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67.第267章 比拼女婿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9:20 字数:2422 阅读进度:267/2078

“这个渣男,做了坏事,却说自己是好人,这脸皮简直比城墙还厚。”

陈阳听到屋里男子吹嘘的话,嘴角露出一抹冷笑。

柳雉翎也是满脸愠色,皱了下眉头,拉了把陈阳,低声道:“算了,他毕竟是我们家的客人,公道自在人心,我们懒得和他理论。而且他待会见到我们,肯定心虚。”

“哎哟,雉翎回来了呀。”

就在这时,一名穿着华丽的中年妇女,从屋里走了出来。

柳雉翎笑了笑,招呼道:“表姨。”

表姨过来挽着柳雉翎的手臂,看了眼陈阳,道:“雉翎,想必这位就是你妈妈给我说的好女婿,陈阳是吧?”

陈阳笑着招呼道:“表姨好。”

“真乖,听说还是个学生,看起来可真是阳光帅气。”

表姨赞了一句,可这话听着却十分别扭。

“走,我给你介绍下你表姐夫,朱佳爽。”

她拉着柳雉翎进屋,陈阳跟在后面,两人走进客厅,就看到一名穿着时尚的女孩,用手帕包着颗鸡蛋,在给坐在沙发上的一名男子脸上消肿。

女孩皱着眉头,嘟哝道:“佳爽,你以后别见义勇为了,瞧你脸上这伤,不知道多长时间才能好。”

“我这人心肠好,哪里看得下去别人欺负老人。”

朱佳爽一副义正言辞的样子,还真把自己当成了见义勇为的热血青年。

可是,他看向走进门口的人时,突然就愣住了。

尼玛,要不要这么巧,竟然在这里遇见,如果被捅破刚才的事情,这脸就丢大了。

他连忙保持镇定,假装什么都没发生,心里希望陈阳和柳雉翎不要揭穿。

“那女孩是我表姐,肖芸,在一家跨国企业当高管,经常接触外国名人,为人有些高傲。”

柳雉翎瞥了眼朱佳爽,只当是没看见,然后给陈阳介绍了下她的表姐。

陈阳笑了笑,低声道:“外国名人?呵呵,有你这个华夏舞蹈家有名吗?”

“当然没有,我在国外也很有名的。”

柳雉翎笑了笑,接着道:“不过我这表姐喜欢和我比较,总是想要胜我一筹,看样子今天她带的这个男朋友,只怕不简单。”

“有多不简单?是因为他够不要脸吗?”陈阳笑道。

这时表姨走到了客厅中间,脸上露出自豪的表情,给陈阳和柳雉翎介绍道:“这是你表姐的男朋友,朱佳爽,二十岁就自己创业,现在三十一岁,拥有一家广告公司,一家电影公司,还有一家特效制作公司。”

哪里有家人见面这样介绍的,表姨这话摆明了是炫耀。

她看了眼陈阳,接着道:“这位是雉翎的男朋友,陈阳,现在是大学生,好像成绩挺不错的,听说还考了全科满分。不过现在这个社会,成绩也证明不了什么,高材生还得给老板打工。小陈呀,你多和佳爽聊聊,学习一些经验,对你以后有用。”

这话说得,直接给陈阳降了个档次。

表姨想显摆就算了,可是显摆得这么明显,实在令人恶心。

而且这朱佳爽如果真是能人,陈阳佩服。

但事实上,这就是个渣男,而且渣到几点,陈阳又岂会放在眼里。

不过陈阳看向朱佳爽,脸上却是带着浓浓地笑意,迎上去道:“幸会幸会,佳爽哥身上有很多值得我学习的地方,尤其是那种处变不惊的演戏功底,不一般,非常不一般。”

朱佳爽嘴角一抽,却是不敢当面和陈阳作对。

一方面,他怕陈阳把刚才的事情说出来。

另一方面,他刚才开车离开的时候,骂了陈阳一句,他怕陈阳一生气,又把自己给打了。

所以此刻他心里十分憎恶陈阳,但还是笑着道:“陈阳兄弟说笑了,以后在上京,只要有我帮得上忙的,尽管开口。”

朱佳爽只是客套一句,但表姨和表姐肖芸却不这样认为。

“对,佳爽在上京的关系网很广,几乎没有他摆不平的事情。”

肖芸接过话头,挑衅地看了眼柳雉翎,一脸得意的表情,仿佛在说,看吧,我男朋友比你男朋友牛逼。

柳雉翎瘪了瘪嘴,没有理会,目光转向了一边。

就在这时,柳母从厨房里走了出来,她刚才知道陈阳来了,本来想出来招呼一声,可是正在炒菜,放不开手。

这会那道菜炒好了,她连忙出来看看自己的好女婿。

可她没想到表姐和表侄女竟然是一阵炫耀,甚至有些看不起自己好女婿的样子,她顿时就不乐意了。

本来她想夸赞一下陈阳,可发现自己并不了解陈阳的情况。

想来想去,她想到了上次在东安的时候,陈阳送给自己和老公的两颗琅琊珠。

“妈妈。”

见柳母出来,柳雉翎扑了上去,搂住了母亲的胳膊。

这时候,厨房里传来声音:“雉翎,就知道叫你妈,也不给我打声招呼。”

“爸,你还吃醋了呀?”柳雉翎笑道。

陈阳朝着厨房走过去,道:“叔叔,我来帮你。”

“陈阳,别管他,他马上就弄好了,你先帮我看看这东西。”

柳母拦住了陈阳,然后摊开了手掌,两颗晶莹剔透的黑色珠子,骨碌碌地在她掌心转悠了下,然后停下来。

她开口道:“你瞧瞧,这两颗琅琊珠,我把玩得怎么样,是不是比以前更光泽了?”

一边说着,柳母有意把手掌往表姨和肖芸那边伸了伸,故意想让她们看见。

见此,柳雉翎是一阵好笑,自己的妈妈呀,是生怕别人不知道她女婿好。

不过她也不阻止,反正妈妈高兴就行。

陈阳盯着琅琊珠看了看,笑道:“阿姨,玩得可以呀,这两颗琅琊珠比我送给你的时候,更有灵性了。”

“是吗?”柳母笑了笑,接着道:“都是上次东安见到的那位涂良伟老先生教我和你叔叔的,不然的话,我们哪里知道怎么把玩琅琊珠。”

见柳母有意展示,表姨皱了下眉头,皮笑肉不笑道:“什么琅琊珠,我看样子,和路边摊的破珠子,差不多呀。”

终于来了。

柳母心头暗喜,笑道:“破珠子?呵呵,表姐,不是我吓你,这两颗珠子,一颗就得几亿。”

“什么,几亿?哈哈哈哈,是陈阳告诉你的吗?我看表妹你是老糊涂了,这种话也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