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4.第604章 我睡你房间吧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1:19 字数:2399 阅读进度:604/2078

涂欣的尸体实在太恶心,陈阳没让其他人看,直接给南军打了个电话,让他安排人来带走。

很快,南军就到了,看到四合院的情况,立即就想到了巫苗。

南军本来想问怎么回事,但又没开口。

他和陈阳关系一般,不方便问。

而且看情况,像是陈阳的私事,用不着龙庭插手,龙庭也插不上手。

南军让龙庭的人把二号和涂欣装进了裹尸袋,等别人把尸体带走,他指了指被砍断双腿的一`号,对陈阳道:“这个人呢?”

陈阳道:“你在外面等等,我问他几句话,然后你带走。”

南军点了点头,出了四合院,在外面的车上等。

陈阳走过去,俯视着二号,问道:“刚才那老女人说的圣府,是什么来头?”

一`号眼中透着冷厉,没有回答,狞笑道:“你杀了主人,你死定了,圣府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圣府很厉害吗?”陈阳套话道。

一`号冷笑一声:“哼哼,想套我的话?放心,我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。”

陈阳把血阳剑抵在了二号的脖子上:“如果你不回答我的问题,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一`号脸上露出狰狞的笑意,沉默了下,突然猛地喷出了一口鲜血,整个人委顿了下去。

他气息微弱道:“用不着你动手,我自己死!”

话刚说完,一`号气绝身亡。

见一`号竟然自断经脉死了,陈阳一阵郁闷,对付这种不怕死的家伙是最麻烦的,而且是这种抱着必死决心的人,根本问不出什么来。

摇了摇头,陈阳让南军进来把一`号的尸体带走。

南军见一`号死了,愣了下,正想问,陈阳道:“他自断经脉了。”

闻言,南军只得无奈地让人把一`号装进裹尸袋带走。

本来他也想从一`号口中得到一点信息,现在看来却是不行了。

四合院清理干净之后,已经是凌晨四点过。

虽然众女都很困,可是没有一个人睡得着。

尤其是苏子宁、叶以晴和柳雉翎,她们三人的心里有太多的问题。

众人在客厅坐下,苏子宁还稳得住,叶以晴和柳雉翎却是同时张嘴发问:“刚才……”

没等她们问出口,陈阳道:“让我來说吧。刚才那些人,是来找我寻仇,同时也想抢兮月身上的一件东西。至于他们到底是什么人,你们刚才也听见了,那个一`号没说圣府是什么玩意。”

苏子宁给众人一人倒了杯水,问道:“那么兮月呢,她是怎么回事?”

陈阳看了眼关兮月,道:“你来说吧。”

关兮月点了点头,道:“几位姐姐,不瞒你们说,我现在是巫苗的圣巫女。怎么说呢,就像女王一样,是他们的精神领袖。而作为圣巫女,我学了很厉害的东西,可以使用蛊虫。刚才你们看到的旺财,就是我的本命蛊虫。”

叶以晴好奇道:“你能不能把旺财放出来看看。”

关兮月张开嘴,晶莹的彩色万灵蛊虫从她嘴巴里飞了出来,落在了桌子上,眨着大眼睛看向周围的人。

“哇,好可爱。”

其余三女有些害怕,陶小桐却是伸手摸了下万灵蛊虫。

万灵蛊虫通灵,它知道周围都是自己人,也就没有逞凶,任由陶小桐在它的身上抚摸。

陶小桐摸了几下,万灵蛊虫往桌上四仰八叉的一躺,竟是享受了起来。

“哈哈,这虫子真有趣。”

“我看旺财这名字取对了,它这性子就跟狗一样。”

柳雉翎和叶以晴兴奋起来,两女十分喜欢万灵蛊虫,不再害怕,都是伸手摸了摸万灵蛊虫。

苏子宁却是陷入了沉默,想到之前发生的各种事,她突然道:“陈阳,我发现,我们似乎和你生活在不同的世界。”

众人听到这话,都是愣了下,然后刷的看向了陈阳。

对于苏子宁的说法,叶以晴和柳雉翎深有同感。

尤其是最近这半年,她们跟着陶小桐修炼达到外劲,更是觉得发现了新大陆一样。

她们以前从没想过,自己竟然可以这么强。

而陈阳,比她们更强,而且强得多。

叶以晴把手伸过来,握住了陈阳的手,柔声道:“陈阳,你给我一种感觉,你和我们距离越来越远,我好怕有一天,你突然就不见了。”

柳雉翎没开口,她和叶以晴不一样,她不是陈阳的女朋友,有些话不方便说。

不过,她看向陈阳的眼神,却充满了眷恋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陈阳哈哈一笑,原本凝重的气氛,顿时就被他打破。

他笑道:“你们几个女人,真是一天脑子里胡思乱想,我们都生活在地球上,怎么可能是不同的世界,怎么可能距离越来越远。”

“我告诉你们,以后谁再胡说八道,谁就自己搬出去住,别住在四合院了。”

“而且就算真发生了什么大事,你们也得跟我在一起,到时候大不了换个地方住。而我们,永远都住一起。”

听到这话,众女都是一阵感触,叶以晴握紧了陈阳的手,脸上浮现出笑意。

见此,柳雉翎心头一阵悸动,差点就忍不住向陈阳表白了。

陈阳挥了挥手:“行了,昨晚大家都没睡好,赶紧回房睡觉。”

众女起身回房,可是经历了昨晚的事情,除了陶小桐那个神经大条的家伙之外,其她人也别想睡着了。

眼看其她人都回了房,陈阳却看到关兮月站在客堂门旁,低着头,不时朝自己偷瞄,一副有心事的模样。

陈阳走过去,问道;“兮月,你也赶紧睡吧,明天醒来,咱们一起去上京,救我那位兄弟。”

“陈阳,我……”

关兮月张了张嘴,又闭上了嘴巴,脸颊有些发红。

陈阳似乎明白了什么,不过还是说道:“你想说什么,咱们自己人,尽管讲就行了。”

关兮月咬了下嘴唇,双手捏着衣服下摆,扭捏道:“陈阳,你的噬心蛊虫怎么样了?”

陈阳摸了摸胸口:“挺好的,一直没发作。”

“可是这样一直下去,总有一天会发作,必须要彻底根除才行,我们是不是……”

停顿了下,关兮月看着陈阳的眼睛,鼓起勇气道:“我今晚睡你房间吧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