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23.第823章 谁动陈阳,我杀谁!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0-21 00:18:03 字数:2584 阅读进度:823/2078

“赵家,不过如此。我说过,这,只是开始。”

这一次,陈阳剑指赵文广。

他霸道、张狂,挑衅的直接是先天中期的赵家族长。

可是这一次,没有任何人觉得他狂妄。

他二十岁出头,半步先天境;拥有神奇身法秘籍;加上手中的那把断剑。

假以时日,就算他称霸古武界,众人也觉得不是不可能。

全场,一片寂静,鸦雀无声。

人们还没从震撼之中,缓过神来。

上官芸和谷茗谣看着陈阳,激动、欣慰、兴奋,以及心动。

美人,为强者倾心。

可是坐在上官芸旁边的陆天歌,却是吓得心惊胆战。

他没想到,陈阳竟然这么强。

他庆幸陈阳放了自己一马,不然的话,自己的下场,不会比赵凌云好多少。

可是,他对陈阳的嫉恨越来越强烈。

凭什么,好处都让他占了?

凭什么,女人都喜欢他?

凭什么,那把断剑,不是被自己得到?

如果说之前,陆天歌是变态,那么此时此刻,他的心性渐渐入魔。

“天歌!”

一道悲切、愤怒的声音,从高台上传来。

嗖的一下。

一名老者的身影出现在擂台上,赫然是赵文广。

他低头看着擂台上密布的鲜血,想要收起自己小儿子的尸骨,可却无从下手。

他目光一转,看向陈阳。

滔天的杀意,从他身上释放出来。

狂暴的气势,肆虐而出。

陈阳身处核心处,他感到了极大的压力。

真正面对先天境之时,他才知道自己和对方的差距,不是一星半点。

下一秒,赵文广动了。

只见他身影虚晃了下,陈阳只觉一道劲风扑面而来,带着浓浓的杀机。

他也管不了那么多,手中黑光断剑,直接朝前斩出去。

可是,没等他的剑刃挥出。

他的手,被人牢牢地握住。

那股巨力,强大到难以抵抗,他只觉自己的手臂,不能移动分毫。

“太强了!”

他看着眼前的赵文广,眼中露出惊骇之色。

刷的一下,他手中的黑光断剑,被赵文广夺了过去。

“给我死!”

赵文广暴喝一声,一掌朝着他胸口轰了下来。

只见一道真气凝聚的掌影,在赵文广的手掌之间浮现,狂暴的真气波动,将陈阳吹得衣服都撕裂开来。

手掌还未落下,陈阳就觉得自己气血凝滞,整个胸腔被一股无形的力量压缩,喘不过气。

先天中期太强了,不是他能够抵抗。

陈阳丝毫不怀疑,这一掌落下,自己会被打成肉泥。

眼看赵文广就要击中陈阳,所有人都面色剧变。

难道,陈阳刚刚展露威势和潜力,就要被赵文广灭杀在当场吗?

就在此时,一道身影,出现在陈阳身旁三米处。

众人定睛一看,却是个不认识的老头。

老头穿着灰色道袍,仙风道骨,气势凌然。

他一掌朝着赵文广那边打过去,一道真气凝聚的掌影,轰然而出。

这道掌影,虽然威势不及赵文广,但速度却更快,后发先至。

显然,老道士是故意如此。

只有这样,他才能挡住赵文广攻向陈阳这一掌。

砰轰。

一声巨响,两道掌影,在陈阳的身前撞击。

老道士仓促出手,虽然挡住赵文广的掌影,但却没有完全将其抵御住,只是削弱了其七八成的力道。

残破的掌影,轰在了陈阳的胸口上。

哪怕是只剩不多的力量,陈阳也被打得倒飞出去,口中喷出鲜血。

轰隆。

他重重地撞在了山壁上,身体传来剧痛,脑袋也感到昏昏沉沉。

“这老王八蛋,竟然这么强!”

陈阳暗骂一句,强撑着在山壁上借力,一跃落下在地面。

触及地面,他身体晃动,踉踉跄跄,险些摔倒。

上官芸和谷茗谣,连忙跑了过来,一左一右,将他扶住。

陈阳只觉身旁传来淡淡的女人香气,置身********之中,好不惬意。

可他来不及惬意,哇地就吐出了一口鲜血。

刚才赵文广被削弱的一掌,虽然没能要了他的命,但还是令他重伤,内脏受损,骨骼断裂。

“你怎么样?”

“你没事吧?”

见陈阳又吐出鲜血来,两女连忙关切的问道,脸上满是担忧之色。

林均也冲了过来,想要扶住陈阳,可看着旁边两女,他却无从下手。

他拿出一枚林家的疗伤丹药,给陈阳服了下去。

“陈阳,你给我死!”

一声怒吼传来,赵文广并没有放弃杀陈阳。

他身形一动,朝着陈阳的方向,冲了过来。

“赵文广,住手!”

那名身穿灰色道袍的老道士,冷喝一声,嗖的出现在陈阳身前,将陈阳护在了身后。

见此,赵文广停下了脚步,似乎不愿和老道士动手。

可是,赵凌云是赵文广最疼爱,最看好的儿子,如今死在陈阳手中,他已经愤怒到了极点。

他目光眯缝了下,沉声道:“璇玑子,你徒弟杀了我儿子,我要他偿命!”

什么,璇玑子!

先前摸不着头脑的众人,顿时露出惊讶之色。

眼前这老道士,就是当年昆仑的天才李逸良。

如今过去这么多年,不知不觉,他竟然已经这么大年龄,却是没有多少人认得出他来了。

而听赵文广话里的意思,陈阳原来是璇玑子的徒弟,难怪这么厉害。

李逸良看着怒吼的赵文广,目光冰冷,很随意地说道:“谁动陈阳,我杀谁!”

他气质淡然,可这话,却霸气无比。

这性子,和陈阳一样,果然是师徒。

赵文广手中紧紧握住从陈阳那里抢走的黑光断剑,冷喝道:“璇玑子,你未免欺人太甚,难道想让我儿子白死吗?”

李逸良一抖袖袍,还是那句话:“谁动陈阳,我杀谁!”

这一瞬间,所有人都觉得,李逸良实在太霸气了!

“老李,帅!”

陈阳站在李逸良身后,笑着大喊道,显得很兴奋,丝毫没有在意身上的伤势。

他是第一次见老李出手,实力暂且不说。

老李的气质,和平时慵懒的样子,判若两人。

那份霸气和嚣张,的确是帅。

可陈阳刚夸完老李,便哇哇地呕出了几口血。

他的伤势,太重了!

见此,李逸良不禁皱了下眉头,对赵文广道:“你打伤我徒弟,这件事,你说怎么赔偿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