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29.第429章 上帝不容违抗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0:16 字数:2389 阅读进度:429/2078

陈阳走到发出声音的房间门口,一脚把门踢开,里面空荡荡的,一个人都没有。

他拿起电筒把房间照亮,除了沙发上躺着的两名裸`体女人正在瑟瑟发抖之外,其他没有任何人。

他朝着房间里走进去,刚刚跨进房门,突然,轰隆一声。

一个巨大的铁笼从天空降落下来,把他笼罩了进去,陷入了铁笼之中。

原本漆黑的房间里,噔噔噔地亮起了灯。

太阳佣兵团不愧是西非最强的佣兵团,他们基地的这个指挥中心,竟然有独立的备用电源。

显然,陈阳是中计了。

不过,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,却是一点也没有惊慌。

嘎吱。

房间内的书柜转了个圈,露出一个暗门,从里面走出来四名手握机枪的佣兵。

佣兵分散开来,抬起枪瞄准了陈阳。

紧接着,暗门内走出来一名身穿西装,嘴里叼着大雪茄的白人。

此人约有四十五岁左右,留着小胡子,气势十分霸道,脸上挂着冷笑,朝着关陈阳的铁笼走了过来。

路过沙发时,他在两名裸`体女人的胸口狠狠地捏了下,把那两个女人疼得眉头都皱了起来。

不过两女吭也不敢吭一声,反而还忍住痛,张开双腿,向男子抛媚`眼。

“哈哈哈,都说黑旗的上帝很可怕,我看也就那么回事,竟然如此轻松就被我关了起来。看来我的履历上,又添了一笔,斩杀了黑旗的前任首领‘上帝’,这可是大事件呀。”

男子站在铁笼外,看着陈阳,一脸戏谑。

就在这时,又有一人从暗门里走了出来。

陈阳定睛一看,此人不就是非洲第一掮客,图里森。

先前陈阳心里还在想,对方怎么会知道自己的行踪,这会终于明白,原来自己是被图里森给卖了。

他看向图里森,冷声道:“图里森,你身为职业掮客,不遵守行业规则,出卖我的消息,就不怕以后的生意做不下去?”

图里森笑嘻嘻地瞥了眼陈阳,理直气壮道:“上帝,我可没出卖你的消息给马菲大人。你不是想和马菲大人交易吗?我只是告诉了他,这次除了你之外,还有剑林、北龙王、影魔和你同行罢了。”

按照掮客的规则,除非促成交易,否则不能暴露主顾的个人信息,图里森这完全是不守规则。

而且他告诉马菲,陈阳四人同行,如此强悍的四人队伍,就算马菲是傻子,也知道如果不答应交易,陈阳做好了抢夺的准备。

所以马菲设下计策,守株待兔。

图里森看着陈阳,接着道:“上帝,这你可不能怪我,我虽然是西班牙人,但我要在非洲混,我可不能招惹马菲大人,他在这里的地位,可比你高多了。至于你这次如果被杀,要怪,只能怪你们自己,竟然想要硬从马菲大人手中拿走七曜花,实在是不知好歹。”

“图里森,你拿了我一百万美金,却反过来坑我,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。”

陈阳冷笑一声,不再理会图里森,转头看向铁笼前的男子,沉声道:“你应该就是马菲吧?”

“你好,很高兴认识你,上帝。”

马菲脸上带着嘲讽的笑意,对陈阳道:“真是不好意思,一不小心就把你抓了起来,让我们的第一次会面,显得有些尴尬。”

陈阳没有在意马菲的讽刺,问道;“马菲,你手里真的有七曜花?”

“当然。”

马菲得意道。

陈阳道:“反正我这次死定了,你把七曜花拿出来给我看看吧。”

马菲是个自大的人,他根本不认为陈阳还有机会能从铁笼里出来,于是他说道:“哼哼,想看,那我就成全你。”

说着,他进了暗门,不一会他手里拿着一个巴掌大的玻璃瓶,走了出来。

那个玻璃瓶里,放着一株鲜花。

鲜花非常完整,根茎叶都还在,有七个花瓣,每个花瓣都是不同的颜色。

虽然隔着玻璃瓶,但陈阳还是感受到这株花拥有灵性。

陈阳看向马飞,问道:“这就是七曜花?”

“怎么,你没见过?”

马菲得意地晃了晃手中的玻璃瓶,一脸傲然道:“这东西是我花了好大功夫才得到,你竟然想要抢走。哼哼,现在可好了,你得不到七曜花,反而还把命搭上。上帝,你说你为了什么呀?”

陈阳淡笑道:“不为什么,为了救人。”

“我当然知道七曜花能救人,可你救不了了。而且这次我杀了你,我的名声将更大,到时候投奔我的人更多,太阳佣兵团就更强了。”

马菲越说越激动,想到自己能把“上帝”杀死,他内心是相当的兴奋。

“陈阳,小北已经回来了,可是情况不对劲,对方的反抗火力很弱,而且大部分人都躲了起来,根本没有想要把我们击退的意思。你看,我们用不用攻进去?”

就在这时,陈阳的对讲机里传来大头的声音。

马菲嘲笑道:“哈哈,现在发现中计,却已经迟了。还想攻进来?影煞只有两千多人,只要进了我的基地,他们有来无回。”

对于自己的太阳佣兵团基地,马菲还是有相当的自信。

不过陈阳却无视马菲,对大头说道:“继续火力压制,十分钟之内,我和叶子会出来。”

“你还想离开,陈阳,你真把自己当上帝了,以为自己来去自如吗?”

听到陈阳的话,马菲气得吹胡子瞪眼。

他抢过旁边佣兵的冲锋枪,瞄准陈阳的双腿,骂道:“法克`鱿,我先打断你双腿,看你怎么出去。”

“等等。”

陈阳突然喊道。

马菲愣了下,冷笑道;“哼,怎么,现在知道害怕了吗?”

陈阳笑道:“不,我只是想问问,你信奉哪个教派?”

马菲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我是法国人,从小就信奉基督教,怎么?这种时候,莫非你还想和我攀教友的关系?”

“不。”

陈阳摇了摇头,淡然道:“我只是想说,既然你信奉基督教,那么你难道不知道,上帝,不可违抗吗?”

马菲面露思索之色,回过神来,怒吼道:“法克`鱿,竟敢耍我,你真把自己当上帝了。”

话音一落,他扣动了扳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