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59.第559章 《通灵血典》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1:04 字数:2433 阅读进度:559/2078

见陈阳竟然顶撞爱迪生,四大魔头都是心头噗通一跳。

这家伙,胆子可真大,就不怕爱迪生对他出手?

要知道饶学盛也被爱迪生震慑,这小家伙顶多二十出头,难道比爱迪生还厉害?

爱迪生盯着陈阳,沉默了好一会,冷声道:“如果不是你有用,我现在就杀了你。”

“不好意思,老子不合作了。”

陈阳站起身,手里抱着笛盒,作势迈步就要离开。

他已经看出来,背后有人在指点爱迪生,很可能是华夏人,而且在场五人都对爱迪生作用重大,所以爱迪生不会杀人。

他要逼出爱迪生的话,了解真相。

“嘶!”

一道尖锐的声音从爱迪生口中发出,他嘴里的獠牙迅速增长,面目极为骇人。

噗嗤。

一对漆黑的翅膀从爱迪生的背后伸展出来,展开足有三米,让他看起来像是一只蝙蝠。

可是,这对翅膀并不能让爱迪生飞起来。

爱迪生从棺材盖板上走下来,双眼变成猩红色,死死地盯着陈阳。

陈阳把手伸进了笛盒里,只要爱迪生敢动手,他就敢拔剑。

爱迪生冷声道:“小子,你太狂妄了!”

陈阳丝毫不惧,凛然道:“是你没有合作的诚意,如果想合作,那就回答我刚才的问题。”

“哼!”

爱迪生冷哼一声,猛地朝陈阳扑了过去,翅膀扇动着,翅膀顶端突出的尖锐白骨,捅向陈阳。

铮。

一声剑鸣,陈阳拔出了血阳剑,斩向爱迪生的翅膀。

突然,爱迪生猛地往后退,和陈阳拉开了距离。

见此,陈阳知道打不起来,瞬间收剑入鞘,放回笛盒里。

“既然你想知道答案,那我就告诉你。”

陈阳的强硬,让爱迪生妥协了。

他坐在了棺材盖板上,道:“给我醒真丹的人,我不知道他是谁,我也不知道他长什么样子,他笼罩在一件紫袍里,从来没有露出面貌。之所以找上你们五个人,也是他告诉我的。是要让你们五个人,帮我找一件东西。”

陈阳问道:“什么东西?”

“《通灵血典》。”

爱迪生说出了一个众人都从没听过的名称。

陈阳道:“《通灵血典》有什么用?”

爱迪生道:“可以让我恢复到巅峰状态,并且能够把血族的血脉传承下去,解开我心中一切有关血族的问题。”

陈阳不放过任何疑点,又问道:“你为什么相信那个人?”

爱迪生道:“因为他让我的力量开始恢复,目前我已经不怕微光。只要再过一年,到时候我就可以重见光明,连阳光也不用畏惧了。”

陈阳指了指另外四个魔头:“为什么找我们五个人?”

“或许是因为《通灵血典》在华夏,至于具体为什么是你们五人,我也不知道。”爱迪生已经非常不耐烦,他沉声对陈阳道:“你的问题太多了,你以为是在审问犯人吗?”

陈阳没有理会爱迪生的埋怨,接着问道:“与你合作,除了能得到五粒醒真丹之后,还有什么好处?”

爱迪生道:“我会给你们一个爱迪生家族的钻石勋章,只要有这个勋章,你们可以调动爱迪生家族的所有力量,干任何不危害爱迪生家族的事情。并且等事成之后,我会再给你们每人十粒醒真丹。”

爱迪生家族的力量相当庞大,如果能够调动,对任何人来说都有很大的诱惑力。

而更大的诱惑,则是事成之后的十粒醒真丹。

陈阳问道:“剩下的十粒醒真丹,也是那个神秘人给你?”

“对。”爱迪生点头道。

“既然如此,那个神秘人,他想要获得什么?他不可能无缘无故,就帮助你吧?”

“从我和他达成交易之后,爱迪生家族,已经归属于他的麾下。只要他发出任何指令,我们都必须完成。”

“若是你们不完成呢?”

“死,他说他会杀光爱迪生家族所有嫡系。”

“他很强?”

爱迪生沉默了下,眼中闪过畏惧之色,沉吟道:“非常强,比我强十倍,我完全不是他的对手。”

说到这里,陈阳心思飞转。

看来整件事,爱迪生家族也是被利用,那个神秘人才是真正的幕后主使。

可是,他的目的是什么?

除了获得爱迪生家族的控制权,还有那本《通灵血典》吗?

似乎神秘人能得到的,就只有这两样东西。

“看来,《通灵血典》不是爱迪生家族想要,而是那个神秘人想要。”

陈阳心头暗道,断定了这个猜测。

突然,他想到了棘血派,棘血派也在搜集各种古籍秘典,这件事,会不会又和棘血派有关?

可是爱迪生说了,神秘人比爱迪生还强大十倍,棘血派早已没落,如今还在筹谋东山再起,绝对没有这么强的人物。

陈阳越想越不对劲,他总觉得,自己似乎是卷入了某件大阴谋的漩涡之中。

尤其是对方找的这五人,为什么会有自己?

在场的五个人,有什么共同点吗?

“你考虑得怎么样了?”

爱迪生问道,将陈阳从思绪中拉了回来。

形势比人强,陈阳知道,如果自己拒绝,黑屋子里所有人会围攻他。

那四大魔头虽然狠,但他不惧。

倒是血族爱迪生,让他有些许的忌惮。

而且这件事,他也想一探究竟。

他做出决定,对爱迪生道:“好,我愿意与你合作,不过,我还有另外一个条件。”

爱迪生问道:“什么条件?”

“我要他的一只手。”

陈阳指向小爱迪生,冷声道。

小爱迪生身子一颤,向爱迪生投去求助的目光。

爱迪生皱了下眉头,盯着陈阳:“为什么要他的右手?”

陈阳道:“他用我身边的人威胁我,差点伤害到我非常重要的人,我必须让他付出代价,这是我的原则。”

爱迪生道:“年轻人,你很嚣张,完全看不清形势的嚣张。我活了169年,从没见过你这样的人!”

“今天你见到了。”陈阳淡然道:“这是我的条件,至于是否答应,则是你们的事了。”

爱迪生点了点头,冷笑道:“好,一只手,不过不是福勒的手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