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.第201章 见面礼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59 字数:2303 阅读进度:201/2078

“妈妈,这是我男朋友,陈阳。”柳雉翎对柳母介绍道。

这就是柳雉翎的男朋友!

汪浩不禁皱起了眉头,看向陈阳的目光中充满了羡慕和嫉妒,心说你小子有柳雉翎这样的女朋友,肯定是爽翻了。

其实,柳母早就向汪浩透露过柳雉翎会带男朋友来,他已经有了心理准备。此刻他心里盘算着,怎么才能借助柳母的力量,把陈阳这个对手除掉,抱得美人归。

听了女儿的介绍,柳母微微向陈阳点了点头,上下打量着陈阳。

因为陈阳是临时被柳雉翎拉过来的,出来得急,所以穿着很普通,白色的T恤,深蓝色的牛仔裤,而且看起来都是便宜货。

见此,柳母不禁皱起了眉头。

她倒不是鄙视陈阳的穿着,而是觉得我女儿既然带你来见我们,你怎么也应该穿得正式一点,这是对长辈最基本的尊重。

汪浩一看柳母的眼神,就明白过来,对陈阳道:“陈阳,你既然是雉翎的男朋友,今天第一次见伯父伯母,未免也穿得太随意了点。”

柳雉翎瞥了眼陈阳,心头一沉,心说自己怎么把这事给忘了。

陈阳笑道:“刚才出来得急,雉翎没说是来见伯父伯母,只说是给我一个惊喜,所以我没换衣服,伯父伯母,实在不好意思。”

闻言,柳父摆了摆手,笑眯眯道:“没关系,咱们都是自己人,没那么多讲究。”

一听这话,柳母不乐意了,在桌子底下踢了柳父一脚,道:“什么自己人,这还没结婚呢,你这话说得也太不讲究了。”

汪浩为了把柳父也拉拢,他笑了笑道:“陈阳和雉翎是朋友,朋友也是自己人。”

他这话说得,陈阳一瞬间就从男朋友,变成了朋友,降级了。

说完,他看向陈阳,继续挤兑道:“既然雉翎没有告诉你见伯父伯母,想必见面礼,你也应该没有带吧。”

柳雉翎皱了下眉头,对汪浩的印象是越来越坏,正想给陈阳帮腔,陈阳却先开口道:“伯父伯母的见面礼,我早就准备好了,一直带在身上。不过今天出来得急,我没有包装,希望伯父伯母别介意。”

说着,陈阳假装把手伸进裤兜里摸了下,悄悄把自己手腕上戴的两颗珠子取了下来,装作是从裤兜里摸出来的,给柳父和柳母一人递了一颗。

众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珠子上,这珠子小拇指大小,虽然色泽圆润,但却不是特别出彩,和景区路边摊卖的手串,并没有太大区别。

柳雉翎原本以为陈阳能拿出什么好东西来,没想到是这个,这简直比不送还糟糕。

“你的见面礼,就是这个?”汪浩强忍住笑意,揶揄道:“这种珠子,十元钱在景区能买一串,你竟然给伯父伯母一人送一颗,这份礼物,简直是太贵重了。”

“礼轻情意重。”

柳父帮陈阳解围道,他也没仔细看手中的珠子,顺手就放进了包里。

柳母也把珠子收了起来,面色显得十分难看,她觉得陈阳这种行为,不是送见面礼,而是在侮辱她,简直是没有把长辈放在眼里,这种人品,怎么能让他当自己宝贝女儿的男朋友。

不行,一定要坚决反对,让他知难而退。

柳母为了女儿的幸福,决定做一次彻底的坏人。

她抬起手晃了晃,看着手腕上戴着的精致手表,对柳雉翎道:“我看志浩倒是很懂事,给我和你爸一人买了一块表。对了,志浩,这表叫什么牌子来着?”

汪浩道:“百达翡丽。”

柳母点头道:“对,就是百达翡丽,我看了下,这表得十多万一块,志浩这份心意可真是够重的。”

汪浩得到表扬,知道这是柳母在帮自己,他顿时跟打了鸡血一样,一副孝子的模样,道:“手表的价值不重要,重要的是伯父伯母喜欢,开心。”

说完,他挑衅地看了眼陈阳,脸上满是得意的表情。

柳母故意敲打陈阳,她趁机偷偷观察着陈阳,想看看陈阳的反应,却发现陈阳脸上一直带着温和的微笑,没有丝毫情绪波动。

她心里一跳,暗想这个年轻人虽然礼物不起眼,但这份定力却不简单。

或者说,他根本不知道什么是丢脸?

柳母皱了下眉头,觉得更有可能是后面这个原因。

她沉默了下,看向陈阳问道:“小陈,你是干什么工作的?”

陈阳道:“现在还在学校里上学。”

还是个学生?!

一听这话,柳母和柳父都是大吃一惊,他们惊疑地看了眼柳雉翎,心说女儿怎么会找了个学生男朋友,这未免也太不靠谱了。

柳母见陈阳还是学生,不忍心将陈阳打击得太惨,语重心长道:“小陈,要知道谈恋爱、结婚、成家,都需要很大的费用,我们家雉翎作为华夏知名舞蹈家,以后的生活肯定不能差,这方面,你有能力承担吗?我看你作为学生,还是应该以学业为重,现在还不是谈恋爱的时候。”

一听这话,柳雉翎忙辩解道:“妈,你瞎说什么,陈阳他可不是普通的学生,他……他现在已经在工作了。”

“噢,已经工作了,什么职业?”

柳母面露好奇之色,对陈阳高看了几眼,在她看来,学生期间就工作的人,基本上都是能人,而且世界上最富有的那些家伙,也都是从学生期间就开始创业工作了。

柳雉翎不过是随口一提,却没想到母亲会问,这会她皱起了眉头,心说陈阳可别说漏嘴呀,随便撒个谎就行了。

陈阳想了想,自己的确还有份工作,于是对柳母说道:“我除了上学之外,给一家公司的老总当保镖。”

保镖!

听到陈阳的这份工作,在场之人都是嘴角一抽,纷纷打量起陈阳来,心说你这瘦弱的样子,哪里像是能干保镖的人,这牛也吹得太离谱了吧。

柳母以为陈阳说谎,她是气不打一处来,故意又问道:“既然是给老总当保镖,工资应该不低吧,一个月几千?”

“我最近刚刚重新签了合同,拿的是年薪,一年一千万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