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8.第548章 师传宝剑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1:00 字数:2344 阅读进度:548/2078

见老李真是说正事,陈阳也不再开玩笑,正色道:“师傅,难道我现在比以前在青云观修炼的时候,提升更快?”

“不止是更快,而且快了非常多。”

老李皱着眉头,脸上满是疑惑不解的神情。

沉思片刻,他又对陈阳道:“最近这段时间,你有没有什么奇遇,或者是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。”

陈阳仔细想了想,自从上次离开青云观之后,他就回到了东安,然后去了美国一趟,也没什么奇遇,也没奇怪的事情发生过。

他摇头道:“师傅,我除了在四合院修炼之外,并没有服用丹药,也没有奇遇。”

李逸良不解道:“这就怪了,莫非你小子天赋突然变得更好了。”

两人讨论了好一会,硬是没找到原因。

最后李逸良说道:“算了,只要你能提升就是好事,努力修炼吧,按照你现在的速度,应该两三年就能达到我的境界。”

陈阳面露意外之色:“这么快!”

李逸良点头道:“对,就是这么快,万一你还有点奇遇什么的,指不定一年就能与我比肩。”

听到师傅这么说,陈阳隐隐有些兴奋。

一年就能达到师傅那种境界,简直不要太爽。

陈阳问道:“对了,师傅,你是什么境界?”

李逸良道:“和你一样,不过比你修炼得更炉火纯青。既然你问起,干脆今天就给你说说武道境界。”

“外劲内劲,这你是知道的。而我们俩,还有你小师妹,现在都是炼真的境界,也就是修炼出了真气。这个世界上,炼真有很多,以后你肯定会碰到,所以不要以为自己是炼真,就盲目自大。”

“炼真之上,则是更厉害的抱元,这个境界的人少之又少,而且大多都已隐居,不会在世俗露面。”

听到这里,陈阳眉毛一挑,问道:“抱元?岂不是比师傅你还厉害?”

“那是当然,不过已经几十年没出现过抱元的高手,除非华夏发生什么极其重大的事件,否则抱元高手永远不会出现在世俗之中。”

李逸良解释后,接着讲道:“而抱元之后,则是属于另外一种层次的力量,我只在古籍中见过。至于是不是真的,也未可知。但如果那是真的,将改变整个世界的力量格局,因为那种力量太强,即使现代科技,也很难制约,只有使用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才行。”

陈阳思索了下,沉吟道:“师傅,莫非你说的是修真?”

“不是修真,是古武,是先古时期传承下来的武道,大多见于古籍之中,如今也没人能够修炼古武。至于你说的修真,那就太玄乎了。古籍中虽然有修真的记载,但都是假的,人体潜能激发到极致,的确可以飞檐走壁,但人类受先天条件限制,修真所说的飞天遁地,飞剑斩首,却是不可能实现的。”

听到师傅说修真是假的,陈阳想起了自己在后院地下室挖到的《仙魔道典》和《浩澜真人纪实录》,那玩意,的确是太玄乎了。

陈阳突然想起了林杰,问道:“师傅,那个委托我保护林柔的林杰,他是什么境界?”

李逸良道:“如果我所料不差,林杰应该是炼真圆满,距离抱元也不远了。”

“这么厉害!”陈阳目光一亮,喃喃道:“林柔到底是什么身份,为何会有林杰这样的高手想要保护她?”

李逸良道:“都是姓林,或许是同一个家族的。总之那个林柔,身份背景肯定不简单。”

陈阳点了点头,不再追究此事,转而问道:“师傅,国外的修炼境界,也和国内一样吗?”

“大同小异,只是称呼不同,修炼的方式也略有不同。不过他们那些不同的称呼,华夏语翻译过来,也就对应了内劲、外劲、炼真、抱元。但是外国的修炼底蕴没有中国深,高手并不多。”

“这么说,华夏的武道力量是世界最强?”

“这也未必,华夏神秘,外国也一样神秘。譬如血族、狼族、生化人这些,都是真真实实存在,只是不在明面上活动罢了。”

血族、狼族、生化人!

陈阳面色大变,他从来没想过,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这些东西。

见他面色惊讶,李逸良解释道:“你别吃惊,这些所谓的血族、狼族、生化人,并不是你在电影里看到的那样,他们是通过基因改造加上科技手段形成的生命体,然后遗传下来,并且不断改造而成。”

陈阳松了口气:“原来如此,我以为这个世界上真有吸血鬼,那就太夸张了。”

李逸良叮嘱道:“随着你的成长,你以后遇到的人肯定更强,总之你千万要小心,切勿不要把小命丢了。如果实在解决不了的事情,到时候就回青云观,为师帮你挡着。”

陈阳笑道:“放心,真遇到打不过的对手,我肯定拉你垫背。”

这时,秦妈从后院走了出来,咿咿呀呀地比划着,招呼陈阳师徒二人吃饭。

两人去了后院餐厅,因为今天小师妹不在,秦妈做了野味,配上陈阳上次带回来的女儿红,这顿饭吃得相当不错。

饭后,李逸良又在蒲团前坐下。

陈阳没有打扰,他在道观外的广场上练拳,大炮一直在他旁边跳来跳去,兴奋得汪汪汪直叫。

第二天清晨。

陈阳向师傅道别,打算下山。

就在他即将要离开的时候,坐在蒲团上的李逸良动了,他站起身道:“等等。”

陈阳回头,站着没动。

李逸良从供桌下取出来一把剑,剑鞘古朴,剑柄简单,这剑看似没有任何特殊之处。

“拿着,这把血阳剑,传给你了。”

李逸良把剑扔给陈阳,然后继续坐在了蒲团上。

陈阳接住剑,愣了下,只觉手中的剑鞘里传来淡淡的血腥味,这把剑,不知杀了多少人,沾了多少血。

他记得师傅说过,师傅用剑,参加过抗日战争。

那把剑,应该就是这把血阳剑吧。

他把剑拔出来,铮,寒光冷厉,剑刃锋利,这把剑透着一股子杀气和寒意,不是一般人震得住。

陈阳把剑插回剑鞘,对师傅拱手道:“谢师傅传下宝剑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