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51.第851章 共同的敌人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0-28 04:16:32 字数:2468 阅读进度:851/2078

陆天歌不知道,如果他真的按原路返回,他将会遇到墨鳞蟒。

陈阳之前没有说,墨鳞蟒还有个习性,是记仇。

如果陆天歌遭遇墨鳞蟒,就凭他砍了墨鳞蟒一剑,肯定会被围攻。

借刀杀人,陈阳也会。

他可不会心肠好到放过陆天歌,他完全是看在上官芸、老李的面子上,不想亲自出手杀了属于昆仑的陆天歌。

所以,让墨鳞蟒去动手。

陆天歌走后,陈阳对X小队其他人道:“大家服下丹药,闭关修炼。等茗谣和你们都出关,我们再继续赶路。”

众人早就迫不及待,听到陈阳的话,他们各自找了一处空地,服下丹药就开始修炼。

感受到浩元丹的药力,大家更是对陈阳佩服和感激。

见其他人都开始修炼,陈阳坐在篝火旁,在脑海中翻阅着《仙魔道典》。

这部书中记载的东西,太多太多,而他目前所阅读的部分,已经给了他很大的帮助。

所以他现在,希望能够尽快把这本书看完。

所获得的知识,以后也许能救命。

不过《仙魔道典》显然没有开启完毕,很多内容都没有详细的介绍,只是一笔带过。

正如浩澜真人留下的话,道典会随着陈阳的提升,开启更多的篇章。

但即使如此,道典的内容,也不是陈阳短时间能看完。

这不是一本书,这是一座巨大的书库。

……

陆天歌离开洞穴之后,气愤地朝着山脉外走去。

如陈阳所料,他真的是按照原路返回。

他独身一人,喜马拉雅山脉中危机四伏,他还真不敢久留。

至于继续留在X小队,他打消了念头。

一方面,他拉不下那个脸;

另一方面,他担心陈阳会杀了他。

毕竟陈阳杀赵家三代人的时候,所展现出的杀伐果断,可不像是个心慈手软的人。

“陈阳这个混蛋,害得我不能探索大夏遗迹,这个仇,我一定要报。”

“还有上官芸那个臭婊`子,总有一天,我要让你在我的身体下,娇喘求饶。”

“谷茗谣,你也一样,我定然要让你含我的管子。”

“谷蛮、林均,你们帮陈阳,我也不会放过你们。”

“罗征、吴叶林、北箫,如果这三个废物能活着走出喜马拉雅山脉,我一定会暗杀你们。”

整个X小队,陆天歌一个也不想放过。

男的弄死,女的占有。

这就是他此刻心里的唯一想法。

可惜的是,他只能意`淫,却做不到。

就在陆天歌幻想自己碾压陈阳的时候,前面突然跑过来一群人。

他定睛一看,发现是一群西方人。

这些人都穿着黑袍,一副教廷成员的打扮。

其中领头的那人穿着红跑,令他没想到的是,竟然是先天境。

“暗教廷,红袍祭祀!”

陆天歌心头咯噔一跳,顿时知道了这些人的来历。

眼看暗教廷的人冲过来,他吓得面色发白,便欲转身逃跑。

可紧接着,他发现这些人面色惊慌,速度飞快,像是被什么东西追着在跑。

眼看暗教廷的距离越来越近,就在陆天歌疑惑的时候,他终于看到,追在暗教廷后面的是什么了。

墨鳞蟒。

“竟然是那些东西!”

在陆天歌眼里,墨鳞蟒比暗教廷更可怕。

他转身就跑,目的地正是之前躲避过的那处湖泊。

但他没跑出几步,回头看了眼暗教廷的人,心里产生了一个阴谋,当即朝着暗教廷的人喊道:“跟我来,我有办法可以躲过那些墨鳞蟒。”

此刻,红袍祭祀渡边真健,心里非常的不是滋味。

他带着暗教廷的人马,来到喜马拉雅探索大夏遗迹,谁知道会被蟒蛇追着跑。

他不知道那些蟒蛇是什么,但他感到了危险。

更麻烦的是,那些蟒蛇速度极快,甩也甩不掉。

就在渡边真健思索着,要不要扔过去两个手下,让他们去吸引墨鳞蟒的时候,前面那个亚洲人突然发出了喊声。

渡边真健犹豫了下,心想既然对方知道身后蟒蛇叫做墨鳞蟒,或许真的有办法能甩掉蟒蛇。

“跟上那个亚洲人。”

渡边真健命令下去,暗教廷的人,朝着陆天歌那边跑了过去。

“跟我来。”

陆天歌身形一动,引着他们到了湖边。

暗教廷的人并没有水下呼吸面罩,陆天歌在湖边扒拉了一把芦苇,让他们用来呼吸。

他为了讨好渡边真健,把自己的面罩给了渡边真健,他则是使用芦苇。

这一次,他们潜伏的时间更长。

差不多八个小时,那些墨鳞蟒才离开。

回到了岸边,暗教廷的人松了口气,渡边真健这才有功夫打量陆天歌,问道:“岛国人?”

为了拉近关系,陆天歌腆着脸道:“我是华夏人,不过我很崇拜岛国,想要成为岛国的子民。”

渡边真健满意地笑道:“我是暗教廷的红袍祭祀,我叫渡边真健。谢谢你帮忙,你是一个人吗?”

陆天歌愤恨道:“我本来不是一个人,但被我的队伍抛弃了。那些混蛋,简直太可恶了。”

渡边真健眼中露出嗜血的光芒:“你帮了我,我或许可以帮你报仇。说实话,我不介意杀华夏人。华夏人在我眼里,连畜生也不如。”

陆天歌没有在意渡边真健对华夏的侮辱,拍马屁道:“如果渡边大人你出手的话,那些人肯定不是你的对手。不过你要小心,他们的队长陈阳的身上,有把很厉害的断剑。当然,如果你杀了他的话,你就能得到他的宝物。而且他身上,还有很多珍贵的丹药。”

“陈阳?是他吗?”

渡边真健目光一亮,按了下手表,一张图片浮现在手表上。

陆天歌低头一看,咬牙切齿道:“对,就是他。”

闻言,渡边真健顿时就笑了,拍了拍陆天歌的肩膀:“真没想到,我们竟然有共同的敌人。走吧,你带我去他们驻扎的地方,我要杀了他。”

陆天歌虽然没弄清楚情况,但却大喜过望,立刻带路道:“他们在这边,渡边大人请随我来。”

转过身,陆天歌目光中闪过一抹冷色,心头暗道:“哼哼,陈阳,这次暗教廷的红袍祭祀对付你,我看你还能不能活着。我就不相信,你杀赵文广的力量,还能动用第二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