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96.第596章 再断手臂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1:16 字数:2387 阅读进度:596/2078

见独眼龙攻上来,陈阳双目中杀机浮现,挥剑挡了过去,喝道:“来得好,让我杀了你,为东方成报仇。”

铛。

两把剑在空中相撞,陈阳技高一筹,压住了独眼龙,杀气腾腾,挥剑就是一阵猛攻,剑影重重,把独眼龙逼得不断后退。

“怎么可能,半年时间,你的战力竟然强了这么多!”

独眼龙的独眼里满是惊骇之色,不敢相信陈阳竟然提升得这么快。

不过他也没工夫多想,此刻他陷入险境,陈阳完全掌控了局面,拥有压倒性的优势。

其实独眼龙的战力比唐禹云更强,可唐禹云不怕攻击,可以不用躲避,但他却不行。

独眼龙喊道:“禹云,快出手帮我。”

唐禹云站在一旁,冷眼旁观,嬉笑道:“你是我师傅,应该比我更厉害,用不着我帮忙。但如果你比不上我,就不配做我师傅,死了算了吧。”

“唐禹云,你……”

独眼龙气得咬牙切齿,想要喝骂,却被陈阳逼得陷入险境,根本没工夫开口。

陈阳挥剑猛攻,喝道:“独眼龙,你对唐禹云不怀好意,让他断子绝孙,变成了一堆铁块,现在他不帮你,这就是你报应。”

独眼龙不是对手,被陈阳一剑刺中了手臂,鲜血直流。

他面色难看,吼道:“唐禹云,再不出手,我们俩都得死。他杀了我,就会杀你。”

“师傅,你不是说,我对付陈阳,轻而易举吗?”唐禹云冷笑连连,道:“既然如此,我和不和你联手,又有什么区别?不过你放心好了,等他杀了你,我再帮你报仇。”

独眼龙大骂道:“你个混账!”

唐禹云冷笑一声:“呵呵,我是混账,那你是什么?你把我弄成这样,不就是想利用我,你以为我不知道吗?如果不是看在你从小教导我的份上,我早就把你杀了。”

“你这是欺师灭祖!”独眼龙破口大骂,可是拿唐禹云没有一点办法。

两人说着话,陈阳趁机猛攻,噗嗤,一剑刺入了独眼龙的腹部。

“啊!”

独眼龙惨叫一声,连忙往后退。

可陈阳哪里给他机会,顺势血阳剑往右边一划,直接把独眼龙的肚子切开,内脏和鲜血一起流了出来。

独眼龙看着自己的肚子,眼中满是不甘之色。

现在这样,绝不是他想要的结局。

他独眼中透着狠戾,拼着最后的力气,挥动软剑朝陈阳冲上来。

刷。

寒芒闪过,独眼龙的脑袋冲天而起,被陈阳一剑削掉。

他的身体还在往前冲,可力量却软了下来,陈阳凌空一脚踹在其胸腔上,没了脑袋的尸体飞进了厨房,躺在地上没有了动静。

独眼龙的脑袋咕噜噜的在地上滚动,陈阳心里的石头落下,喃喃道:“东方成,我帮你报仇了,你可要快点醒来呀。”

“嘀嘀咕咕的,念经呢。”

唐禹云突然开口,朝着陈阳走了过来。

路过独眼龙的脑袋时,他一脚把脑袋踢飞了出去。

显然,他对师傅心怀怨恨,一点也没因为独眼龙的死,而有半点伤心。

陈阳看向唐禹云,目光一沉:“唐禹云,你怎么就这么不知死活?如果你不是叶子的猎物,我肯定会杀了你。不过这一次,我一样能断你手臂。”

唐禹云冷哼一声:“哼,试试吧!”

话音一落,他挥拳就朝陈阳打了过来。

虽然他身体得到改造,但速度还是不及陈阳。

陈阳身体往旁边一闪,躲过唐禹云的攻击,挥剑朝唐禹云的肩膀砍了下来。

唐禹云根本没在意,不闪不避,嘲讽地大笑道:“哈哈,我身上全是新型高科技合金材料,你的剑伤不了我。”

“是吗?”

陈阳笑了声,咔嚓,血阳剑刺入了唐禹云的肩膀。

唐禹云愣了下,面色大变:“怎么可能?”

噶嗤。

金属摩擦的声音响起,血阳剑深深地刺入了唐禹云的肩膀处。

“你身上的防御力的确很强,但你的手臂要动,就有关节,关节处的缝隙,就是我攻击的地方。”

陈阳话音一落,血阳剑刺入关节处,用力一掰。

咔嚓咔嚓的声音响起,唐禹云的铁臂连接着一串线路,被扯了下来,零件掉在地上,发出叮叮叮的声音。

虽然手臂被毁,但唐禹云并没有痛觉。

他猛地躲开,铁臂被陈阳拿在了手里,而他的左臂肩膀处是散乱的线路,看起来很狼狈。

“啊!”

唐禹云大吼一声,挥动右拳,朝陈阳攻了上来。

刷。

陈阳血阳剑一抖,剑尖停在了唐禹云的咽喉处,逼得唐禹云停下了脚步。

“白痴,你以为自己没有弱点吗?如果我要杀你,这一剑下去,你就别想看到明天的太阳。”

陈阳冷声道,刷的收起了血阳剑。

唐禹云没敢再继续进攻,此刻他心如死灰。

他付出了惨重的代价来提升自己,可依旧不是陈阳的对手,而且差距很大。

他抬头看向陈阳,皱眉道:“你为什么不杀我?”

陈阳道:“叶子说,他会用他的剑道杀了你!我要把你的命,留给他。”

唐禹云冷哼一声:“哼,那个废物,不过是外劲,他想杀我,再等八辈子吧。”

砰。

陈阳一脚踹在了唐禹云的脸上,把唐禹云踹得往后退了数步,脸上满是血污。

他沉声道:“不要侮辱我的兄弟。另外,叶子会杀了你,一定!”

唐禹云擦了擦脸上的血迹,心里满是愤恨,但他不敢再说叶子的不是,否则惹怒了陈阳,今天就真得死在这里了。

他看了眼陈阳手里的铁臂,想要开口要回来,却又不敢。

咬了咬牙,他朝着门口走去,想要离开。

陈阳冷喝道:“站住,谁让你走了。”

“你不是不杀我吗?”唐禹云皱了下眉头,眼神中透着胆怯。

陈阳道:“我问你几个问题,你老实回答。”

“行。”

唐禹云没有选择的权利,只能答应。

陈阳指了指厨房里那具没有脑袋的尸体:“你师傅,到底叫什么名字?他是什么背景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