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7.第537章 杀杀杀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0:56 字数:2432 阅读进度:537/2078

唐家众人只见一名身材消瘦,身背沾满鲜血长剑的青年,从墙后走了出来。

这青年脸上带着嗜血的冷笑,目光中充满冰冷杀机,仿佛唐家人此刻在他眼里就是一群待宰的羔羊,而不是活生生的人。

“你是谁?!”

唐禹云目光眯缝了下,喝问道。

陈阳缓步朝着唐禹云走过来,眼睛里透过凶光,沉声道:“我,是来取你性命的人!”

唐禹云喝道:“不知天高地厚,你敢闯入唐家,我必杀你全家。”

话音刚落,没等唐禹云出手,家主唐越暴喝一声,先朝着陈阳攻了上去。

他气势腾腾,暴怒让他把所有的战斗力都爆发了出来。

唐家屹立多年,自从唐越当家主以来,还未遭到过今日这般重大的变故,对方开直升机空袭,引得唐家大火熊熊,大宅几乎被完全烧毁。

而且,他唐越的儿子眨眼就死了三个,唐越哪里受得了如此打击。

“给我死!”

唐越怒吼道,一拳打向陈阳,他骨骼啪啪作响,内气汹涌滚动,狂暴的力量犹如排山倒海,直奔陈阳而来。

唐家人见此,都是目光一亮,面露惊喜之色,没想到唐越的实力又有所提升。

“哼,用不着我出手了!”

唐禹云冷哼一声,把软剑插回了特制的腰带剑鞘里。

可就在刹那间,陈阳一记鞭腿,速度快得肉眼无法分辨,空中带过一片虚影,踢向了唐越。

“啊!这……”

唐越心底惊呼一声,只觉被一股恐怖的气息笼罩,他打心底里感到畏惧。

顿时,他明白过来,自己不是陈阳的对手。

他想要躲避,可一切都已经迟了。

此时唐家人还茫然不知,皆是狠狠地盯着陈阳,以为陈阳死定了。

下一刻。

砰轰。

一道肉体碰撞的声音响起,鲜血像喷雾一般溅开,唐越犹如炮弹一样飞出去,落在了远处的废墟里,在地上滚了十几米,腾起一路的烟尘,这才停下。

唐越浑身满是鲜血和灰尘,趴在那里一动不动,不知是死是活。

“爷爷。”

“父亲。”

唐家人朝着唐越飞奔过去,把唐越抱起来一看,只见唐越整片腰部被踢得血肉模糊,内脏都露了出来,已经气绝身亡了。

见此,唐家人都懵了,唐越是整个唐家,除了唐禹云之外的最强者。

可在陈阳面前,唐越连招架之力都没有。

陈阳就那么随意的一脚,竟然就把唐越踢死了。

唐禹云眼睛瞪大,刷的抽出软剑,二话不说朝着陈阳攻了上去,气势拔高,杀气腾腾。

铮。

面对唐禹云,陈阳拔出了背后长剑,那把沾满叶子鲜血的长剑。

他剑指唐禹云,整个人气势凌厉,暴喝道:“唐禹云,你胆敢伤我兄弟,现在我就以牙还牙!”

“哼,那个废物,连剑都拿不稳,竟然敢在我面前说剑客的准则、意志,实在可笑。你放心吧,我会一剑剑虐杀那个废物的。”

唐禹云嘲讽一句,冷声道:“至于你,我必杀你全家!”

话音一落,唐禹云一剑斩向陈阳。

陈阳长剑一抖,剑尖铛的点在了唐禹云的剑身,强大的力量将唐禹云的软剑震得发抖。

嗡。

剑刃发出奇怪的鸣叫,唐禹云只觉巨力从剑柄上传来,震得他虎口发麻,险些没能把剑握住。

“真气!”

唐禹云面色骤变,没想到陈阳竟然修炼出了真气。

他感到难以置信,他从小到大跟随师父,如今三十二岁,他才在前几个月刚刚修炼出真气,自认为天赋非常了得。

可陈阳顶多二十出头,居然修炼出真气,让他心理非常不平衡。

他的杀机越来越强烈,他要杀了陈阳,杀了这个天赋比他高的人。

刷。

唐禹云挥剑朝陈阳斩杀而去,这一剑的威力比第一剑更强。

铛。

结果依旧,陈阳剑尖点在软剑剑身,把唐禹云震得虎口剧痛,手指发颤。

“来呀,继续!”

陈阳冷冷地盯着唐禹云,没有主动进攻。

唐禹云疯狂了,除了面对师傅的时候,他还从来没有感到如此无力。

他软剑刷刷刷地朝陈阳攻来,可每一次都被陈阳用剑尖点中剑身,巨力震得他整条手臂都在发麻。

“就只有这点本事吗?”

就在唐禹云还要进攻之时,陈阳冷喝一声,长剑一挑,缠绕在了唐禹云的软剑上。

他真气爆发,强大力量之下,唐禹云虎口被震得裂开。

他顺势一带,唐禹云手掌剧痛,手臂发麻,再也握不住手里的软剑。

空中剑芒闪过,软剑从唐禹云手中脱手飞出,他用剑刃勾住剑柄一挑,软剑落入了他的左手。

“叶子哪怕被你斩断手臂,他也依旧握紧了剑,他是真正的剑客。”

“而你,空有实力,没有信念,你只是一个废物!”

陈阳双手各握住一把剑,淡然地说道。

唐禹云就是唐家的图腾,唐家的希望,可却被陈阳碾压。

陈阳犹如一尊战神,把唐家人都震慑住了。

“怎么会这样?!”

唐禹云脸上露出畏惧之色,虽然他还没有败,但他已经失去了战斗下去的勇气。

他怔怔的站在那里,让陈阳一阵鄙夷。

这种没有信念和意志的角色,竟然击败了叶子,这简直是对叶子的耻辱!

陈阳没有理会唐禹云,他身形一动,掉转枪头,朝着唐家其他核心成员攻去。

他要让唐禹云尝受炼狱的感觉,让对方知道动他陈阳的兄弟,会是怎样的下场。

你动我兄弟,我杀你全家!

陈阳手中的两把剑犹如勾魂使者的镰刀,每一次挥出,都会收割一条人命,没有任何人是他一合之敌。

杀杀杀!

他所过之处,尸体遍地,血流成河。

当然,陈阳并不是疯子,他只杀外劲以上的人。

至于那些普通人,以及小孩妇孺,他则是放了一马。

很快,唐家的核心力量,被他屠戮一空,只剩唐禹云一个人还怔怔发呆地站在那里。

他拖着双剑,朝唐禹云走过去,冷声道:“现在,是结束你性命的时刻了。你这种人,永远比不上叶子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