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09.第809章 我愿意吃你的软饭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0-18 04:17:13 字数:2561 阅读进度:809/2078

“这老家伙,对规则提出建议,原来是为了装逼。”

陈阳瞥了眼高台上的赵文广,不屑地嘟哝了一句。

此时高台上的先天强者,虽然都没说什么,但除了昆仑、林家、谷家村三大势力的掌舵人之外,其他人看向赵文广的目光中都露出了忌惮之色。

“文广兄,好手段。”

昆仑掌门黄锦生不咸不淡地赞了一句,接着道:“既然擂台已经有了,那么就按你的提议,五组同时比试,不知其他人意见如何。”

“行。”

“我无所谓。”

“就按文广兄的办。”

出于对赵文广的忌惮,众人纷纷同意,令得赵文广脸上的笑容越来越浓,相当的得意。

谷洪和林啸对视一眼,两人无意与赵文广相争,也微微点头。

黄锦生道:“既然如此,那就改变规则,选手们抽签吧。”

接着,黄锦生把事情安排下去。

抽签很简单,暗箱中有五十个纸条,一、二、三、四、五,这五个数字,分别写了十张,选手抽到几,就在几组。

陈阳抽到了五组,另外他看到旁边的林均抽到了三组。

到底怎么分组,他并不关心,对他来说无所谓。

分组完毕之后,昆仑派将五个擂台编了号,各组人员登上了擂台。

也不知是天意,还是真有这么巧的事情,几名种子选手,几乎是平均地分在了各个擂台。

陆天歌、赵成在一组,谷蛮、谷猛在二组,赵凌云、赵寒在三组,林均、林响在四组。

陈阳在五组,令他没想到的是,五组一个种子选手都没有。

此时,其他各组的人,一脸羡慕地看向了五组这边。

种子选手基本锁定前十席位,也就只有第五组,还能争夺一下了。

可是,五组只有九个人。

还差一人,这是为何?

人们正疑惑,只见一道身影从外围狂奔而至,定睛一看,赫然是昆仑上官芸。

众人的目光,刷的就汇聚在上官芸的身上。

“师傅,徒儿来晚了。”

上官芸在前排站定,朝着高台上的黄锦生致敬行礼。

同时,她目光瞄了眼五个擂台,眼中露出疑惑之色,没弄懂规则的改变。

“来了就好。”

黄锦生点了点头,脸上露出一抹喜色,徒儿总算在关键时刻出关了,而且看样子,实力有所精进。

此时黄锦生很好奇,上官芸到底是吃的什么丹药?

不过现在不是询问的时候,会武在即,他示意负责裁判的昆仑长老向上官芸讲述规则。

上官芸明白规则后,她也用不着抽签,直接上到了五号擂台。

“陈阳。”

一登上擂台,她欣喜地叫了一声,径直朝着陈阳走了过去。

此刻全场的目光都落在她身上,见她走向陈阳,年轻男子无不对陈阳怒目而视。

“这小子是谁?”

“不就是前些日子杀了北地三鹰的小子,看来上官芸和他关系有些暧昧呀。”

“据传他是昆仑掌门黄锦生的私生子,难道黄锦生是打算让自己的私生子,娶自己的徒弟不成?”

下面观看的人群,非常八卦地讨论了起来。

反观擂台上的人,话并不是很多。

不过男子们看向陈阳的目光,依旧是充满了浓浓的羡慕嫉妒恨。

“芸姑娘,你这可是帮我拉了不少仇恨呀。”

陈阳看了眼周围,对朝他走过来的上官芸抱怨道。

上官芸掩嘴一笑,花枝乱颤,当真是一笑百媚生,令男子们为之钦慕。

她对陈阳道:“我刚刚出关,就听说你当众杀人,你的仇恨值已经满了,难道还怕我帮你拉点仇恨吗?”

“不怕。”陈阳摇了摇头,嘻嘻一笑:“有你罩着我,我什么都不怕。”

上官芸撇了撇嘴:“那岂不是说,你成了吃软饭的。”

陈阳眉毛一挑,深情道:“如果是你的软饭,我特别愿意吃。”

这话虽是调侃,但却听得上官芸心里一颤,俏脸绯红。

那感觉,就跟被情郎表白了似的。

一时间,行走江湖多年的上官芸,竟是感到不知所措。

“人已经到齐,也都上了擂台,还请薛师叔下令开始。”

一组的陆天歌,朝着主持四门会武的昆仑长老大声喊道。

他突如其来的声音,立即把众人的注意力从五号擂台吸引了过来。

“先别聊了,我们准备战斗吧。”

上官芸回过神,往旁边移开两步,和陈阳拉开距离。

“这陆师兄,突然嚎这么一嗓子,竟然妨碍我泡妞。”

陈阳心头腹诽一句,朝着一组看过去,正好触碰到陆天歌的目光。

陆天歌双眼冰冷,眼眶甚至有些发红,充满了恨意,就跟陈阳抢了他老婆似的。

“难道……”

陈阳看了眼身旁的上官芸,若有所悟。

“总共五组,每组最后站在擂台的两人,晋级前十,开始。”

昆仑的薛长老没有废话,直接宣布了开始。

他话音一落,五个擂台上,立刻就开始了战斗。

也不知哪来的默契,每组的情况都差不多,其他八人联合起来,围攻另外两名种子选手。

显然,他们是打算除掉两名最强的,然后再内斗。

否则的话,他们只会被种子选手各个击破,毕竟双方的实力,还是有一定的差距。

面对八人的围攻,种子选手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破解。

而且这会才是第一轮,大家都想留一手,不可能底牌尽出,所以一时间战斗打得轰轰烈烈,难分难解。

也有战力强横的种子选手,怀着玩耍的心思。

比如三组赵凌云,他在人群中快速闪动,不断躲避着对方的进攻,即使对方露出无数破绽,他却偏偏不出手,口中还发出戏谑的调侃。

赵寒和他在同一组,则是利用赵凌云撕扯开对方八人联手防御,他不断进攻得手。

二组的谷蛮和谷猛,则是没有一点花哨,两人背靠背,凶猛进攻,已有一名对手被他们打飞,落下了擂台。

四组林均和林响,他们也联手破敌,但明显保留体力,并未凶猛进攻,多是寻找对方破绽。

“啊!”

突然,一组擂台传来一道惨叫的声音。

众人看去,只见一名男子被削掉了脑袋,脖颈断裂处,鲜血狂喷而出。

出手的,赫然是昆仑的陆天歌。

“哼!”

陆天歌冷哼一声,刷的收回长剑,气势凌厉之极。

他不理会围过来的另外七人,转身走到了擂台一角,盘膝而坐,竟是闭目养神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