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95.第395章 吾先生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20:04 字数:2401 阅读进度:395/2078

“门打开,把关兮月放出来。”

施斩已经有些迫不及待,他是越看越觉得关兮月漂亮,这个女人虽然回到苍月部才一天,但的确称得上苍月部第一美人。

想到待会这个美人就要被自己玩`弄,施斩心头乐开了花。

“你们两个退后。”

两名亲卫举枪对着陈阳和关正,让他们两人靠到铁牢的墙角。

陈阳给关正使了个眼色,两人退到了后面。

另一名亲卫走到一旁,关了电磁场,原本紧紧关闭的铁门,微微颤动了下,锁定的地方松开来。

“关兮月,你出来。”

施斩拉开门,看着关兮月,毫不掩饰目光中的贪婪,添了添嘴唇,差点口水就要掉了下来。

而就在门打开的刹那,陈阳动了。

他扬手飞出一枚银针,施斩的脖子上出现一个极其细微的血点,动作愣在了那里。

与此同时,陈阳身形一动,两步就冲出了门外。

“啊,他逃出来了!”

三名亲卫惊呼一声,纷纷掉转枪头,可还没来得急开枪,陈阳一记扫腿,三人全都被踢飞出去,撞在墙上没了反应,也不知是生是死。

见陈阳冲出来,施斩脸上露出惊慌之色。

他自知不是敌手,转身就往地牢外逃走。

“想跑!?”

陈阳冷笑一声,冲上去一脚踢在施斩的背后,施斩往前飞扑出去,口中鲜血喷出,趴在地上没有了动静。

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,等关兮月和关正反应过来,陈阳已经把敌人都解决了。

“你们在这里等我,我先把外面的人解决。”

陈阳对出了铁牢的关兮月父女说道,然后转身朝着地牢外面走去。

关兮月紧张道:“你小心。”

“放心好了,‘上帝’会庇佑我的。”

陈阳回头嘿嘿一笑,身影消失在地牢走廊的尽头。

关正把关兮月扶到旁边亲卫的椅子上坐下,然后查看了下没有动静的施斩和三名亲卫,赫然发现,这四人竟然都已经被陈阳一击杀死。

他心头大为震惊,久久不能平静。

一个普通的大学生,出手能这么果断狠辣?而且杀人之后,一点情绪波动都没有?

关正看向关兮月,皱眉问道;“兮月,陈阳到底是谁?”

“我的房东呀!”

关兮月一脸茫然,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突然问这个问题。

房东?

好吧,这应该是他的身份之一。

关正苦笑了下,不再多问。

……

陈阳从地牢出来,外面已经是夜深,天空中繁星点点,周围一片寂静,耳边能听到山里不时传来的野兽咆哮声。

地牢门口有两名守卫的雇佣军,陈阳不声不响的解决掉,然后把他们靠在墙上,伪装成醒着的样子。

也许是对地牢太自信,吊脚楼里的守卫力量并不强。

不过为了避免有人把施永航要称霸苗部的话传出去,他今晚要控制住整个苍月部的关隘,所以他的人手并不足。

陈阳潜伏在吊脚楼里观察了下,整座吊脚楼剩下不到三十人,大多数都是雇佣军。

他没有惊动这些雇佣军,在确定了施永航的所在后,他从吊脚楼外,靠近了过去。

施永航在三楼,窗户开着,灯光从里面投射出来。

陈阳悬挂在窗户外,犹如与黑夜融为了一体,一动不动,透过窗户缝隙,朝着房间里看去。

房里有两人,一人是施永航,另外一人陈阳没见过。

不过在看到那人的瞬间,陈阳脑子里顿时想到那个白天在屋顶狙击关正的人。

虽然陈阳没见过那人的面相,但身形却和屋里这人一模一样。

此人长得十分消瘦,脸颊和眼窝都是深深地凹陷下去,犹如纵`欲过度,身体被掏空了一般。

但他眼神中的阴寒,以及整个人透出的气势,却是让人不敢小觑。

“高手!”

陈阳第一时间断定,对方是个高手,而且不是一般的高手。

房间里传来声音,施永航和男子交谈起来。

“吾先生,这次多亏你带了雇佣军,不然的话,只怕今天不是那么容易能把苍月部的这些蠢货镇压住。”

原来,那个阴寒男子,叫做吾先生。

听了施永航的话,吾先生道:“他们是你的族人,以后你还要靠他们成为苗王,你却是不能对他们太过强硬了。”

说着,吾先生话锋一转,道:“对了,你儿子去了地牢,他去干什么?”

施永航脸上露出嫉恨之色,冷笑道:“关正当年抢走我女人,现在我就让我儿子,抢走他女儿。”

“玩`女人可以,千万别把事情搞砸了。”

吾先生叮嘱了句,接着道:“现在你话已放出去,你必须尽快整顿苍月部,起兵推翻苗王。不然等苗王反应过来,他集结各部之后,你想杀他,就不是那么容易了。”

“有吾先生你帮忙,推翻苗王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。”

施永航笑了笑,他已经被地位和权利蒙蔽了双眼,根本没想过推翻苗王后,如何抵御苗部各部的联合讨伐。

而且他勾结外人,即使成为了苗王,也不可能得到各部的认同,到时候,只会弄得苗部大乱。

而他如果再失去了吾先生的雇佣军协助,那么他将一败涂地。

这些问题,施永航这会都没考虑到。

他现在只想尽快杀到苗殿,杀死苗王,登上苗王之位。

听到两人的对话,陈阳目光落在吾先生身上。

他不相信这个什么吾先生,真的会帮助施永航登上苗王之位。

吾先生,肯定有什么阴谋诡计。

他到底是什么目的?仅仅只是为了弄得苗部大乱?

陈阳暗暗摇头,一时也毫无头绪。

这时,施永航问道:“吾先生,我手上的毒,现在怎么办?”

吾先生看向施永航已经洗干净的手,沉吟道:“化骨散,叫做这个名字的毒药,至少几十种,可这种化骨散无色无味,甚至连感觉都没有的,我却是闻所未闻。而且我刚才查看过,你身体一切正常,并无毒素。”

施永航皱了下眉头,右拳砸在卓上,不甘心道:“这么说,我只能逼那个叫陈阳的混蛋给解药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