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40.第440章 孤男寡女空院子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0:20 字数:2454 阅读进度:440/2078

“捷。”

陈阳喃喃道,却是没听过这个代号。

不过想想也对,棘血派名声不显,门人肯定很少在外走动,他又哪里知道其中一个人的代号。

他继续向圭田中秀问道:“使者有没有告诉你,为什么他的代号叫做‘捷’?”

“没有。”

圭田中秀摇头道。

陈阳又问道:“那么他有没有说,棘血派为什么要收集古籍秘典?”

圭田中秀又是摇了摇头:“没有说过。”

陈阳皱了下眉头:“那你知道什么?”

“我……我……”

圭田中秀一阵紧张,结结巴巴地想了半天,终于想起了什么,连忙道:“对了,之前捷和流主交流的时候,我听捷说,棘血派在为‘奇武会’做准备,或许收集古籍秘典,就是为了这个吧。”

陈阳狐疑道:“奇武会?这又是什么玩意?”

“不……”

圭田中秀本来想说不知道,但陈阳问什么,他都说不知道,这次却是不敢开口了,连忙把嘴巴闭上。

见从圭田中秀那里问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来,陈阳拿起放在窗台上的打火机,指了指吸烟室的门:“走吧,跟我出去。”

圭田中秀惊喜道:“放我走?”

陈阳道:“我只是说饶你一命,可没说放你走。”

一听这话,圭田中秀面色垮了下来,这才知道自己被陈阳给耍了。

可是,陈阳的确没骗他,只是华语博大精深,刚才圭田中秀一时紧张,虽然他华语学得好,却一时没注意到陈阳话里的细节。

知道陈阳不肯放过自己,圭田中秀也是管不了那么多,出腿朝陈阳攻了上来。

可他右手插着一把短刀,左手骨折,哪里是陈阳的对手。

陈阳轻松把圭田中秀制服,打晕过去,拖着走出了吸烟室。

刚刚出来,正好碰到乔山要下楼。

乔山见陈阳手里拖着个人,他一脸疑惑地看着陈阳。

陈阳对乔山道:“乔爷爷,这家伙是日本井野流的上忍,你把他带走吧。”

“井野流的上忍!”

乔山目光一亮,看向圭田中秀,问道:“怎么回事,他为什么会在这里?”

陈阳指了指吸烟室,道:“我刚才过来抽烟,就看见他在那玩飞刀,谁知道他不小心把自己的手掌插穿了。我觉得他很可疑,就趁机把他揍了一顿,逼问了他的身份,然后把他打晕拖了出来。”

乔山嘴角一抽,心说上忍玩飞刀能把自己的手插伤,这也太奇葩了。

他知道是陈阳干的,但他也没多说,当即命令人上来,把圭田中秀五花大绑,带走了。

现在乔山心里对日本人,对忍者是恨之入骨。

陈阳知道,圭田中秀落入乔山的手里,肯定是遭殃了。

……

接下来的日子,四合院众人都在医院陪乔黛寒,大家的关系也因为这次的相聚,而更加的和睦。

陈阳注意到,卡尔拉也和乔黛寒搞好了关系,两人有说有笑,很是亲密。

眼看乔黛寒还没出院,不知不觉,陈阳却是迎来了第二学期的期末考试。

他不得不向乔黛寒告别,回到了东安工大。

林柔虽然在外面拍戏,但还是赶回了学校,参与了这次期末考试。

经过和演艺圈人士的接触,她打扮得更时尚动人了,一身得体的绿色碎花连体短裙,露出两条纤细的长腿,脚下是一双纯黑色的小皮鞋,俏皮可爱,却又有几分小性感。

现在林柔也算是经过社会的洗礼了,但陈阳从她的目光中,看到最多的,依旧是纯真,林柔还是没有变。

这让陈阳感到开心,他心目中的林柔,就应该是这样。

不过还好有张村榕和陈龙罩着林柔,不然陈阳真担心林柔会吃亏,因为林柔的心思,实在太单纯了。

“陈阳,不和你聊了,我得赶紧复习。”

林柔到了学校,一直捧着书在看,陈阳和她说话,她只是打了声招呼,便继续看书。

即使如此,考完第一科之后,林柔心里还是有些发慌。

她平时虽然有自学,可终究时间不够,课程拉下来很多,临时抱佛脚,根本没太大用处。

从考场出来,陈阳见林柔愁眉苦脸,上前道:“怎么,柔柔,没考好吗?”

林柔看向陈阳,眨巴着大眼睛,撅嘴道:“这学期忙着拍摄《心理医生》,很少有时间上课,现在课程拉下来太多,刚才的考试,我很多都不会做,肯定会挂科。而且后面几门考试,只怕情况也差不多。”

陈阳安慰道:“这有什么关系,你以后就是大明星,课程只要过得去就行了,计算机知识学了对你以后的事业也没用。”

林柔却是不同意陈阳的说法,道:“我既然上了大学,当然要好好学习,不然妈妈会责怪我的。而且我去拍戏,妈妈本就不同意,我好不容易才把她说服,如果这次考试考砸了,以后她肯定不会再让我去拍戏了。”

陈阳意外道:“莫阿姨不同意,为什么?”

林柔道:“她说她不喜欢看到我抛头露面,她希望我好好学习,以后找一个安稳的工作。”

“这也不能怪她,毕竟她当妈妈的,有她的考虑。”

陈阳帮莫韵声说了句话,然后对林柔道:“不过你这次考试,还是得考好点,不然莫阿姨真不让你去拍戏了。这样吧,你跟我回家,我帮你补习,保证你这次的成绩不会差。”

闻言,林柔不禁想起了陈阳刚刚插班进来的时候,她以为陈阳成绩不好,去给陈阳补习,谁知道陈阳竟然六科考了满分。

现在却是反了过来,陈阳给他补习。

她略一思索,答应下来:“好,你给我补习,谢谢你了。”

“咱们这关系,何必说谢谢。”

陈阳嘻嘻一笑道。

两人这时正好走到楼下,陈阳指了指二八大杠:“走吧,你好久没坐我的车了。”

林柔脸上露出微笑,还真有点怀念坐在二八大杠上的感觉,点头道:“好,你载我。”

陈阳骑着车,载着林柔回了四合院。

进屋后,林柔见里面静悄悄的,问道:“子宁姐呢?还有其他人呢,怎么都不在?”

陈阳道:“她们有事,都不在家。”

一听这话,林柔脸上露出尴尬之色,目光在静悄悄的四合院扫了眼。

这孤男寡女,又是空院子,是不是气氛有些不对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