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31.第631章 背后的阴谋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6 00:17:17 字数:2317 阅读进度:631/2078

周尚天看向一脸疑惑的朱吉,正色道:“你对棘血派的了解,还只是浮于表象,而外面大多数人,也都不知道棘血派的真实情况。现在我可以告诉你的是,棘血派有足够的实力,未来可能成为凌驾于少林、武当之上的大派。”

朱吉愣了下,皱眉道:“这怎么可能?”

少林、武当传承已久,是华夏武林的泰山北斗。

此时突然听到小小棘血派有可能超越这两个大派,朱吉当然不相信。

周尚天笑了声,正色道:“因为棘血派中的抱元高手,已经多达六个,只要他们不犯下背叛华夏的大罪,导致其他势力联合起来对付他们,不说凌驾少林武当,至少棘血派已经是顶尖大派。到时候我们依附于棘血派,还有谁敢招惹我们。”

“六……六个抱元高手!”

朱吉一脸惊讶,有些不敢相信,沉声道:“你确认消息是真的?”

周尚天道:“千真万确,因为那六名抱元高手,我已经见过。而且棘血派为我们提供了不少资源,所以我五弟最近才会进阶炼真。正因为此,周家才会投靠棘血派。”

朱吉沉默片刻,心想又有靠山,又有资源,投靠棘血派,的确是一个不错的选择。

周尚天劝道:“大舅子,因为咱俩这关系,我才会对你说这些话。朱家投靠棘血派,这绝对是一个正确的选择。”

“好,决定了,咱们周朱两家向来走一条路,这次也共进退。”

朱吉拍板决定,对周尚天道:“尚天,你帮我引荐一下棘血派的人,现在我就向他们投诚,顺便弄点修炼资源。”

“好。”周尚天答应下来,当面打电话联系了棘血派的人。

不一会,一名身着西装的中年男子到了。

这男子气质阴冷,给人一种难以接近的感觉。

周尚天给朱吉介绍道:“这位是康茂先生,代号捷,你可以称呼他为捷先生,或者康先生。”

这阴沉男子,代号竟是叫捷。

当初在日本控制日本忍道流派,命令日本忍者寻找秘籍的人,就是他。

捷进了房间,三人商讨了朱家投靠棘血派的事情,捷代表棘血派接纳了朱家,并且当场送了一颗醒真丹给朱吉。

醒真丹可是好东西,朱吉心头大喜,顿时觉得自己投靠棘血派的决定做对了。

“谢谢捷先生。”

朱吉恭敬道谢,小心翼翼地把醒真丹收了起来。

捷开口道:“既然投靠了棘血派,那么从此以后,朱家必须听从我派的命令,否则的话,杀无赦。”

说这话的时候,捷整个人透着杀气。

朱吉虽不知道捷是不是抱元,但他心里感到了畏惧。

他忙道:“是,这是当然,朱家永远不会背叛棘血派。”

捷点了点头,接着道:“三天之后,奇武会正式开始,到时候会进行棘血派的开派大典。我们已经拉拢了不少家族,到时候你们都表态支持,把声势搞起来,让华夏各大势力都看到棘血派的声威。另外,如果有人站出来和棘血派唱反调,你们也要冲在前面。”

朱吉道:“是,这是当然。”

周尚天问道:“捷先生,到时候其他几位抱元的前辈,他们会不会出面?”

“实力不能一次曝光,到时暂时只有我会出现。不过其他几位也都藏在暗处,若是有人捣乱,他们会出手击杀。”

朱吉心头一跳,暗道果然如此,捷就是抱元高手。

周尚天又道:“捷先生,有个叫陈阳的小子,他……”

没等周尚天把话说完,捷沉声道:“此人必死!”

闻言,周尚天和朱吉都愣住了,我们还没说怎么回事,你就说陈阳必死,这是何意?

捷看出了周尚天二人的疑惑,道:“这次除了邀请亲近棘血派的家族势力之外,也有部分中立的人。另外还有少部分的人,则是故意邀请他们来,要击杀他们。陈阳,就是非死不可之人。”

周尚天皱眉问道:“莫非陈阳得罪了棘血派?”

捷道:“他屡次三番破坏我派之事,而且还斩断了唐禹云的手臂,这个仇,我们棘血派肯定是要报的。”

听到这话,周尚天和朱吉大喜。

既然棘血派要对付陈阳,那么他肯定死定了。

不过朱吉疑惑道:“捷先生,既然陈阳和棘血派有仇,那他可能知道你们会对付他,为何他还来参加这次奇武会?”

捷沉声道:“陈阳此人,天赋很高,不过他太自以为是。或许炼真之内,很少有人是他的敌手,但他不知道,我们棘血派中有抱元高手。这一次,一定要他死得非常难看。”

“到时候开派大典结束,会举行奇武会,便是挑战环节。任何人都可以上台,挑战任何人。万众瞩目之下,没人会丢脸拒绝挑战,更别说是陈阳那种自以为是的人。到时候,我们会派出有实力的人,把所有反对棘血派的人,都名正言顺的杀掉。”

听到这话,周尚天和朱吉是既兴奋,又畏惧。

棘血派的手段,实在太凶狠。

反对的人,就全部杀掉,这种做法,完全就是邪教作风。

也难怪,毕竟棘血派本就不是正道,以前就被峨嵋派剿灭过。

如此一想,朱吉壮着胆子问道:“捷先生,你们邀请了峨嵋派吗?”

听到这个问题,捷面色一变,冰冷的双眼盯着朱吉道:“不要在我面前提峨嵋派,这个门派以后肯定会从华夏消失,永远消失。”

看到捷阴冷的双眼,周尚天二人心头咯噔一跳,感到了畏惧。

“该说的都说了,希望你们不要背叛棘血派。”

捷站了起来,朝着门外走去。

周尚天和朱吉将他送出门,等他离开,两人这才松了口气。

刚才捷在这里,他们感到一种无形的压力。

“尚天,棘血派会不会太邪性了,投靠他们,我……”

“大舅子,你可是说咱们周朱两家共进退,可别改主意呀。我觉得棘血派会崛起,这是我们两家的机会。”

“好吧,毕竟要办大事,就肯定有人流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