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8.第678章 斗富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17 00:17:48 字数:2421 阅读进度:678/2078

端木赐不屑地看着陈阳,对杨老四道:“杨软蛋,这小子是谁?”

四叔躬着身子,赔笑道:“端木老板,他是雪薇的学生,这次回来,是帮雪薇搬行李的。”

啪。

端木赐一掌拍在了杨老四的脑袋上,喝道:“老子要听真话。”

身为一个中型企业的掌门人,端木赐还是看得出杨老四说的是真话假话,毕竟杨老四可没有那么好的演技。

四叔摸了摸脑袋,有些发疼,但他不敢吭声。

看着他那副懦弱模样,他的几个哥哥,都感觉是丢尽了杨家的脸。

被端木赐识破谎言,老四皱眉道:“端木老板,实不相瞒,这小子是雪薇的男朋友。不过我发誓,我绝对没骗你,我之前真不知道她有男朋友。”

“噢,原来是男朋友。”

端木赐冷笑一声,对杨老四道:“没关系,杨雪薇有没有男朋友都一样,只要是我端木赐看上的女人,还没有能逃得出我手掌心的。”

“呵呵!好大的口气。”

陈阳轻笑一声,从客厅门口走到了院子中间,不屑地看着端木赐,眼神带着几分挑衅。

端木赐面露不悦之色,打量着陈阳,冷声道:“小子,你笑什么笑?”

陈阳道:“我笑你自以为是,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听到这话,端木赐愣了下,随即笑道:“哈哈哈,这小家伙,竟然敢说我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“端木,你被人嘲讽了,还不赶快反击。”

“这小子看起来应该是学生,端木你玩了那么多女学生,还没玩过男的,要不把他收了。”

“端木,赶紧把美女带走,咱哥几个也沾沾光。”

端木赐身后的几人,也都咋咋呼呼地叫嚣着。

“小子,我给你个机会,现在自己离开这个院子,永远不要再联系杨雪薇。不然的话,我可要动粗了。”

端木赐指了指身边的两个保镖大东和阿坤,威胁道。

陈阳不屑一笑,调侃道:“你刚才说,只要你看上的女人,你都能弄到手,你凭什么?”

“凭我有钱,有势!”

端木赐挺了挺胸,嚣张道。

陈阳嘴角露出戏谑之色,笑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和你比比谁更有钱,怎么样?”

在他眼里,端木赐不过是跳梁小丑,他打算玩玩。

“什么,要和我斗富?!”

端木赐脸上露出意外之色,然后哈哈大笑起来。

他对陈阳道:“斗富,可以。不过得有惩罚才行,不然的话,岂不是很没意思。”

陈阳摸了摸鼻子,淡然道:“这样吧,输了的人,砍下一只手。”

闻言,众人都是一惊。

就连端木赐也犹豫了下,这才答应道:“好,我答应你,输的人砍下一只手。”

“嘿嘿,这赌注有意思。”

“看来这小子,还不知道咱们端木大老板有多少钱。”

“这下有趣了。”

端木赐的同伴都是兴奋起来。

相反,站在客厅门口的杨家人,则是面露担忧之色。

“陈阳,别赌。”

“端木赐是县城出名的大老板,非常有钱,你咋就和他斗富呀。”

“输了砍手,这可不行。”

杨大壮、巩兴琴、大伯等人都是出言劝阻。

陈阳听见,他也没解释。

因为他知道,即使解释,别人也不会相信。

不过杨雪薇却是对陈阳充满了信心,她低声对父母亲等人道:“你们别担心,陈阳不会有事的。”

杨家这边的人都是一脸狐疑,不知杨雪薇哪来的信心。

端木赐看着陈阳,问道:“既然要斗富,那么总得有个方法,咱们怎么玩?”

陈阳笑道:“随便你。”

“小子,你挺自信的。”

端木赐冷哼一声,眼珠一转,目光中透着狡黠之色,指着院门外道:“我的车就停在外面,咱们今天就比一比谁的交通工具价值更高,如何?”

“可以。”

陈阳点了点头,不以为意。

端木赐脸上露出奸计得逞的阴笑,道:“还好进村的路修好了,不然的话,我这车还开不进来。既然你答应比交通工具,那你就先看看我这辆车。”

闻言,杨老四连忙把大铁门完全打开。

众人朝外看去,只见外面路上停了好几辆车,一看就是豪车。

看到这些车,杨大壮低声对杨雪薇道:“雪薇,后面那几辆我认识,奔驰宝马,前面那个跃马标志,还有那个盾徽中间有匹马的标志,都是什么车呀?”

三叔年轻些,略懂一二,没等杨雪薇回答,他开口道:“二哥,那个跃马是法拉利,至少几百万;那辆盾徽中间有匹马的是保时捷,怎么也得上百万吧。”

“这么贵!”

其他人都是惊呼出声,在他们看来,这么贵的车,简直就是天价了。

巩兴琴嘟哝道:“哪辆车是端木赐的,不会就是那辆几百万的法拉利吧?这也太贵了,陈阳根本没得比。”

三婶皱眉道:“不是比不比的问题,现在问题是,陈阳根本没交通工具呀。”

听到这话,众人这才想起来,陈阳和杨雪薇是坐村里马发财的拖拉机回来的。

就在众人担忧之时,端木赐指着那辆红色的法拉利,脸上露出得意之色,道:“这辆是法拉利488GTB,市场售价338万。我也不蒙你,这车我选配了30W的配置,优惠了3%,最后的裸车售价也就是356万。当然,如果算上保险、购置税的话,也不是很多,大概就400万吧。”

听到400万这个数目,杨家这边的人都是张大了嘴巴。

四叔也是惊得吞了口唾沫,回过神来,开口道:“这车可真贵,陈阳不过是个大学生,他的交通工具怎么可能比这辆车更贵。”

这话听着,像是在帮陈阳说话。

可是下一句,却是让人对四叔彻底失望。

他笑道:“不过陈阳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学生,就应该吃亏才行。这次输了,就算真的断一只手,但学到了见识,也不算亏,他还得感谢端木老板。”

“哈哈哈,这话说得有理。”

端木赐笑了笑,对陈阳道:“你呢,小子,你的交通工具呢?”

说着,他在院子里望了望,嘲讽道:“没看到有车呀,难道你把自己的交通工具藏了起来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