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1.第651章 不讲真话的老李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11 00:17:24 字数:2486 阅读进度:651/2078

每次回到青云观,陈阳也不知道为什么,自己即使心里再浮躁,也会安宁下来。

似乎这山巅道观中,有种安稳人心的奇异魔力。

“汪汪汪……”

他刚刚登上峰顶广场,大炮便叫着跑了过来。

不过大炮跑到半路,一看是他,便又停了下来,趴在了地上。

对于陈阳,大炮是有心理阴影的,能不接近,它就尽量不接近。

秦妈见到陈阳,又是一阵欣喜,比划着手势,说是要给陈阳做大餐。

“谢谢了,秦妈。”

陈阳道了声谢,秦妈欢喜地去了后厨。

“那个死小子,又回来了?”

一道懒洋洋的声音从青云观里传来,李逸良手里拿着酒葫芦,走了出来。

他见到陈阳,嘻嘻一笑,晃了晃手中的葫芦,道:“徒儿,你给为师带的女儿红,为师已经喝完了,你今天又有什么孝敬为师的?”

陈阳一脸嫌弃地看着师傅:“我差点死在外面,别人老爹师傅什么的,全都来了,你竟然还在这里喝酒,你有没有把我当你徒弟?”

李逸良笑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这是为师知道你能行,那些家伙,不都被你干掉了吗?”

陈阳眉毛一挑:“你知道发生了什么事?”

李逸良扬头喝了口酒,道:“差不多知道吧。”

“算你还有点良心,至少关注了我,不然我可得伤心死了。”

陈阳瘪了瘪嘴,径直朝道观后面走去,道:“老李,赶紧来,有事情问你。”

“你这什么态度,像是对师傅说话吗?”

李逸良嘴上如此说,脸上却笑嘻嘻的模样,跟着陈阳去了道观后面。

道观后是起居的小院,两人在房间里坐下,陈阳开门见山道:“老李,今天你可别再和我打太极,我有几个问题问你,你一定回答我,不然……”

“不然你就死给我看?”李逸良打断道:“那行,你去死吧。”

见师傅这态度,陈阳一阵无语,如果不是碰到这么个不着调的师傅,他觉得自己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吊儿郎当的样子。

当然,他对师傅,更多的是感激和爱戴。

这个世界上,师傅、小师妹、苏子宁,是他最亲的三个人。

他白了李逸良一眼,接着道:“算了,不威胁你了。直接说吧,第一件事,你到底是什么境界?”

李逸良眼睛也不眨一下,一本正经道:“炼真呀。”

他话音一落,陈阳轰然出手,一掌拍向了他的面门。

他面色不变,右手往下一压,就把陈阳的手掌死死地按在了桌子上,左手拿着酒葫芦,继续喝酒。

陈阳抽了下手,没动。

等师傅松开,他这才抽回来。

他一拍桌子,没好气道:“师傅,你就不能说真话吗?我已经抱元境了好不好,如果你是炼真,你对付我能这么轻松?”

李逸良不动声色,慢悠悠地把葫芦塞上,很随意地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是抱元境吧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陈阳皱了下眉头,道:“老李,你就不能实话实说?”

李逸良沉默了下,笑道:“总之我比你强,至于我到底是什么境界,等你能够战胜我的时候,我再告诉你。”

陈阳目光一亮:“真的?”

“这话当真,绝不食言。”李逸良摇头晃脑道。

陈阳腾地站起来,正色道:“既然如此,那我们现在就来打一场。”

李逸良摇了摇头:“我知道你修炼了奇怪的身法,移动速度非常快,不过你不会是我的对手。”

陈阳坚持道:“不试试又怎么知道行不行。”

“那好,到广场上去吧。”

李逸良起身,两人一起到了道观前的广场。

站定之后,陈阳一步跨出,下一瞬间,出现在李逸良的背后,一拳打向李逸良的后背。

就在他即将触碰到李逸良后背的刹那,李逸良反手握住了他的手腕,然后迅速转身,一掌切向他的脖子。

陈阳只觉一股寒意传来,想要躲避,却被李逸良死死握住手腕,不能移动。

李逸良的手掌,在陈阳脖子前停下。

一切,都发生在电光火石间。

如果李逸良的手掌落下,陈阳的喉咙肯定会被劈碎。

李逸良收回手,松开陈阳的手腕,笑道:“小屁孩,竟然想跟我斗,你还差得远了。”

陈阳看着师傅,一阵心惊。

他本以为自己已经很强,却没料到依旧远远不如师傅。

或许,师傅已经达到了先天境界。

李逸良转身往道观后走,头也不回道:“你的移动速度很快,这是优势。不过你的攻击速度,却还不够,所以出其不意的攻击,才能最大程度发挥你的优势。但若是被人控制住,你的优势也就没了。”

“当然,你现在是抱元前期,再仗着这么奇异的身法,至少抱元境内,很少有人能够杀得了你,你几乎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
陈阳跟上去,疑惑道:“师傅,你为什么不问我修炼的是什么身法?”

“我干嘛要问?”李逸良白了陈阳一眼,道:“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机缘,你能学到这种强大的身法,我只会为你感到高兴,其他的,我什么也不会想。”

陈阳难得见到师傅这么正经,一时有些不适应,好半天没回过神来。

李逸良道:“还有别的问题吗?赶紧问。”

陈阳道:“对了,师傅,你到底是干嘛的,为什么那些知道你的人,都称呼你为前辈?”

“我能干嘛,不就是青云观观主呀。”

“你说真话行不行。”

陈阳一阵无奈,感觉和师傅说话实在是累。

李逸良看着陈阳郁闷的样子,笑道:“总之你知道我很牛逼,这就够了。至少在华夏大地,世俗之中,还没人敢不给我面子。”

“你比少林方丈、武当掌门、国家领导还牛?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

李逸良捋了捋胡须,一脸得意。

陈阳也不知师傅说的是真是假,也不再问,把“赵”字令牌拿出来,道:“行了,最后一个问题,你知不知道这是什么玩意?”

李逸良拿过令牌一看,脸上露出凝重之色,沉声道:“赵家的腰牌,赵家嫡系才有的东西,你是从哪里得到的?”

一听这话,陈阳就知道有戏,道:“这是青阅身上的,你给我讲讲,赵家是什么来头。”

李逸良看着令牌,沉声道:“赵家,是古武界的家族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