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62.第462章 来自唐家的邀请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0:28 字数:2456 阅读进度:462/2078

乔黛寒本以为上帝那么强,肯定是个冷酷严厉,对自己要求极其严格的人,可知道陈阳就是上帝之后,她才知道,原来自己的偶像是个不着调的家伙,整天都没正经。

可是,她却是越来越喜欢,感觉特别真实。

陈阳跟着乔黛寒出了四合院,笑着把她送上了外面的军车。

等军车渐渐远去,陈阳看了眼空荡荡的四合院,一时有些无聊。

现在学校放假了,他不用上课,完全是没事情做。

想了想,他决定去找林柔。

打电话问过之后,正巧剧组就在东安郊区取景,距离并不是很远,他开着巴博斯就赶了过去。

一个多小时后,巴博斯进入了一条乡村小道。

小道泥泞破烂,但巴博斯却如履平地。

到了前面一处拐弯处,路被拦了起来,一名戴着草帽的村民守在那里,硬是不让陈阳过去。

“人家剧组给了我五百元,让我在这里守两天,除了剧组的人,谁也不准过去。”

村民义正言辞地说道,无论陈阳说什么好话,甚至拿出了一千元,对方也无动于衷。

陈阳不禁哑然失笑,只得给林柔打了个电话。

得知陈阳来探班,林柔心里十分高兴,但此刻正在拍戏,她也不能去接陈阳。

张村榕看出林柔有心事,一问之下,得知陈阳来了,他也顾不上拍戏的进度,连忙和陈龙一起,跟着林柔来接陈阳。

他们远远就看到了那辆霸气的巴博斯,陈阳正靠在门旁抽烟。

“陈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竟然让你被拦住了。”

张村榕连忙对陈阳道了歉,然后看向戴草帽的村民,没好气道:“你这是什么眼力,连陈先生也敢拦,待会去领两百元,是你今天的薪水,明天你不用来了。”

一听这话,村民哭丧着脸,心想到手的五百元少了六成,他心头是一阵郁闷。

见此,陈阳对张村榕道:“张导,他是负责,所以才拦下我。而且刚才我给他一千,让他放我过去,他也没放。我觉得你不应该开除他,而应该给他加薪。”

张村榕愣了下,讪笑道:“陈先生果然是大人大量。”

然后他对草帽村民道:“这样,你继续干活,明天我们拍完戏,给你一千五百元。”

“啊!真的!”

草帽村民一脸兴奋,连忙对陈阳道:“不好意思,谢谢,谢谢!”

“没关系,你继续干活。”

陈阳笑了笑,和林柔等人一起,进入了拍戏的区域。

这里架设了很多设备,除了摄像机和监视器这种常见的东西,其他很多陈阳都不知道是什么玩意。

因为剧组要赶进度,大家招呼陈阳坐下后,也没太多功夫陪他,又紧锣密鼓地开始拍摄。

这场戏拍的是林柔和陈龙的对手戏,需要两人跳入旁边的深潭。

潭水冰凉,但两人都毫不犹豫地跳下去,一条就过了,等他们起来的时候,两人都是冷得瑟瑟发抖。

演员看起来光鲜,但背后也是付出了很多。

挨饿、受冷、受伤,这些都是常识。

而一些没有背景的女演员,还得被人潜规则,这行的确不是那么好混的。

身上的水没擦干,林柔又接着开始下一个镜头的拍摄。

陈阳坐在一旁,像是在看电影直播,只是他对于剧情前后的内容,不太了解,看得有些云里雾里的感觉。

他唯一的感觉,就是心疼。

林柔浑身湿漉漉的,冷得嘴唇都紫了,身体直发抖。

不过他并没有过问,因为这是林柔自己的选择,他相信林柔能坚持下来,而且能做得很好。

突然,旁边竹林中的一道身影,引起了陈阳的注意。

那人一闪即逝,速度很快,消失在竹林之中。

“难道,是来刺杀柔柔的?”

陈阳心头咯噔一跳,身形一动,就朝着那道人影追了上去。

他受命保护林柔,可从来没遇到过高人对林柔下手,此刻在这里突然发现有人潜伏,他立即就怀疑对方是冲着林柔来的。

他很快就追上了那人,而且那人似乎有意放慢了速度,最后竟是站在那里等他。

“你是谁,干什么的?”

陈阳追上去,对着那人的背影喊道。

那人转过身来,却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,面颊消瘦,鹰钩鼻,细长冷厉的双眼,给人一种阴险狡诈的感觉。

他盯着陈阳,开口道:“我叫唐川。”

唐川?!

唐家的人,原来不是冲着柔柔来的,却是冲着我来的。

陈阳心思一转,问道:“你是唐禹风什么人?”

唐川道:“我是他四叔,今天专程为你而来。”

“你跟踪我?”

陈阳皱了下眉头,面露不悦之色。

唐川道:“我到你四合院去找你,正好看到你开车走了,我只能跟在你后面,并不是跟踪你。”

“警告你一句,不要进入我的四合院。”

陈阳冷声道。

唐川嘴角勾起一抹笑意:“你不要紧张,我今天是来找你谈判的,不是想要和你打架。”

“谈判!?”

陈阳有些意外,他不认为自己和唐家有什么好谈判的。

他狐疑地看着唐川,问道:“呵呵,谈判?我打了唐禹风,你们难道还想我赔偿不成?”

“不。”

唐川摇了摇头,道:“我们根据胡宇峰的信息,对你的战斗力做出了判断,认为你有资格加入我们唐家,所以我今天来,是向你发出邀请,请你加入唐家。”

听到这话,陈阳更意外了。

不过,他更多的却是不爽。

自己本来是唐家的敌人,如果加入唐家,那就成了下人,这可是比唐家找他报仇,来得更恶心。

陈阳冷哼一声:“想让我当唐家的下人?你们这算盘打得也太好了,而且我想问问,你们哪来的自信?”

“陈阳,我们已经对你做了非常彻底的调查,知道你过去的一切。你是黑旗的上帝,的确很强,但对于我们唐家来说,你还是微不足道。”

唐川淡然地笑了笑,接着道:“其实,我们是给你一个机会。要么你臣服唐家;要么成为唐家永久的敌人。而唐家的敌人,向来不会有好下场。”

陈阳目光眯缝了下,脸上露出玩味的笑意,对唐川道:“你知道我最讨厌什么吗?”

唐川不屑道:“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