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4.第704章 别跟着我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24 00:41:50 字数:2453 阅读进度:704/2078

见到农妇被花衬衣男子用刀挟持,侠女终于真正动怒,强烈的杀意释放,仿佛周围的空气都变得冰寒。

花衬衣男子感受到了侠女的杀意,双腿不由地有些打战。

他看着眼前这个长相美丽,身材傲娇的女人,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会这么可怕,让他连直视对方的目光都不敢。

就在花衬衣分神的刹那,侠女一个箭步上去,一把握住花衬衣的手腕。

咔嚓。

花衬衣这只手也被掰断,手中的弹簧刀飞出去,落在了地上。

“嗷!”

花衬衣疼得哀嚎一声,额头上冷汗直冒。

他的几名同伴见此,更是不敢站起来,躺在地上装死。

“你们去把丹药找出来,不然的话,我打断你们四肢。”

侠女指了指丹药掉落的草丛,对花衬衣等人命令道。

花衬衣偷偷瞪了眼侠女,但却不敢再嚣张,低着头朝着草丛走过去。

他两只手都废了,不能拨开草丛,只能凭借肉眼寻找,但又哪里看得清楚。

“还不快过来找。”

花衬衣朝同伴喊道。

那几个装死的青年,都赶紧起身,和花衬衣一起在草丛里寻找起来。

侠女则是站在旁边,跟监工似的,把几个人都盯着。

突然,那名花衬衣拔腿就跑,口中喊道:“臭婆娘,你死定了,老子一定要弄死你。”

见花衬衣跑了,其他几人都是面露苦色,心里暗骂花衬衣不仗义。

他们偷偷瞄了眼侠女,也动起了逃跑的心思。

不然的话,被威胁在这里找东西,可真够丢脸的。

就在他们偷瞄侠女的时候,侠女捡了一块石头,嗖的朝花衬衣扔了过去。

已经跑出去二十多米的花衬衣,被石头打中了腿部,往前摔了个狗吃屎,疼得哇哇大叫起来:“卧槽,我的腿断了,流了好多血,赶快给我叫救护车。”

他叫得很惨,但没人理会他。

他的几名同伴吓得背后直冒冷汗,打消了逃跑的心思,埋下头赶紧在草丛里找那颗丹药。

还好刚才他们都看见了丹药的落点,在那个范围内找了一会,总算是找到了丹药。

那名矮胖青年拿着丹药,战战兢兢地走到侠女跟前,把丹药递过去。

侠女指了指农妇:“不是我的,是她的。”

矮胖青年赶紧又把丹药交到农妇手里,他心惊胆战对侠女道:“现在,我们可以走了吧。”

侠女点了点头,随即不再理会矮胖青年。

一帮人如蒙大赦,赶紧过去把花衬衣男子抬起来,朝着远处狂奔而去。

“妈的,那娘们太猛了,刚才一个小石头扔出去,跟子弹似的,竟然把何少的腿给打断了。”

“如果打在脑袋上,何少的脑袋岂不是要被打爆。”

“你们都别他妈废话,赶紧把我送到医院。妈的,这个仇,我一定要报。”

远远的,传来声音。

侠女瞥了一眼,眼神平静,仿佛听到的是几个三岁小孩说的狠话。

“谢谢你,谢谢你。”

农妇不停地给侠女道谢,问道:“请问,你叫什么名字,我一定会祈求圣树保佑你。”

侠女道:“我叫上官芸。”

上官芸。

好听,而且颇具侠气的名字,和侠女的气质非常相符。

“原来她叫上官芸。”

陈阳暗暗点头,嘴角露出微笑,仔细打量着侠女。

或许她比不上林柔清纯,没有苏子宁婉约,更不会拥有杨雪薇的狐媚……

可是,她的气质,独一无二,充满吸引力。

农妇连连道谢:“原来你叫上官芸,谢谢你,我一定会祈求圣树保佑你。”

上官芸道:“大姐,这棵树并不是圣树,它只是因为某些原因,拥有了更强的生机而已。你们不要盲目相信它,如果孩子生病了,还是要求医才行。”

圣树在当地人心目中地位崇高,一听上官芸这话,农妇就不乐意了。

她皱了下眉头道:“圣树是神圣的,你不能污蔑它,这么多年以来,大家向圣树祈求保佑,大多都应验。”

上官芸也不着急,继续解释道:“大姐,你们的心愿达成,肯定是因为别的原因。这世上没有神仙,就算有,他们也忙得很,哪有时间保佑你们。”

农妇的面色更难看了,她一脸狐疑地看着上官芸,道:“既然你不相信圣树,那为什么我祈求圣树保佑的时候,你正好在这里?正好给我丹药?”

听到这个问题,上官芸愣了下,不知该如何回答。

见此,陈阳走了过去,笑道:“你们恰好在今天相遇,或许冥冥中真是圣树保佑,也不一定。”

上官芸瞥了眼陈阳,她似乎不想多讨论这个问题,对农妇道:“大姐,你赶紧把丹药拿回去,救你女儿吧。”

农妇想起女儿的病情,又对上官芸道了声谢,转身急匆匆地走了。

等农妇离开,上官芸看向陈阳,问道:“你相信这棵所谓的圣树?”

“不相信。”陈阳摇了摇头,笑道,“在我看来,你帮助那位大姐,不过是巧合。”

上官芸问道:“既然你不相信,那你为什么要说出刚才那番话?”

陈阳道:“圣树是当地人的信仰,你和他们争执并没有用。更何况破坏了别人的信仰,也不是好事。既然如此,你不如让她继续相信这棵圣树。”

上官芸沉默了下,道:“你说得好像有点道理。可是相信圣树,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她的问题。因为下一次,她未必会遇到有人帮她。”

陈阳笑道:“世间的好人,可不只你一个。或许下次,她碰到别的好人呢?”

上官芸上下打量着陈阳:“莫非你也算是好人?”

陈阳笑道:“不是我自夸,我应该算得上是极好的人。”

“既然你是好人,那刚才几个纨绔欺负人,你为何不出手?”

上官芸看着陈阳,一脸不相信的表情,眼神中透着几分警惕,话锋一转,问道:“你到这里来,是干什么?”

“参观圣树。”

“我不相信。”

上官芸摇了摇头,转身朝着青龙山大酒店的方向走去,道:“你别跟着我,否则我不会对你手下留情。”

陈阳笑了笑,跟在了上官芸后面。

上官芸回头瞪了眼,陈阳耸了耸肩:“我也住在青龙山大酒店,你该不会不让我回酒店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