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0.第940章 心上人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1-19 04:17:10 字数:2458 阅读进度:940/2078

听到郎固服软的话,郎鸿本以为族长之位就是他的了,谁知郎筱然会突然回来。

他脸上刚刚浮现的笑意,顿时收了起来,面色一片阴冷。

早不回晚不回,偏偏这时候回来,岂不是坏我的大事。

郎鸿心里不爽,可郎固却是大喜,腾地站起来,朝着木屋外走去,激动道:“筱然总算回来了!”

他之所以高兴,倒不是可以解决蟒痕这个麻烦。

而是之前他一直担心女儿的安危,现在郎筱然回来,他悬着的心就放了下来。

众人出了屋子,只见外面围满了人和异兽巨狼,听到郎筱然回来的消息,似乎整个狼灵族都出来了。

郎筱然从人群中走进来,身后跟着骨锋等五头异兽巨狼,一副风尘仆仆的模样。

不过,她离开的时候是先天前期,但是现在进阶了先天中期。

“父亲。”

郎筱然见到父亲,心头一阵欣喜,迎上去扑进了郎固的怀里。

郎固揉了揉郎筱然的头,心里有些发酸,没头没脑地说了句:“筱然,其实你不应该回来的。”

郎筱然抬头看向郎固,秀眉微蹙:“父亲,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没等郎固回答,旁边的郎鸿冷声道:“什么事?你不声不响的消失,还把镇族异兽骨锋带走,简直是离经叛道。还好你回来了,不然的话,失去了镇族异兽,我们狼灵族还如何在兽灵族中立足。”

“哼哼,而且你又不是不知道,蟒痕要迎娶你。你却故意不声不响地离开,把麻烦留给了狼灵族。你知道你这样做,会给给狼灵族带来多大的灾难吗?”

郎鸿说得义正言辞,句句都离不开狼灵族的利益,却根本没在意郎筱然的感受,听起来反而十分无情。

郎筱然白了眼郎鸿,没有理会,看向父亲:“怎么?蟒痕来过了吗?之前不是约定半年为期,为什么他会突然发难?”

郎固叹息一声,道:“也不知道蟒痕发什么疯,前些日子突然让我们把你送往蟒灵族,可是你不在,这事就一直拖着。蟒痕催了好几次,这次他发话,明天会来狼灵族迎娶你。”

郎筱然面露愠色,气愤道:“这个蟒痕,实在欺人太甚,我才不愿意嫁给他!”

郎鸿冷声道:“你不愿意,就不嫁吗?如果蟒痕发起火来,到时候我们狼灵族谁也挡不住他。牺牲你一个人,保住整个狼灵族的平安,这有什么大不了的。郎筱然,我告诉你,你别无选择。”

“郎鸿,我敬你是长辈,不愿和你争辩,但你如果再咄咄逼人,我可不怕你。”

经历了大夏遗迹之行,郎筱然更加坚毅,以前她是逆来顺受,但现在她却不怕郎鸿,和郎鸿直言争辩。

郎鸿愣了下,双目一瞪,盛气凌人道:“郎筱然,你这是什么态度?你以为自己进阶了先天中期,就可以目中无人了吗?我告诉你,为了狼灵族,你必须嫁给蟒痕。”

郎筱然大喊道:“不,我不会嫁给他的,我心里已经有了别人。”

兽灵族最美的女人,有了心上人!

闻言,狼灵族众人,都是面露惊讶之色,猜测着郎筱然的心上人会是谁。

她连蟒痕这个天才都不愿意嫁,心上人怎么着也是龟灵族的龟寿,或者是猿灵族的袁真,这两人却是不比蟒痕差多少。

就算再不济,也至少是豹灵族、熊灵族的年轻一辈,倒也不差。

不过她就算有了心上人,又如何?

蟒痕虽说是年青一代排名前三,但事实上却是稳居第一。

而且他实力超过了很多老一辈,也仅仅只有那么几人比他强。

这样的天才人物,整个兽灵族里,谁敢和他争女人?

就算郎筱然有了心上人,只怕也别无选择。

郎鸿撇嘴一笑,不屑道:“筱然,你的心上人是谁,说来听听,我倒是想看看,我们兽灵族的年轻一辈,有谁比蟒痕强?”

“郎鸿,住嘴!”

郎固听不下去郎鸿的阴阳怪气,怒斥一声,狠狠地瞪了眼郎鸿。

郎鸿面露不悦之色,咬了咬牙,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,最终没有和郎固翻脸争辩。

不过他眼神中的阴险之色闪现,似乎是吃定了郎固似的。

“筱然,你离开的这段时间,究竟发生了些什么,说给我们听听。”

郎固脸上露出慈爱之色,对女儿说话时,语气非常平和,和刚才呵斥郎鸿时判若两人。

郎筱然点了点头,把之前的惊险经历给众人讲了一遍。

当听到她与陈阳同行时,狼灵族人都是面色大变,不理解郎筱然的这种行为。

对于外来者,他们有种天生的敌视。

接着,当他们听到陈阳帮助解决了虫灵族的麻烦时,众人又对陈阳有所改观,心生几分好感。

后来得知郎海反叛,杀害缔结兽灵契约的巨狼神武时,众人都是勃然大怒。

对狼灵族来说,异兽巨狼不是他们的宠物,而是亲人、战友、族人,郎海杀害神武的行为,为狼灵族人所不齿。

郎筱然接着说下去,大夏遗迹中门之外的战斗,进入夏宫后,陈阳又斩虎灵族的虎啸,然后打开了四象困龙阵等等事件,都讲了一遍。

虽然郎筱然没有故意夸赞陈阳,但众人听在耳里,却是不禁赞叹陈阳的强大,由之前的好感,变成了敬仰。

大家发现,似乎外来者并不是想象中那么阴险狡诈。

至少这个叫做陈阳的人,有情有义,敢作敢为,而且实力强大。

郎筱然讲完了经历之后,俏脸发红,语气却十分坚定地说道:“总而言之,我心里只有陈阳,我绝不会嫁给其他任何人。陈阳也答应我,他从龙悬门出来之后,他会到这里来找我。”

看着郎筱然坚定的模样,郎固感到十分为难,久久没有做声。

作为父亲,他当然希望女儿幸福。

可作为狼灵族的族长,他必须为整个狼灵族考虑。

他皱了下眉头,沉吟道:“筱然,父亲不想破坏你的幸福,可是蟒痕那边……”

郎筱然自信道:“父亲你放心,蟒痕绝对不是陈阳的对手。如果他敢把我抢回蟒灵族,陈阳一定会将整个蟒灵族毁灭。”

郎鸿不屑地笑道:“呵呵,你可真是会说笑,蟒痕是兽灵族第一天才。一个外来者,怎么可能是他的对手?”

“郎筱然,给我出来!”

没等郎筱然出声反驳,就在这时,一声怒吼,从狼灵族部落外传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