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01.第701章 桃源之地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23 16:46:30 字数:2420 阅读进度:701/2078

陈阳对桃源里的好东西并不感兴趣,那些修者的功法再好,能好过《仙魔道典》?

里面的宝物再厉害,会强过黑光断剑?

《仙魔道典》是浩澜真人的传承之物,黑光断剑是连浩澜真人也小小称赞过的宝物,都不简单。

所以,陈阳不缺好东西。

虽然如此,但他还是想去桃源。

因为他想弄清楚,浩澜真人到底是什么人。

桃源里的人和浩澜真人接触过,他们或许知道一些有关浩澜真人的信息。

“研究下令牌,这个令牌应该和地图有关。”

陈阳把《浩澜真人纪实录》收起来,从抽屉里拿出了那块“赵”字令牌。

这两个月,他已经研究过好几次,没发现这块令牌的特殊之处。

但这次他是铁了心,一定要弄个明白。

之前各种方法都尝试过了,这次陈阳决定把这块令牌劈开,看看里面有没有特殊之处。

虽然他早已断定,这块令牌不是中空,但这是他唯一的办法了。

他拿出血阳剑,一剑斩在了令牌上。

令牌虽然是精铁打造,但也挡不住血阳剑的威力,被一剑斩成了两半。

陈阳把两半令牌拿起来一看,断裂处什么都没,只有平整的切口。

见此,他顿时就郁闷了。

“再试试。”

陈阳想了想,举剑又切了下去。

令牌被切成了四份。

他拿起来一看,依旧是同样的结果。

“这块令牌,不会是把钥匙,需要把门找到才行吧?”

陈阳又想了一会,心头暗道:“既然已经毁了,那就再来几剑。”

如此一想,他刷刷刷几剑,把令牌切成了几十个小块。

他挨个拿起来查看,仍然没有特别的地方。

“莫非不是这块令牌?”

就在陈阳打算放弃的时候,他拿起了其中一块。

他看了下,发现这块的边缘有个异物嵌入里面,刚才一剑,差点把这个异物切坏。

“这是什么东西?”

陈阳仔细查看了下,因为异物只露出了一点点,也看不出到底是什么。

他用血阳剑,小心翼翼地把异物从精铁中取了出来。

当看到这件物品的全貌时,他目光一亮:“长波发射器。”

眼前的东西,竟然是一个小型的长波发射器,采用的是尖端科技,通过地球磁场供电,上面甚至能看到爱迪生集团的LOGO。

“赵家在找的,应该就是这个东西。”

陈阳手里捏着长波发射器,喃喃道:“看样子,地图应该就放在了长波发射器里,只要接收到它发出的频率,就能破译出地图。”

如此一想,陈阳立刻就开车赶到了东安工大。

给校长打了声招呼后,他就钻进了实验室。

半个小时后,他从实验室出来,左手拿着长波发射器,右手拿着一张纸。

那张纸上,画着地图。

在实验室里,他接收了长波发射器的频率之后,发现是一段加密的代码。

不过利用的秘钥并不高端,很轻松就被解开。

解密之后,陈阳将代码翻译出来,就得到了地图。

“当年浩澜真人绘制的地图,不可能是用长波发射器制作,看来赵家为了保密,把地图放在了长波发射器里。”

“为了不让别人知道,赵家把地图原件毁了,所以才会苦苦寻找令牌,就是为了找回长波发射器。”

“现在已经有大范围的接收器研发出来,如果赵家使用的话,很快就会找到这个长波发射器,接收到频率,获得地图。”

“不过他们不会知道,这个长波发射器的频率,已经被我更改了。到时候他们得到的,是一个错误的地图。哈哈哈,这下有得玩了。”

陈阳把玩着手里的长波发射器,嘴角勾起玩味的笑意。

他并没有着急回四合院,而是驱车到了东安郊区的一座山上。

他挖了个坑,把长波发射器放进去,然后削了块木牌,上面刻了四个字,把木牌一起扔进了坑里。

填上土后,陈阳吹着口哨离开了。

他脑子里不禁在想,当赵家最终看到“你被耍了”四个字的时候,他们肯定会抓狂。

回到四合院,陈阳开始研究手里的地图。

地图描述得很明确,是春秋战国时期的齐国所在地,也就是现在的鲁东省。

再精确一点,地图所指向的地方,是太行山脉以东。

也就是说,地图所在地,和泰山距离应该不是太远。

不过,陈阳手里的地图显然只有一半,是左半部分,右半部分连接的路线全部都断掉,而且都是在最关键的几个岔道。

没有右半部分的地图,陈阳仅凭手里的地图,很难找到桃源的入口。

“另外一半地图,在哪里呢?”

陈阳把地图收起来,心想反正最近也没事,不如去鲁东省走一遭。

不管能不能找到桃源,先按照能找到的路线走,到了无法分辨的岔道再说。

到时候,就看运气了。

他当即收拾了下东西,给几女打了声招呼,就往外走。

“不是吧,你才回来两个月,就又要走了?”

见陈阳要走,叶以晴抱怨道。

柳雉翎、关兮月也露出幽怨的小眼神儿,尤其是柳雉翎,自从上次和陈阳摊牌之后,两人也成了情侣关系。

可是,他们还没发生过那事。

这次陈阳回来,她一直在酝酿情绪,眼看情绪就要到位,可以进行下一步,谁知道陈阳又要出去一趟。

聂伊辰喊道:“老大,你去哪里,我给你开车行不?”

陈阳笑道:“开飞机会不会,如果会开飞机,我就带你去。”

一听这话,叶以晴坏笑道:“我不会开飞机,我会打飞机。”

听到打飞机这个词,四合院众女的脸都红了。

只有陶小桐什么都不懂,萌萌哒地问道:“打飞机,用什么打飞机?打天上的飞机吗?”

陈阳白了叶以晴一眼,对陶小桐道:“小师妹,你别听以晴胡说。”

“噢。”

陶小桐点了点头,问道:“那么师兄,你这次出去,是要干嘛呀?”

“再给你带个师嫂回来。”

陈阳眨了眨眼,脸上带着坏笑,吹着口哨出了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