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00.第600章 前任圣巫女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1:18 字数:2348 阅读进度:600/2078

“你终于忍不住,还是开口询问了。”青阅冷笑一声,道:“我之所以不回华夏,也没什么好隐瞒的,我在华夏杀了太多的人,有太多的仇家。如果我回华夏,不知多少人想对付我,必将掀起腥风血雨。”

“那又如何,难道华夏还有人是你的对手吗?”

爱迪生开口道,在他眼里,青阅已经是至高无上的存在,不可能有人战胜。

“鼠目寸光。”

暗影中,似乎青阅摇了摇脑袋,沙哑的声音继续传来:“华夏强者如林,绝非你表面看到的这样。你可别忘了,光是一个璇玑子,就能把你打爆。更何况华夏能达到璇玑子那种境界的人,不下十个。”

璇玑子,爱迪生非常熟悉此人。

他当年去过一趟华夏,在华夏作乱,被璇玑子打得找不着北,最后落荒而逃,再也没进入过华夏。

也正是那一次,爱迪生的身体素质开始降低,由原本不怕强光,变得只能在阴暗中生活。

当然,现在他已经在恢复了。

听到青阅说起璇玑子的名字,爱迪生眼中透着怨恨,沉声道:“璇玑子也不过是你们华夏所说的炼真,哪里是青阅先生你的对手。”

“炼真!哼哼,只有傻子才会相信他是炼真。”青阅冷哼一声,沉声道:“说实话,即使现在的我,也未必是他的对手。”

“那么厉害吗?”

爱迪生心头咯噔一跳,有些惊讶。

青阅道:“华夏传承数千年,有璇玑子这样的高手,不足为奇。”

爱迪生问道:“那青阅先生你什么时候回华夏,难道永远不回去吗?”

“怎么可能不回去,我所做的一切,就是为了回华夏。那些曾经将我赶出华夏的人,我一定要让他们全都死在我的手下。”

青阅冷声道,语气中透着森森杀机。

爱迪生只觉被一股威压笼罩,打了个寒战,道:“青阅先生,你刚才说华夏高手如云,你孤身回华夏,会不会……”

青阅打断道:“谁说我是孤身,我可不是一个人。”

爱迪生目光一亮,问道;“难道还有像青阅先生你这样的?”

“对。”

青阅点了点头,但并没有说还有多少人。

爱迪生知道青阅不想多谈,他换了个话题,问道:“青阅先生,你不修炼蛊虫之术,为何你要抢夺《通灵血典》?”

“我是帮别人抢的。”青阅没再多说,慢慢退回到阴影深处,完全看不到了他的身影。

“你继续恢复,半年之后,时间一到,我会通知你。到时候,你去华夏杀陈阳。”

说完最后这句话,那片阴影中没有了动静。

“青阅先生,青阅先生……”

爱迪生叫了几声,没有反应。

他走到阴影处查看了下,哪里还有人,青阅已经悄无声息的离开了。

爱迪生倒吸一口凉气,心头暗道,如果青阅出手,只怕他连人家的衣服都摸不到,就会被杀死。

贝拉吉奥大酒店下,停着一辆奔驰S600。

一名身着风衣,戴着大沿帽的男子,朝着S600走过来。

他微微低着头,走路的动作很沉稳,透着一股上位者的气质。

司机给此人打开了门,他坐进了后排。

后排已经有了一个人,是个女人,看起来约有二十七八岁,模样长得非常漂亮,穿着一套紧身的长裙,勾勒出凹凸有致的身材。

女人虽然美,但眼神却透着几分阴鹜。

见男人上车,她把手中的烟掐灭,开口道:“青阅,我要回华夏一趟?”

青阅抬起头,揭下了大沿帽,露出一张中年人的脸庞。他眼神淡然,眼角有一个疤痕,给他增添了几分狠劲。

他看着女人,不解道:“欣儿,你回去干嘛,现在是非常时期,你回去太危险了。”

这欣儿,全名叫涂欣,是青阅的女人。

涂欣皱了下眉头,沉声道:“我必须回去,现在我体内的蛊虫已经开始不安,随时有可能吞噬我的生机。到时候我就不能保持现在的容貌,将变成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女人,我才不愿意变成那样。”

青阅叹道:“你修炼蛊虫之术太急躁了,即使你曾今是圣巫女,没有《通灵血典》,你也不可能控制那么多蛊虫。现在你的蛊虫虽然厉害,可终究不是长久之道。”

“都怪邓冲那个混蛋,当年我要用巫苗族人炼蛊,他竟然敢阻止我。我可是圣巫女,是巫苗的信仰,我做什么都是应该的,轮不到他那个苗王管。”

涂欣气急败坏,面色狰狞,眼神中透着杀机。

青阅道:“邓冲不识好歹,巫苗《通灵血典》丢失,圣巫女想要修炼蛊虫,强大己身,只能通过人体蛊囊来炼制蛊虫,可他偏偏不识相。哼,等我回到华夏,一定要杀了他。”

青阅看着涂欣,话锋一转,接着道:“不过你这次回华夏,又能如何?”

涂欣平复了下激动的心情,沉声道:“我已经得到消息,现任圣巫女修炼《通灵血典》,融合了万灵蛊虫,目前已经离开了巫苗。”

青阅道:“你要去华夏,抢夺《通灵血典》?”

“对。”涂欣点了点头:“只要有了《通灵血典》,再借助现任圣巫女体内的万灵蛊虫,我就可以修炼《通灵血典》中的蛊虫巫医之术。到时候杀回巫苗,看谁还能拦得住我。”

青阅皱眉道:“可是,如果我回华夏的话,炎黄殿肯定会出手。组织现在的力量,还不足以抗衡整个炎黄殿。”

涂欣道:“你杀孽太重,炎黄殿当然不会放过你。不过我只是和巫苗为敌,我回华夏,无论炎黄殿还是各大门派,都不会找我麻烦的。”

“你一个人回去,我不放心。”青阅沉吟道:“这样吧,我安排两个炼真的手下,跟你一起。”

“好。”

涂欣点了点头,朝着青阅靠近过去,手直接往青阅下面摸,道:“这一别又是半个月不能见面,我可舍不得你。”

“舍不得,那就来吧。”

青阅冷笑一声,一把撕烂了涂欣的裙子……

不一会,车上发出喘息的声音,而前面的司机似乎见怪不怪,没有任何的反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