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8.第438章 井野流上忍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0:19 字数:2436 阅读进度:438/2078

乔山这时候才查出来是日本人伏击了乔黛寒,可他却不知道,陈阳连仇都已经报了。

“日本人真是太可恶了!”

“可是,日本人为什么会在阿拉伯地区活动?”

“那个甲贺流,真不是好东西。”

众女得知是日本人伏击了乔黛寒,义愤填膺地说道。

乔山也是面露愠色,对乔黛寒道:“黛寒,你放心,于公于私,爷爷都要为你报仇,让甲贺流付出代价。”

话刚说到这,乔山的电话响了。

接通电话,听到对面传来的消息,乔山惊呼道:“什么,你说甲贺流的流主,以及七名上忍,全部都被人杀了?”

“你确定消息是真的?”

“好吧,我知道了,这件事是谁干的?”

“嗯,继续调查,有消息就尽快向我汇报。”

挂断电话,乔山面露凝重之色,看向一脸疑惑的众人,沉声道:“有人在我们之前,把甲贺流的流主和上忍都杀了,现在甲贺流一盘散沙,很快就会覆灭。”

乔黛寒眉毛一挑,问道:“爷爷,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

乔山道:“昨晚有人潜入甲贺流的道馆,无声无息把甲贺流的最高层力量除掉了。目前暂时没有消息知道是谁干的,华夏这边,以及日本那边,都在对此事进行调查。”

“昨晚,日本!?”

突然,苏子宁发声道。

然后她的目光看向了陈阳,昨晚陈阳不是去日本了吗?

难道这件事,是陈阳干的?

众人都发现了苏子宁目光中的猜疑,纷纷看向了陈阳。

叶以晴问道:“陈阳,你昨晚去了哪里?”

陈阳一脸纯真的表情,微微一笑,道:“昨晚吗?去日本办了点事。”

果然去了日本。

闻言,众人目光一亮。

柳雉翎道:“办什么事?”

陈阳道:“说来奇怪,昨天突然收到电话,小学几个一起得过优秀少先队员的同学,突然让我去日本聚会,于是我就去了。”

听到这话,众人一阵无语。

陈阳却是不管别人相不相信,嘿嘿一笑:“你们先慢慢聊,我去外面抽支烟。”

等陈阳出去,众女议论起来。

关兮月问道:“子宁姐,你确定陈阳昨天去了日本?”

苏子宁点了点头:“对呀,是他亲口告诉我的。”

乔黛寒眼珠转动,喃喃道:“你们说,这件事,会不会真是陈阳干的?”

“这就不知道了。”

众女都是摇头。

旁边卡尔拉则是微微一笑,她心里非常坚信,刺杀甲贺流流主和上忍这件事,百分之百是陈阳干的,这就是陈阳的行事风格。

不过因为陈阳没有说,卡尔拉也就没有多嘴。

众女又聊了起来,乔山这个老头子则是坐在旁边的沙发上,默默沉思,到底是谁这么牛逼,竟然刺杀了甲贺流流主和七名上忍,这可是把甲贺流推上绝路呀。

过了一会,乔山的电话又响了。

他得知电话那头传来的消息之后,整个人都愣在了当场,感到十分惊讶。

过了半晌,他这才喃喃自语道:“竟然是‘上帝’和‘霸王’出的手,黑旗的前任首领和现任首领联手,难怪能够击杀甲贺流流主和七名上忍。可是,他们为什么突然对甲贺流下手?”

乔山的声音很小,但还是被病房里的女孩听见。

乔黛寒见他一脸沉思的表情,问道:“爷爷,收到消息了吗?是谁干掉了藤原野作?”

乔山看向乔黛寒,道:“说出来你可能不信,这件事,竟然是‘上帝’和‘霸王’干的。”

一听这话,乔黛寒顿时兴奋起来,欢呼道:“啊!是上帝干的!”

乔山点头道:“对呀,就是你那个偶像,黑旗的前任首领。”

之前乔修锐得知陈阳的身份,他只告诉了乔黛寒,所以现在乔山还不知道陈阳背后的身份。

“原来是陈阳干的,他连夜去了日本,就是为了报仇。”

“真是太帅了,他和霸王两个人,竟然就杀了甲贺流的流主和七名上忍。”

“不愧是‘上帝’,不不不,不愧是我的未婚夫!”

此时,乔黛寒心里甜滋滋的,脸上满是开心的笑意,目光甚至有几分花痴。

见她这样的表现,苏子宁等人都是疑惑起来,问道:“黛寒,‘上帝’是谁呀?”

“上帝是黑旗的前任首领,他非常厉害,曾今干过很多大事……”

乔黛寒对上帝的故事如数家珍,开始给众女讲了起来,听得大家都是咋舌不已,不断惊叹上帝的厉害。

不过乔黛寒却没有透露,这个牛逼的上帝,就是她们身边的陈阳。

……

陈阳正在吸烟室抽烟,并不知道乔黛寒已经知道是他杀了藤原野作和七名上忍。

这时,一名身着休闲服的男子,走进了吸烟室。

男子拿出支烟,含在嘴里,然后掏出打火机点烟。

打火机按了好几次,都没能着火。

他对陈阳尴尬一笑,道:“兄弟,借一下火。”

陈阳看着男子,没有回答,也没有任何的动作。

“兄弟,借下火。”

男子又问道。

陈阳轻笑一声,拿出打火机,放在了旁边的窗台上,道:“如果你有本事,你自己过来拿。”

男子皱了下眉头:“不就是借个火,用得着这么麻烦?”

“如果仅仅是借火,当然不用。”

陈阳摇了摇头,眼中闪过冷厉之色,沉声道:“可是,你想要我的性命,这可就有些麻烦了。”

“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。”

男子耸了耸肩,一脸茫然。

“我不得不告诉你,你的演技真的很差。”

陈阳鄙夷地上下打量着男子,目光最后落在了男子的腰上,道:“你腰上配的刀,暴露了你的身份。”

“噢,是吗?”

男子脸上茫然的表情消失,目光中带着几分戏谑,眼神充满了冷厉的杀机。

他伸手把外套掀开,只见里面果然藏了把短刀。

他把短刀拿在手里,看向陈阳道:“我只是想逗一逗你而已,并不是真正的伪装,否则,你发现不了我。”

陈阳懒得多说,直接问道:“你是谁?”

男子脸上露出傲然之色,道:“井野流上忍,圭田中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