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44.第544章 神秘黑袍人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0:58 字数:2366 阅读进度:544/2078

贾有正欲开口询问黑袍人为何打他。

这时,大头突然拔腿就跑,死命地往陈阳的巴博斯G系跑过去,想要开车离开。

他惊慌得甚至忘了叫陈阳,似乎是见到了最害怕的东西。

他突如其来的激烈反应,把众人的目光吸引。

眼看大头跑到了车子前,伸手抓向车门把手,突然那黑袍人几步便到了车子前,一脚踹在车上。

硕大的汽车,犹如足球般被踢出去,在空中打了几个转,然后摔落地面。

砰轰。

整辆车都塌陷,车窗乒地碎成了渣滓,车架溃缩得不成样子,腾起一片灰尘,车辆零件散落一地。

大头一脸愤怒地盯着黑袍人,眼神中充满了恨意,激动得浑身发颤。

黑袍人看着大头,淡然开口:“跟我走。”

大头往后退了两步,瞪眼道:“你做梦去吧,我这次回华夏,可不是为了你。”

黑袍人没有动,沉声道:“不管你为了谁,你既然踏足了华夏领土,你就应该做到你曾今说的那些事。男人,要遵守诺言。”

大头质问道:“狗屁诺言,那你曾今对我母亲的诺言,你做到了吗?你就那样眼睁睁看着她死了,你做了什么?你不止不是个称职的丈夫,也不是个称职的父亲,你这一辈子,就是一个失败者。”

父亲!

听到这里,陈阳心头咯噔一跳,目光盯着黑袍人,顿时明白过来,此人必然就是大头的父亲。

“大头的父亲,竟然是炎黄殿的人,而且实力这么强,只怕在炎黄殿的地位不低。难怪大头熟知炎黄殿,原来如此。可是,曾今又发生了什么事,大头竟然如此记恨自己的父亲,他的誓言,又是什么?”

陈阳心头疑惑不已,但此刻别人父子相遇,也不是他说话的时候,他只能旁观。

于此同时,贾有也傻眼了。

他明白为什么黑袍人要对自己动手,因为他打了人家的儿子,把人家儿子双手都打得骨折了。

如果是别人这样对他的儿子,他也得动手帮儿子出头。

黑袍人面对大头的质问,沉默了下,道:“你母亲的事情,我会对你解释。现在,你必须跟我走。”

大头冷声道:“不,就算你杀了我,我也不会跟你走。”

“你说过,只要你踏入华夏领土,你就跟我走,作为男人,你要食言吗?更何况,走不走,不是你说了算。”

黑袍人不由分说,一掌拍去,大头连反应都没机会,就被拍得晕了过去。

见此,陈阳没有动手。

既然黑袍人打了贾有一掌,说明这个父亲还是护短的,很可能他和大头之间有什么误会,所以陈阳并不担心黑袍人会伤害大头。

黑袍人把大头抗在肩膀上,侧过头来,看了眼陈阳,兜帽下黑漆漆一片,陈阳看不清楚他的面容。

突然,黑袍人开口了:“这个世界是有规则的,如果谁都快意恩仇,那就成了乱世,华夏将不得太平。你杀唐家,你有你的理由,炎黄殿诛灭你,也有炎黄殿的理由。不过这一次就算了,希望你不要再为非作歹。否则即使你师傅出面,炎黄殿也必将拿下你。”

陈阳没有理会对方的说教,而是问道:“你认识我师傅?”

黑袍人道:“不认识,但我知道你师傅是谁,流无心也知道,不然你以为流无心为什么会帮你?”

陈阳眼珠一转,又问道;“那你是谁?”

黑袍人道:“我是罗征的父亲。”

陈阳指了指被黑袍人抗在肩上的大头:“罗征,这是他的本名吗?”

“难道他会叫罗威廉那种鬼名字,那不过是他自己取的。”

“那你是什么身份?”

“罗征的父亲。”

“你知道我问的不是这个。”

“难道我们现在不是论私交吗?”

听到这话,陈阳哑然失笑。

按说对方是大头的父亲,他还真得称呼一声伯父。

可大头和他爹有仇,他还不知道怎么回事,又怎么和对方论私交。

他摇了摇头:“如果要论私交的话,等大头正式给我介绍你吧。不过看样子,他似乎非常不待见你。”

黑袍人道:“那是因为他心里怨念太深重,等他明白真相之后,他就知道自己有多傻了。”

说完,黑袍人身形一动,肩上扛着大头就朝远处狂奔而去。

一道飘然的声音传来:“陈阳,好自为之。”

眨眼的功夫,黑袍人和大头都已消失在道路尽头,不知所踪。

至于黑袍人带大头去干嘛了,陈阳不得而知。

他猜测,或许黑袍人会训练大头,让大头成长起来。

当然,前提是黑袍人能让大头接受他。

陈阳转头看向贾有,突然有些同情起此人,明明是在给炎黄殿办事,却先是流无心背叛,接着又被黑袍人打,那感觉肯定憋屈极了。

他对贾有道:“喂,你没事吧?”

“没事。”

贾有瞄了眼陈阳,揉了揉胸口,只觉气血凝滞,十分难受。

刚才黑袍人虽然没有下杀手,但力量也不轻,让他受了内伤。

陈阳扔过去一粒丹药,对贾有道:“疗伤的,你拿去。”

贾有接住丹药,脸上露出意外之色,沉默了下,对陈阳道:“我对你下手,你不恨我?”

“为什么要恨你?你又没做错。”陈阳笑了笑,对贾有道:“炎黄殿维护华夏秩序,我杀了唐家那么多人,你来捉拿我,这是你分内的事情,我们只是立场不同而已,我又为何要恨你。”

贾有目光闪烁了下,对陈阳态度有所改观,笑道:“听你说得头头是道,我差点就以为你不是坏人了。”

陈阳耸了耸肩,笑道:“我本来就不是坏人,只是我们遵守的东西不同。你遵守法律、规则、秩序,而我只遵守自己的本心。如果有谁伤害了我的亲人、兄弟、朋友,哪怕和天老爷为敌,我也是说杀就杀!”

听到这话,贾有沉默片刻,讪笑道:“听你说得好像挺有道理,可是又觉得是歪理。算了,不谈这些,谢谢你的丹药。”

说完,贾有把丹药服下。

陈阳问道:“对了,刚才那个黑袍人是谁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