,都是大惊失色。

可没等谢舞把手打直,安柠抬起黑丝长腿,高跟鞋的脚底,狠狠地踢在了谢舞的胸口。

砰。

谢舞****爆炸,整个人往后摔出去,在地上滚了好几圈,这才停下。

她的****瘪了下去,原来她丰满的身材,根本是伪造的,不是真材实料,刚才被安柠的高跟鞋直接捅破了硅胶。

“啊!啊!”

谢舞发出痛苦的叫声,回过神来,连忙朝着陈阳跪下,喊道:“陈少,我……我刚才是怕她下不了手打我,所以才会突袭她。其……其实我是故意这样做,想让她惩罚我。”

“你这个谎言,太低等了。”

陈阳摇了摇头,对向家三兄弟吩咐道:“把他们三个都绑起来。”

很快,谢舞、谢恒华,宣威都被绑了起来。

他们表情难看,面色惨白,本来个个都耀武扬威,自信满满,谁知却落得如此狼狈下场。

陈阳看向宣威,沉声问道:“说吧,宣家出来了多少人?在外面干什么?为什么要扶植谢家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