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16.第216章 不允许祭拜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9:03 字数:2383 阅读进度:216/2078

“黛寒,谁……谁给你说爷爷病危了?”

听到父亲的这句话,乔黛寒秀眉微蹙,道:“爸爸,不是你说的吗?”

“我只是问你们给爷爷吃了什么药,没说爷爷病危,现在你爷爷他的各项指标都逐渐恢复正常,医生说他应该不会有问题了。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,问了你爷爷,他说刚才你们喂他吃了一颗药。”

什么,指标恢复了正常!?

乔黛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,一脸惊讶地看向陈阳,无法相信陈阳随便拿出一颗药丸,居然这么一会功夫,就能让病危的爷爷脱离了危险。

“黛寒,怎么不说话了?”

音响里传来乔宇的声音,乔黛寒回过神来,回答道:“爸爸,药是陈阳给爷爷吃的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,让陈阳和你说吧。”

陈阳道:“乔叔叔,那颗药丸的来历就说来话长了,是一位路边算命的道士卖给我的,说是包治百病,我想反正只要两元钱,就买了下来。”

随便一个路边道士,就能买到这么神奇的药丸,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?

“陈阳,那个道士你还能找到吗?”乔宇的声音有些颤抖,显然有些激动。

陈阳信口胡诌道:“找不到道士了,那次之后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他,应该是去游历了。”

“真是可惜了。”乔宇惋惜一句,接着道:“陈阳,那么药丸你还有没有,乔叔叔不是打你主意,如果还有的话,我高价收两粒。”

“只有那一粒,没有了。”

如果药丸真的很容易得到,不用乔宇说,陈阳也会送给他们,但事实上这药丸真的只有一粒。

而且陈阳知道,就连师傅那里,似乎也没有几粒存货了。

得知没有药丸,乔宇感谢了陈阳几句,挂断了电话。

乔黛寒此刻心头震惊无比,久久不能平息下来,她看着陈阳道:“你怎么那么好运,随随便便就能得到这么神奇的药丸。”

陈阳笑道:“或许我就是传说中的集大气运者吧。”

“切,看把你嘚瑟得。”乔黛寒噗嗤一笑,这会儿心情是非常的好,原本因为爷爷病危的阴霾是一扫而空。

沉默了下,她瞥了眼陈阳道:“谢谢你救了我爷爷。”

陈阳道:“谢我干嘛,乔爷爷可是送了我一个美女老婆,我得谢谢他。”

乔黛寒吐了吐舌头:“现在我爷爷不会死,有他护着你,我自然就不用和你结婚,等你祭拜了陈爷爷,到时候我们再商量解除婚约的事情。”

陈阳一脸委屈道:“小寒寒,你这就不对了,我本来要解除婚约,是你非得要我娶你,怎么这会你又要变卦了。”

乔黛寒也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,缩了缩脖子,开口道:“鉴于你救了我爷爷一命,我可以答应你一件事。至于婚约的事情,嗯……过一段时间再说吧。”

陈阳坏笑道:“答应我一件事,什么事都可以吗?”

“当然不是什么事都可以,不能违背道义,不能伤天害理,不能违背我的意志,不能……”

“停,这么多限制,你这个许诺一点价值都没有,我看还是算了吧。”

“不行,我可不想欠你的人情。”

“你小的时候跟着我,欠我的人情还少了吗?如果不是我每次背黑锅,你少不了一顿打。”

“才不是你背黑锅,都是你犯的错,我只是在一旁鼓掌而已。”

“那次打烂你爷爷的唐朝镇纸,总该是你犯的错吧。”

……

两人斗着嘴,不知不觉就已经到达了埋葬陈老的陵园。

陵园建在山上,陈老埋在最高的位置。

把车停好,买了两束菊花,陈阳和乔黛寒朝着山上走去,眼看就要到达陈老的坟墓,前方黑压压的一群人,将陈老的坟墓整个围了起来。

“陈家的人!”

乔黛寒皱了下眉头,看向陈阳道:“今天来得好像不是时候,我们先走,明天再来祭拜吧。”

陈阳笑了笑:“为什么要明天来,我祭拜自己的爷爷,难道还要看别人的脸色。”

说着,他继续往前走。

乔黛寒一把拉住了他的手臂,摇了摇头,沉声道:“陈阳,不要莽撞,陈家一定会为难你的。”

陈阳不屑一笑,冷声道:“为难我?呵呵,那也得看看他们有没有这个本事。”

见陈阳根本不听劝,乔黛寒也无能为力,只得跟着陈阳一起往前走,低声在陈阳耳边说道:“你小心他们,如果动手,你就躲在我的背后,陈家的这些手下,不好对付。”

躲在女人的背后,这可不是我陈阳的风格。

陈阳心头淡笑,根本没把陈家的人放在眼里。

陈老的忌日并不是今天,但今天来的人也不少,几乎都是陈家的年轻人,一个个身着黑色西装,庄严肃穆,显得很有派头。

这群年轻人站在墓碑前跪拜,两旁则是站着一群黑衣保镖,戴着墨镜,非常专业。

祭拜的场面看起来很大,不过,陈阳却是发现,陈家年轻人的眼神中,并没有丝毫祭奠缅怀,他们的祭拜只是一种形式,做给外人看的罢了。

“对不起,这里正在祭拜,请你绕行。”

陈阳走到坟墓前的台阶,被一名黑衣男子挡住了路,用极其严厉的语气警告道。

“我也是来祭拜的。”

陈阳不想在爷爷的坟墓前和陈家人起冲突,他并没有硬闯,而是好生和黑衣保镖说了一句,这才继续往前走。

不料,又有几名保镖围了过来,冷声道:“小子你想捣乱吗,闪开,这里不是你该来的地方。”

这边的动静,吸引了坟墓前那群陈家年轻人的目光。

一名面容消瘦,眼神阴鹜的男子看了过来,他的目光锁定在陈阳的身上,先是有些惊讶,随即便是鄙视和不屑。

陈阳也看向了这名男子,此人虽然多年没见,但他知道,对方正是现在陈家家主陈良的儿子,陈铮。

说起来,陈良是陈阳的二叔,陈铮是他的堂哥。

可惜,他们并没有叔侄兄弟之情。

“我说是谁这么嚣张,原来是陈阳。不过你已经没资格祭拜爷爷了,因为你被逐出了陈家。”

一道嘲讽的声音传来,正是在东安被陈阳打脸的陈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