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6.第206章 有人把钱付了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9:00 字数:2361 阅读进度:206/2078

汪浩看着飞奔而来的网球,他头皮一阵发麻,连忙想要躲避,可刚刚有这个念头,网球已经打在了他的膝盖上。

砰的一声,他身子一歪,摔了个狗吃屎。

剧痛从膝盖上传来,汪浩的腿虽然没有断,但也差不多了。

他挣扎着站起来,右腿使不上劲,一瘸一拐的样子,十分狼狈。

而且除了膝盖的剧痛之外,此刻他身上各处也传来疼痛感,简直是遍体鳞伤,都是被陈阳给打的。

尼玛,这不是打网球,完全是在打人呀!

汪浩看着陈阳,一脸憋屈的表情,忍不住大骂道:“你个混蛋,你到底是打人还是打球?”

一听汪浩骂人,坐在球场旁边的柳雉翎和柳父柳母面色都是一变,心说你打球就打球,输了怎么能骂人呢?

再说了,不是你让陈阳和你打的吗,现在输了,难道还怪别人陈阳不成?

柳雉翎腾地站起来,指着汪浩道:“你怎么骂人?输不起就别玩!”

汪浩看着柳眉倒竖的柳雉翎,心底是一阵郁闷,我被打成这样,你不关心两句,我怎么还成坏人了。

“臭娘们,现在让你横,有你在床上求我的时候。”

汪浩暗骂了一句,心里越发渴望征服柳雉翎。

这时候,陈阳朝着一瘸一拐的汪浩迎上去,脸上一副无辜的样子,挠了挠头,真诚道:“汪兄,我又不知道该怎么打网球,只能往你身上打,实在抱歉。”

看着陈阳真挚的眼神,柳父柳母当即就信以为真,觉得这孩子是真性情。

就连汪浩在这一瞬间,也以为陈阳是真心向他道歉。

不过当陈阳走到汪浩旁边,背对着柳家三人时,他脸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笑意,低声对汪浩道:“小子,我是故意打你的,你能拿我怎么样?”

说完,陈阳转身把球拍搭在肩膀上,吹着口哨就走了。

汪浩愣了下,眼中满是愤恨之色,吼道:“你竟然故意打我,你真是……”

话没说完,汪浩看到柳父柳母责怪的眼神,他连忙闭上了嘴巴,心知再争执下去,自己的印象分只会降低,对自己非常不利。

“看来这叫陈阳的小子,不好对付呀。哼哼,不过你再狡猾,也没我有钱。”

汪浩心里冷声道。

陈阳和汪浩的一场比赛,以汪浩遍体鳞伤,惨败结束。

之后大家也都没了玩下去的心情,换了衣服之后,到前台去结账。

见汪浩这个网球馆的老板也需要结账,柳母不禁皱了下眉头,觉得很没面子,问道:“汪浩,你不是网球馆的老板吗?为何你还要付钱,直接打声招呼不就行了。”

汪浩解释道:“阿姨,这个网球馆的收入,我和皇庭酒店三七分,所以无论是酒店方,还是我,在这里消费的话,都要结账才行。”

“七成分给酒店,这未免也太黑了。”柳母嘟哝道。

汪浩道:“这也没办法,场地是酒店的,很多网球馆都想进来,酒店并不缺合作方,所以在酒店里经营这家网球馆,酒店要拿大头。”

柳母羡慕道:“装修、管理、人员都是你负责,酒店光赚钱,酒店也太划得来了。”

汪浩心存卖弄的意思,接着道:“阿姨,你别小看这网球馆,一年至少能产生五百万的纯利润,给酒店分七成,我还能拿到一百多万,这不少了。而且能在东安皇庭酒店开这家连锁网球馆,我也是花了不少的力气,不然的话,在那么多网球馆中,皇庭酒店也不会选择和我合作。”

柳父对做生意的事情比较感兴趣,问道:“噢,说来听听,你怎么把网球馆合作权拿到手的?”

汪浩鄙夷地看了眼站在旁边一言不发的陈阳,脸上露出几分傲然之色,道:“皇庭酒店的老板叫做聂强,是东安相当有实力的一位老板,除了这家酒店之外,他还有很多其他的房地产项目,资产至少五十亿。而我之所以能拿到网球馆的合作权,就是通过聂强手下的司机。”

柳父点了点头:“司机往往是老板最亲近的人,有这位聂老板的司机出面,你拿下网球馆的合作权自然没有太大的问题。你一个上京人,在东安能接触到这位聂老板的司机,也算是不容易。”

汪浩得意道:“的确不容易,我花了很大的功夫才得到司机的信任,而且不瞒叔叔你,我答应每年的利润分给他一半,他这才跑前跑后,帮我把这件事搞定。”

听到这话,柳父点了点头,赞赏道:“利益共享,方能长久。看来汪浩你年纪虽轻,但对人情世故却是看得很透彻呀。”

“叔叔过奖了,我也是摔了很多跟头,才有今天的成就。”汪浩很装逼的说道。

柳母听到这些话,眼中满是赞赏,看了眼东张西望,没仔细听几人聊天的陈阳,皱眉道:“小陈呀,你一个在校学生,应该多向汪浩学习,以后进入社会,不说像汪浩这样拥有上亿资产的公司,怎么的也不能太差才行。”

“妈妈,陈阳知道怎么做,用不着你说。”柳雉翎瘪了瘪嘴,一脸不高兴的表情。

陈阳则是无所谓的笑了笑,对柳母点头道:“伯母,我知道了,我会努力的。”

看着陈阳乖巧的样子,柳母顿时觉得自己是不是有些多话了,她连忙转移枪口,对柳雉翎道:“你看看人家陈阳,比你懂事多了,我还不是为陈阳好,就你多嘴。”

汪浩见话题又扯到了陈阳的身上,脸上闪过一丝不悦之色,朝着网球馆前台走去,对收银员道:“结账。”

收银员脸上露出友善的微笑,道:“汪总,你们的消费总额是十一万三千八百元。”

听到十一万三千八百元,柳父柳母都是有些咋舌,只是玩了会网球,居然就花了十几万,这也太贵了。

当然,之所以这么贵,和陈阳手中那个九万多的球拍也有关系。

十一万三千八百元,对汪浩来说不是巨款,但他心里也有些肉痛,因为大部分的钱,他都是交给酒店了。

可就在汪浩掏钱的时候,收银员又补充了句:“汪总,你们的账单,刚才已经有人支付了。”

什么,支付了?

听到这话,众人都是愣了下,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不知道这钱是谁付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