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62.第962章 就这点本事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1-25 00:17:22 字数:2430 阅读进度:962/2078

蟒痕本以为自己的契约异兽毒囊进阶筑基,自己是兽灵族无敌的存在,谁知先出了个骨锋,接着连自己两个小弟的异兽,居然也进阶了筑基。

他的无敌梦,顿时就破灭。

今天发生的一切,让他的心情糟透了。

他看到郎筱然,目光发狠,他要在这个女人的身上,狠狠地宣泄自己的怒火。

“站住,蟒痕!”

郎固见蟒痕朝郎筱然冲出,暴喝一声,朝着蟒痕拦了上来。

“郎固,你以为觉醒了骨锋,你就真以为自己算根葱了?”

蟒痕冷哼一声,一掌拍在了郎固的身上,将郎固轰得倒飞了出去,口中喷出鲜血。

原来之前的战斗,看似蟒痕和郎固战平。

但实际上蟒痕也和龟寿、袁真一样,留了一手,没有使出全力。

“嗷呜!”

骨锋见郎固受伤,想要冲上去拦截蟒痕,却被毒囊缠住,没办法脱身,只能发出愤怒的狼嚎。

甩开郎固,蟒痕继续朝着郎筱然冲去,脸上露出淫`邪之色,冷森道:“郎筱然,你竟然违抗我,我说了要你做我的女人,我就一定做到。”

眼看蟒痕接近郎筱然,五族联盟这边,大家的目光看向了陈阳,眼中不禁露出了绝望之色。

本来众人对陈阳寄予希望,可他此刻真气几乎耗尽,已经没办法战胜齐天和铁甲,更别说救援郎筱然。

难道大势已去,五族联盟要被三只筑基异兽给碾压了吗?

“快,救郎筱然。”

一直观察局势的虎广、虫绛、豹威、熊健四人,连忙朝着郎筱然奔去,想要拦截蟒痕。

可就在这时,突然,一道残影飞速在战场中掠过,而大家注目的陈阳,却是虚影一闪,消失不见。

那道飞速移动的影子,正是陈阳。

此刻他体内真气已经消耗了九成九,他将最后的真气压榨,使出了幻影步,救援郎筱然。

他的速度,比蟒痕快了很多。

瞬息之间,他就到了郎筱然的身旁,一把将郎筱然拉到了身后,看向蟒痕,喝道:“竟敢抢我的女人,找死!”

蟒痕停下脚步,上下打量着陈阳,嘴角勾起不屑的冷笑,沉声道:“小子,你真气耗尽,难道你还想挡住我?”

“不是挡住你,而是要杀你。”

陈阳淡然道,虽然没有真气波动,但一股雄浑的气势,却是丝毫不弱于任何人。

就在此时,龟寿、袁真驱使齐天和铁甲,也赶了过来。

此刻真气耗尽的陈阳,在他们看来,没有丝毫的反抗之力。

可蟒痕让他们干掉陈阳,陈阳却逃脱,这让他们感到很没有面子。

“小子,你很强,可惜,你招惹了我袁真!”

袁真站在十几米高的齐天的肩膀上,俯视陈阳,眼神中充满了狰狞的杀意。

龟寿也冷笑一声,摇头道:“可惜了,你也算是天才,但是现在,你不过是个废物。”

蟒痕、袁真、龟寿三人,都是凶悍地看着陈阳。

陈阳面色如常,没有丝毫的紧张或是畏惧,沉声道:“真是废话多,你们一起上吧,我不想浪费时间。”

什么,一起上?

闻言,全场都愣住了。

陈阳真气耗尽,居然还敢如此猖狂,让对方一起上,这简直是太嚣张了。

要知道,蟒痕、袁真、龟寿三人,都是先天巅峰,加上另外两只筑基异兽,你怎么打?

刚才你就已经疲于应对,此刻更是毫无胜算。

“小子,你简直不知死活,让你见识一下兽灵族第一天才的实力。”

蟒痕怒喝一身,身形一动,就朝着陈阳攻了上来。

如果是刚才,给蟒痕十个胆子,他也不敢和陈阳正面作战。

毕竟陈阳有真气的情况下,破虚掌和黑光剑气都很强大,是能和两只筑基异兽周旋的恐怖存在。

但失去了真气,在蟒痕看来,陈阳和废人无异。

“蟒拳!”

兽灵族最强大的手段是兽诀,但并不代表他们不修炼自身的力量。

蟒拳,便是蟒灵族最强的拳法。

此刻蟒痕使出蟒拳,真气凝聚在他的拳头上,隐约是一只蟒蛇脑袋的形状,透着阴森森的寒意,攻向陈阳。

“小子,受死!”

蟒痕杀气腾腾,气质如毒蛇般冰冷。

反观陈阳,站在原地,一动不动,仿佛没有看到蟒痕进攻而来。

“他到底在干什么?”

“真气耗尽,他还不赶快逃,难道他想被杀死吗?”

“陈少,你快走,你挡不住蟒痕的。”

五族联盟的人,又是担忧,又是紧张。

郎筱然一把拉住了陈阳的手,急得心脏都要跳了出来,喊道:“快走啊!”

她虽然对陈阳充满了信任,但此刻的状态下,她也不相信失去了真气的陈阳,还拥有强大的战力。

“放心,筱然。”

陈阳回头对郎筱然淡然一笑,眼神从容,仿佛周围的一切,都无法牵动他的神经。

也就在这刹那间,蟒痕的拳头,轰杀而至。

陈阳没有动,而且他还回头和郎筱然说话。

所有人的眼睛都瞪大了,这小子,真的傻了吗?难道连对方的攻击也无视?

砰轰。

一声巨响,蟒痕的拳头打在了陈阳的胸口。

真气涌动,劲风滚滚。

蟒痕的这一拳,威力非常强大。

可令人目瞪口呆的是,结果完全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。

陈阳没有被击飞,也没有被打伤,更别说流下鲜血。

蟒痕唯一造成的破坏,就是陈阳的衣服破裂开,露出了结实的肌肉。

这一刻,所有人都傻眼了。

蟒痕全力出手,使出了蟒拳,居然没能对陈阳造成半点伤害。

陈阳的防御力,居然这么恐怖?

“怎……怎么可能?”

蟒痕口中喃喃,脸上满是震惊之色,愣在了当场。

这时候,陈阳缓缓回过头来,看向了近在咫尺的蟒痕,嘴角勾起一抹不屑的笑意,道:“你刚才那么嚣张,我以为你很厉害。难道,你就只有这么点本事吗?”

蟒痕打了个激灵,心里不信邪,又是一拳,近距离轰向了陈阳的面门。

“哼!”

陈阳冷哼一声,朴实无华的一拳,对准蟒痕的拳头,打了过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