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7.第797章 谷家村村长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10-15 00:18:34 字数:2486 阅读进度:797/2078

得到四门会武开始的消息,陈阳找到了谷茗谣,正欲开口,谷茗谣道:“四门会武要开始了,我得赶过去。”

“正好,我们一起。”

当即两人收拾了下东西,便向其她人告辞,前往昆仑山脉。

虽然大家已经习惯陈阳会经常外出,但见他又要离开,大家还是感到依依不舍。

陈阳安抚众女之后,开着自己的直升机,直奔边藏。

青云山庄建好之后,陈阳委托军方,帮忙在后山建了个小型机场,开飞机倒是方便了许多。

半天后,陈阳和谷茗谣到达了昆仑山脉。

陈阳不知道昆仑派的山门在哪里,谷茗谣却知道。

大草原上,陈阳随便找了个地方把飞机停下,然后和谷茗谣一起进入了山脉。

他本来打算开飞机进去,但谷茗谣说了,任何交通工具,都不允许进入昆仑派,无论是谁都不行。

于是,他们只能步行。

两人都是抱元境,赶路对他们来说,倒是无所谓。

两个小时后,通过了一处冰雪覆盖的峡谷,谷茗谣径直朝着一面覆盖白雪的石壁走过去。

白雪刷刷地落地,谷茗谣竟是穿了过去。

上方的积雪滑落下来,又把这处入口遮挡。

这道门,巧夺天工。

陈阳跟着走过去,本以为是条通道,谁知道眼前豁然开朗,前方竟是一片巨大的盆地。

下方,建筑都是汉朝时期的风格,错落有致,透着古朴和威严。

建筑周围,多是参天大树,高达数十米,树叶茂密,遮天蔽日,将上方遮掩。

如果从空中看下来,只能看到密密麻麻的树叶,却是无法看到下方的建筑,可谓是天然屏障。

“这昆仑派,藏得可真深。”

陈阳不禁感叹。

这时,一名身着西装的青年走过来,拱手道:“二位,是来参加四门会武的吗?”

陈阳打量着眼前之人,一身西装,耳朵上戴着耳机,风格和周围的古建筑格格不入。

显然随着时代变迁,昆仑派也不能免俗。

现代社会的东西,融入了昆仑派的生活之中。

陈阳对青年点了点头:“对,我们是来参加四门会武的。”

青年又问道:“请问有没有名帖?”

名帖?

这玩意,陈阳却是没听说过。

他解释道:“这位兄弟,我是上官芸邀请来的,我叫陈阳。”

“啊!原来你就是上官师姐的贵客。”

青年错愕一声,显然上官芸事前已经给他们打过招呼。

而从他恭敬的语气中看出来,上官芸在这些昆仑弟子心中的地位很高。

他又看向谷茗谣:“这位是?”

谷茗谣笑了笑:“谷家村,谷茗谣。”

“久仰大名。”

青年目光一闪,拱了拱手,低头看了眼锁住谷茗谣双脚的链子,不再怀疑谷茗谣的身份。

当即他带着陈阳二人,朝着里面走去。

周围的人越来越多,似乎来自华夏各地,都在互相寒暄交谈,主题当然也离不开四门会武。

“这次四门会武,依旧是昆仑、谷家村、林家、赵家,这四门争锋,其他人,顶多只能争夺四名之后。”

“这四门传承已久,实力最强,也是没办法的事情。”

“听说赵寒进阶抱元后期了,这次只怕会大放异彩。”

“那倒未必,昆仑上官芸,林家林柔,谷家村的谷蛮,谁比他差?”

……

听着周围的议论,陈阳和谷茗谣被青年领到了一处广场。

“二位稍候,有人会安排你们的住宿。谷茗谣小姐,待会谷家村的人就到。谷村长事先通知我们,说是如果看到你,让你在这里等他。”

陈阳道了声谢,青年转身告辞。

这广场上,聚集着不下百人,各自聚在一起交谈。

陈阳观察了下,在场境界最低的,也是炼真后期,而大部分都是抱元境。

显然,这些都是古武者。

这还只是刚到的人,那些已经在昆仑派住下的人,只怕达到千人。

看样子,华夏的古武界人数并不少。

而且,这还只是参加四门会武的人,那些没参加的,肯定更多。

陈阳粗略算了下,抱元境应该达到上千人。

这个数字,相当恐怖。

所幸古武界有约定,不能对世俗中人动手,不然这么多抱元高手,还不得把华夏搅得天翻地覆。

当然,也正因为这些人,外国才会忌惮华夏,华夏才会平安。

“那个女孩好漂亮!”

“咦,她的脚上为什么有铁链,难道是被旁边那个男子挟持了不成?”

“哼,如此美女,竟然被他挟持,这男人简直太可恶了。”

“可恶个屁,那女子是谷家村的谷茗谣。”

“什么,她就是谷茗谣!怪不得这么漂亮。”

“两人看起来很亲昵,他们是什么关系?”

“那小子是什么身份,凭什么和谷茗谣在一起。”

陈阳在观察着别人,别人也注意到了他。

不,严格来说,应该是注意到了谷茗谣。

美女在哪里,都会成为焦点。

更何况看样子,谷茗谣还是个盛名在外的美女。

那些年轻男子看过来,向谷茗谣投去仰慕的眼神,目光落在陈阳身上时,则是羡慕嫉妒恨。

“没想到,你还挺出名的。”

陈阳看向谷茗谣,揶揄道。

谷茗谣瘪了瘪嘴,白了眼周围人群,嘟哝道:“我可不想凭外貌出名,要出名,就得凭本事。”

陈阳笑道:“好吧,希望你能夺得四门会武第一名。”

谷茗谣撇嘴道:“你戏弄我是吧?你明知道我打不过你和上官姐姐。”

“茗谣,过来。”

就在两人说话之时,突然一道淡然的声音传来。

陈阳转头看过去,只见一伙人出现在广场上。

这些人,不正是当初他从火山口下的谷家村离开时,追击的那伙人。

那个身材健壮的中年男子,陈阳至今还记忆犹新。

现在他是知道了,那人是谷茗谣的父亲,名叫谷斗,先天前期。

不过陈阳的目光,很快转移到了另外一人的身上。

那是一名老者,气势平稳内敛,看不出境界,给人一种浩瀚深邃的感觉,令人肃然起敬。

陈阳略一思索,就知此人身份,肯定是谷家村的村长,谷茗谣的爷爷,谷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