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96.第496章 峰顶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0:40 字数:2466 阅读进度:496/2078

赵炳林抓着石头,一下就砸在了杜浩的脑袋上,把杜浩砸得头破血流。

他被虐待了这么多天,心里对杜浩是恨之入骨,这一下用力过度,连手中的石头都砸飞了出去。

他还不罢休,又是抬脚踢了杜浩几下。

不过他身体太虚弱,只是踢了几脚,就踢不动了,站在那里直喘气。

“杜浩你个混蛋,竟然祸害炳林叔。”

“打他,这个狗`日的,简直不是人。”

“打他!”

村民们义愤填膺,纷纷围了上去,对着杜浩就是一顿痛揍。

陈阳退到了旁边,没有阻拦。

村民们虽然气愤,但没人用锄头等物去攻击,只是用拳脚,这样不会把杜浩打死。

过了一分多钟,眼看杜浩被打得浑身鲜血,村民们这才消气,放过了杜浩。

杜浩趴在地上,虽然看起来模样凄惨,但赵家村淳朴的村民终究没有下狠手,他只是受了点皮外伤罢了。

不过这样的惩罚,陈阳觉得还不够。

等村民们退开,他上去打断了杜浩的双腿,这才罢休。

“啊!”

钻心的疼痛从双腿传来,杜浩疼得大声嘶吼,肿胀的脸颊,使他看起来就像一只尖叫的猪。

“带着你的人,滚吧,不要再到赵家村来。警告你那个当县长的哥哥,有些人,他惹不起。”

陈阳冷声道。

杜浩带来的小混混,早就吓破了胆,那小道姑根本不是人,强大得可怕。

此刻听到陈阳的话,小混混们一溜烟地就往山下跑。

几个腿受伤的,也在其他人的搀扶下,跌跌撞撞地往山下走。

“卧槽尼玛,还有我。”

杜浩朝着人群吼道,这才有两个小混混过来扶着他,狼狈地朝着山下走去。

看着杜浩的背影,村民们兴奋地欢呼起来。

这些坏蛋,总算被打跑了。

“小桐,你太厉害了,这些人都不是你的对手。”

“哈哈,李道长后继有人了。”

“今天还好有小桐出手,不然的话,肯定有村民受伤。”

村民们对陶小桐感激不已。

陶小桐笑眯眯道:“师傅告诉我,路见不平拔刀相助,方显侠义本色。”

侠义本色!

嘁,老李竟然会说出这种话,真是稀奇。

陈阳腹诽一句,心头暗想同样是徒弟,怎么老李教导自己和小师妹,完全是两种方式。

赶走了杜浩一群人,村长赵炳林安排了几个壮汉继续守住祖坟地,其他人则是各自散去。

赵炳林又派人去医院看望被打断腿的巡山人赵四,然后他才领着陈阳和陶小桐回了他的家里。

因为之前关赵炳林的木箱就在他屋子里,一进门就闻到了恶心的味道。

赵炳林面露尴尬之色,只能拿着几个小凳子,请陈阳和陶小桐在院子里坐下。

“阳子,今天虽然把杜浩赶走了,可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的。”

赵炳林虽然刚才打了杜浩,但他并不傻,知道杜浩那种县里的大人物,不会放过这小小的赵家村。

而且,杜家看中了赵家村的祖坟地,绝不会那么容易放弃。

这个道理,陈阳也知道。

他之前警告了杜浩,至于杜家会不会听警告,他就不确定了。

如果杜家真的再来,他不介意让杜家一蹶不振,彻底在申邡县没落。

他拍了拍赵炳林的肩膀,笑道:“炳林叔,你放心好了,如果杜家的人敢再来,他们会后悔一辈子的。”

赵炳林正色道:“阳子,你和小桐可别冲动,杜浩的哥哥是县太爷,咱们惹不起。”

陈阳笑道:“惹不起?那你刚才干嘛还打杜浩?”

“我这不是一时情急嘛。”

赵炳林讪笑道。

陈阳道:“炳林叔,这事你别放心上,只要杜家的人敢来,我一定帮你们解决这件事。反正我这几天都在山上,不会离开。”

赵炳林见陈阳一脸淡定,他笑呵呵道:“怎么,阳子你现在发达了,连县太爷也不放在眼里?”

“别说县太爷,就算是市长见到我,也得低一级。”

陈阳故意说出这话,想让赵炳林安心。

事实上,他有一枚龙庭五级队长的令牌,这个令牌可以让他拥有很大的权利,普通的市长,级别的确比不上他。

果然,听到这话,赵炳林目光一亮,笑道:“哈哈,如果阳子真这么厉害,我们就不怕杜家了。再说了,他家那个县太爷,是副的。”

陈阳可不管正副,对他来说都一样。

在赵家村逗留了大半天,吃过午饭之后,陈阳和陶小桐循着山路,朝山顶而去。

这条路很窄,只能容纳一人走,而且十分艰险,连台阶都没有。

想从这条路上山,没有点功夫,那是真的不行。

走了三个小时,已经是黄昏时分,翻越了两座山头,两人终于到了这座无名山的最高峰。

峰顶的景象完全不同,足有五百平米的青石板广场,和一座有些破败,但十分干净整洁的小道观建造在这里。

广场上,十几只鸡在咯咯咯地啄米。

一条大黄狗趴在道观前闭目养神,神态十分慵懒。

黄昏的阳光下,道观上的“青云观”牌匾泛着淡淡的光泽,这副景象透着几分灵气和悠然。

“大炮。”

陈阳朝着大黄狗喊了一声,大黄狗懒洋洋地睁开眼睛,瞥了眼陈阳,目光中仿佛透着几分不爽,然后把头耷拉了下来,继续休息。

这时,陶小桐从后面跟上。

瞬间,大黄狗的眼神就变了,是那种哈巴狗般的眼神,猛地朝陶小桐跑过来,在她跟前摇头摆尾,好不兴奋。

见此,陈阳瘪了瘪嘴,轻轻踢了大黄狗一脚,却被大黄狗矫健地躲开。

他笑道:“这老家伙十六岁了,还是这么灵活。”

“那是当然。”

陶小桐蹲下来,揉了揉大炮的脑袋,大炮十分享受地闭上了眼睛。

对待陈阳和陶小桐,大炮完全是两种态度。

陈阳道“这白眼狗,竟然不待见我,以前真是白喂你吃肉了。”

陶小桐道:“师兄,大炮小的时候,你在他尾巴上绑炮仗,就是那一次,你给他留下了阴影。”

“汪汪汪……”

大炮仿佛听懂了,汪汪地叫了几声。

就在这时,一道悠然的声音,从道观传来:“回来了呀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