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33.第533章 剑客的准则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0:54 字数:2463 阅读进度:533/2078

就在陈阳带着小师妹去东安工大的时候,四合院外停下了一辆奔驰GLS越野车。

车上,坐着三个人。

前排副驾坐着唐禹风,前排驾驶席坐着的是胡宇峰。

后排坐着一名年轻男子,穿着一身得体的西装,面色冷厉,目光淡漠,仿佛一切都不会让他心里产生波澜。

此人,正是唐家最厉害的人物,被唐家称为妖孽天才的唐禹云。

唐禹云为人十分孤傲,不可一世。

而且他跟随师父游历的日子,也让他见识了很多强者,现在他是什么都不放在眼里。

他回到唐家,得知竟然有人打伤哥哥唐禹风和四叔唐川,他心里顿时就不爽了。

他却不想想,事情的起因,都是因为他唐家目中无人,欺负到了别人的头上。

此刻他坐在车上,眼睛微闭,对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唐禹风说道:“哥哥,那个打伤你,打伤四叔的人,就住在这个四合院里?”

唐禹风皱了下眉头,此刻他心里是郁闷不已。

他本来想借陈阳的手杀掉弟弟唐禹云,可是没料到弟弟天赋惊人,现在的实力竟然超越了爷爷唐越。

现在唐家放心大胆让唐禹云一个人来,就证明了对他的信任。

唐禹云见唐禹风没有反应,又问道:“哥哥,陈阳是不是在里面?”

唐禹风回过神来,沉声道:“对,陈阳就住这。”

“好,那我去把他杀了。”

唐禹云点了点头,打开车门下车,站在四合院门口停顿了下,然后从腰上抽出一把软剑。

这剑他是藏到腰带里的,腰带特殊打造,是这把软剑的剑鞘。

刷一剑,唐禹云把门锁劈开,一脚踢开大门,走了进去。

屋子里只有两个人在,苏子宁和叶子。

叶子在练剑,苏子宁在洗菜。

听到大门轰隆打开,他们都停下了手上的动作,朝着大门看过来。

唐禹云站在门口,目光淡然地扫过叶子和苏子宁,直觉告诉他,那个练剑的男人不是陈阳。

“陈阳呢?”

他傲气地问道,仿佛是在审问自己的奴隶。

“啊!唐禹风!”

苏子宁心头咯噔一跳,想要上前,叶子给她使了个眼色,示意她退后,然后站出来对唐禹云道:“你找陈阳有什么事?”

对方带了剑,破门而入,叶子不认为对方是来找陈阳喝酒的。

唐禹云道:“我是来杀他的。”

叶子目光一凛,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“你不配知道。”

唐禹云冷声道,右手软剑指向叶子,目光中透着挑衅和不屑,然后看向了叶子手中的长剑。

“你口气可真大,既然如此,那就打一场吧。”

叶子脸上露出兴奋之色,对方用剑,是一名剑客,他喜欢和剑客作战。

他身形一动,朝唐禹云攻上去,一剑刺破虚空,直指唐禹云的眉心。

可是没料到,唐禹云速度极快,软剑剑身铛地打在他的长剑上,不止挡住了他的剑,剑身还扭曲过来,剑尖刺向他的手腕。

这一切来得太快,叶子只能松开长剑,才能避开攻击。

可是,对叶子来说,剑不离手,是剑客的准则。

噗嗤。

叶子的手腕被刺破了,鲜血飞溅,伤口深可见骨。

“愚蠢!”

唐禹云冷哼一声,一脚踹向叶子。

叶子想要躲避,可速度根本来不及,被一脚踹飞出去,撞在了院子里的花台边,把花台都撞碎了。

噗。

一口鲜血喷出来,叶子一脸惊讶地看着唐禹云。

除了面对陈阳,他从来没有这种无力感,对方的战斗力远远超过了他,两人不是同一个层次。

“你已经接近内劲,算得上是高手。但对我来说,你就是一只蝼蚁,我一脚就能踩死!”

唐禹云鄙夷地看着叶子,傲慢道;“说吧,陈阳在哪里?

叶子没有回答,他目光冰冷,强忍住内脏传来的剧痛,举剑指向唐禹云:“来,继续。”

“废物一个,竟然敢挑战我!”

唐禹云面露愤怒之色,手中拿着软剑,朝叶子走过去。

他气势外放,杀气腾腾,让叶子感到了极大的压力。

不过,叶子没有退缩。

此刻他心里只有一个念头,战!

即使明知道不是对手,也要战斗下去,这是他剑客的准则!

“啊!”

叶子暴喝一声,手中长剑挥舞,攻向唐禹云。

但他因为受伤,速度和力量都减弱,攻势没有任何的威力。

刷刷刷。

唐禹云三剑过去,软剑弯曲刁钻,令叶子防不胜防,分别刺中了叶子的左肩、右胸和右腿。

唐禹云在戏弄叶子,他没有用全力,每一剑都只是刺穿了叶子的皮肤,鲜血猛流,但没有深入骨头。

“说吧,陈阳在哪里?”

唐禹云收剑而立,用一种居高临下的语气说道。

“来,继续!”

叶子整个人有些踉跄了,但他握紧了剑,目光中的意志十分坚定。

“找死!”

唐禹云暴喝一声,剑指叶子,吼道:“我命令你,扔掉你的剑,否则,我让你生不如死!”

“我是剑客,剑是我的荣耀!剑不离手,是我的准则!”

叶子添了添嘴唇上的鲜血,丝毫没有害怕唐禹云的威胁。

唐禹云感觉自己的威严被侵犯了,一个弱者,竟然敢挑衅他的威严,竟然敢和他说荣耀,说准则。

弱者,根本不配说这些!

他冷喝道:“准则!哼,那我就破掉你的准则!”

第一次,唐禹云主动进攻了。

这时,他爆发出了真正的战斗力,叶子目光中充满了难以置信,因为他根本看不清唐禹云出剑的动作。

刷刷刷刷刷刷……

软剑如雨下,密密麻麻,剑芒濯濯。

叶子身上出现了无数伤痕,皮肉翻开,鲜血横流,浑身血红。

“我命令你,扔掉你的剑!”

唐禹云一边进攻,一边大吼道。

“想让我扔掉剑,除非我死!”

叶子的态度很坚定,他艰难地站在那里,嘴角露出几分狞笑,对唐禹云挑衅道:“哈哈,气急败坏了吧,你这个混蛋。”

“准则!荣耀!我今天就毁掉你的一切!”

唐禹云气得咬牙切齿,软剑寒光一闪,斩向叶子的手臂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