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4.第964章 有关灵裁者的秘密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1-25 00:17:24 字数:2415 阅读进度:964/2078

不出片刻,五族联盟取得了胜利,将蟒灵族人大部分击杀,少数俘虏。

至于异兽蟒蛇,则是尽数斩杀,没有留下一条。

此刻取胜,五族联盟的人,都是心头大喜。

这场战斗,可谓是精彩不断,此起彼伏。

原本对方三只筑基异兽,局面不可逆转。

但现在却取得胜利,所有人都知道,这都是陈阳造成的,是他奠定了胜局,主宰了战场。

“陈少威武,陈少威武!”

全场响起了山呼海啸的声音,所有人看向陈阳的时候,目光中都露出崇拜之色,眼睛放光。

尤其是那些少女们,心里多么希望,能够成为陈阳的女人。

虎广、豹威、虫绛、熊健四人,看着陈阳,则是暗暗庆幸,自己做了正确的选择。

此时在狼灵族倒塌的木桩围墙外,蟒痕、袁真、龟寿三人,都站在陈阳面前,瑟瑟发抖。

他们来势汹汹,拥有了筑基异兽,以为自己将会牛逼到爆炸,天下无敌。

谁知道,陈阳比他们更强。

他们彻底被打破了胆,看到陈阳,就感到害怕。

陈阳没有理会蟒痕三人,直接对走过来的郎固拱了拱手,道:“岳父大人,这三个人,就交给你处置了。”

噗通。

听到陈阳的话,龟寿立刻就对郎固跪了下来,哀求道:“郎固伯伯,求你饶我一命。只要你放过我,龟灵族一定归顺狼灵族,从此以后,做你们的附属部落。”

“哼!”

郎固冷哼一声,走过去,突然一刀,刷的把龟寿的脑袋斩了下来。

他能成为狼灵族的族长,虽然有情有义,但他却不是心慈手软的人,岂会因为对方求饶两句,就放过。

龟寿的脑袋滚落下来,蟒痕和袁真看见其瞪大的眼睛,两人的脸色都白了。

如果给他们一次重来的机会,他们绝对不会来招惹狼灵族,蟒痕也绝不敢对郎筱然有非分之想。

“郎固,如果你杀了我,猿灵族不会放过你,肯定和狼灵族不死不休。”

袁真见龟寿求饶没用,立刻改变了策略。

可惜,郎固软硬不吃,提着手中的大砍刀,朝着袁真走过去。

袁真面色骤变,猛地朝着郎固扑上去,双手张开,拍向郎固的脑袋,喝道:“郎固,我就算死,也要拉着你垫背。”

砰。

旁边突然伸出一只脚,狠狠地踹在了袁真的身上,袁真爆起一团血雾,飞出去十多米远,摔在地上,死得不能再死。

出手的,正是陈阳。

他看了眼袁真的尸体,撇了撇嘴道:“竟敢当着我的面,威胁我岳父大人,找死!”

说完,他对郎固笑了笑,道:“岳父大人,你继续。”

按理说,像陈阳这么强大的人,应该非常傲然,目中无人,但他却对郎固十分尊重,这让郎固非常受用。

郎固点了点头,看向蟒痕道:“蟒痕,蟒灵族欺压其他兽灵族,你还想抢走我女儿,你死一万次都不够。我懒得动手了,你自杀吧。”

蟒痕听到这话,身体一颤,没动。

他想了很多可能,逃,肯定逃不过。

挟持郎固,有袁真这个前车之鉴在,他也不敢出手。

左思右想,他突然目光一亮,对郎固喊道:“郎固族长,冤枉呀,我是真心喜欢筱然,不是想要抢她做小妾。不信,你问问你们狼灵族的郎鸿。这件事,我给他说过,让他帮我在你面前美言几句,难道他没告诉你吗?不信的话,可以让郎鸿作证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听到这话,五族联盟的人,全都大笑了起来,弄得蟒痕是一脸茫然。

随即他意识到,自己说错话了。

他朝着周围看了看,这才发现,郎鸿竟然不在。

按理说,郎鸿是狼灵族排名前三的强者,今天发生这样的大战,怎么会不在?

就在蟒痕心惊胆战的时候,郎固指着蟒痕,冷声道:“你竟然还想欺骗我们。我告诉你,郎鸿和你勾结,篡夺族长之位的事情,已经败露。你想听他解释是吧,好,我现在就让人把他带出来。”

昨晚陈阳制服了郎鸿之后,半夜郎固对其进行了审问,郎鸿把什么都说了出来。

“带郎鸿出来。”

郎固挥了挥手,当即有狼灵族人进入部族内,去带郎鸿。

蟒痕的面色变得煞白,没想到郎鸿竟然暴露了。

其实他只是欺骗郎鸿,想让郎鸿里应外合,这样解决起狼灵族,就轻松多了。

可他却没想到毒囊会进阶筑基,也就用不上郎鸿了。

当然,这一切都是之前的计划和想法。

现在狼灵族这边有陈阳,无论是里应外合,还是筑基异兽,都不管用。

郎鸿很快被带了出来,整个人被绑成粽子,扔在了地上,面色惨白,目光四处看去,当看到蟒痕惊慌的表情时,他顿时就懵了。

他本以为蟒灵族会救他,却没料到,连蟒痕也被俘虏了。

刷。

手起刀落,郎固突然一刀,把郎鸿的脑袋砍了下来。

见此,蟒痕心头咯噔一跳,战战兢兢道:“郎……郎固族长,你把他杀了,我还怎么……”

郎固打断了蟒痕的话,沉声道:“我让他出来,不是为了证实你的话,也不是要揭穿你的谎言,我只是要让他死在你的面前而已。要让他知道,狼灵族的荣耀不容亵渎,他这种背叛部族的人,最后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说完,他手持大砍刀,朝着蟒痕走过去。

蟒痕身体剧烈地打颤,他从来没有感到这么恐惧过。

以往都是他欺凌、侮辱别人,从没想过,自己会有这一天。

一股尿骚味传来,随着郎固的脚步逼近,他竟是吓尿了。

他目光躲闪,突然噗通一声跪了下来,大喊道:“郎固族长,求你放过我,我可以告诉你们一个秘密。”

“秘密,什么秘密?”

郎固停下了逼近的脚步,问道。

蟒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紧张道:“我可以说这个秘密,但希望郎固族长能答应我,只要我说了之后,你会放过我。”

“你有选择的余地吗?”郎固面色一冷:“你不说,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“说,我说。”蟒痕哪里还敢拿捏,立刻道:“这个秘密,是有关灵裁者的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