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9.第169章 暖床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48 字数:2359 阅读进度:169/2078

几名原本以为自己有机会更上一层楼的官员,垂头丧气地离开,一个个心里都充满了疑惑,罗永星的靠山叶市长,怎么就突然改变风向帮孟海了呢?

大家都看向唯一和叶市长通过电话的郝建东,目光充满了疑惑。

“我哪知道怎么回事,不过听叶市长的口气,他好像也是被别人压了一头,不得不站在孟县长这边。”

郝建东一脸无奈,此刻他心如死灰,刚才他跳得最欢,肯定死得最惨。

众人听到他这话,都是心头一跳,皆是认为孟海背后有人,而且地位比叶市长还高,能够稳稳压叶市长一头。

“孟县长不声不响,原来他背后有大靠山,只是没有张扬而已。看来以后可不能得罪他,要好好配合他进行雍澄县的脱贫改造才行。”

别人都在猜测着孟海的背景,此刻孟海则是在猜测着陈阳的身份,这个青年的能耐实在太大,一个电话打给叶苍山,叶允伦立即就做出了安排,不仅搞定了罗永星,还拨款进行脱贫改造,这一切来得太快,太突然了。

孟海知道,经过今天的事情,雍澄县以后肯定没人敢招惹他,他的改造计划将得到全面的贯彻实施。

对此,他感到非常欣慰,似乎看到了雍澄县脱贫致富的美好前景。

“谢谢你,陈阳。”

孟海看向陈阳,脸上满是感激之色。

对于孟海这个想干实事的县长,陈阳还是非常敬佩的,他并不想让孟海觉得欠了自己的人情,笑了笑道:“孟县长客气了,我只是解决自己的麻烦而已。”

简单聊了几句,陈阳也不打算在雍澄县多逗留,于是向孟海告辞。

经过今天的变故,孟海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他也就没有挽留陈阳,立即安排车,让人把陈阳送回了东安。

陈阳没有回四合院,而是让司机开车去了健悟武馆,把有关任飞的事情告诉任小健之后,任小健知道任飞回了黑旗总部,他这才安心下来,连忙把这件事汇报给了家族内部。

至于在背后挑拨龙庭和黑旗的人,就不是任家有能力插手的了。

任飞的事情告一段落,陈阳回到了四合院。

刚刚走到门口,他就听到屋内传来银铃般的笑声,几个女孩显然是聊得很开心。

听到这些声音,陈阳心情愉悦,迈步走进了四合院。

几个女孩聚在客厅里,听到脚步声,目光都朝着陈阳看了过来。

“陈阳,你怎么在这里?”

顿时,一声惊呼响起,一名身穿绿色长裙、体型完美的女人,腾地站了起来,满脸惊骇地看向陈阳。

这个女人,正是柳雉翎。

柳雉翎在网络上寻找了房源,觉得这个四合院最合适,有警察有护士,加上她打电话后,和苏子宁也聊得来,于是就在这里租了一间房。

到了四合院,她发现这里竟然住着三个不逊色于她的美女,令她很是惊讶。

穿旗袍的优雅苏子宁,穿警服的凶悍叶以晴,穿护士服的温柔关兮月。

这俨然就是一群制服诱`惑,如果哪个男人能住在这四合院里,那简直是太幸福了,就算不能碰,每天看到这些美女就开心。

原本柳雉翎以为这个四合院只有女人,但聊了之后,苏子宁告诉她房东另有其人,是个男人。

一听这话,柳雉翎不禁有些担忧,毕竟有男人住在四合院的话,的确有些不方便。

不过三个女人都是对房东极力夸奖,苏子宁说他懂事勤快,叶以晴说他英勇伟岸,关兮月说他温柔善良,听到这些话,加上房东还只是个学生,不是怪蜀黍,柳雉翎这才和苏子宁签下了合同,入住了四合院。

三位美女对房东赞誉有加,这也让柳雉翎对房东产生了好奇,她很想知道,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,能得到三位美女的众口称赞。

不过她还是很矜持,并没有多问,只是打听了房东的名字。

当得知房东叫陈阳,柳雉翎不禁乐了,没想到房东竟然和那小子重名。

不过此时当她看到陈阳出现在面前时,她先是有些惊讶,但很快反应过来,原来房东,真的就是陈阳。

陈阳看向一脸震惊的柳雉翎,笑道:“怎么,柳老师,不待见我呀?”

柳雉翎留在东安的原因,就是因为陈阳,她又怎会不待见陈阳,她此刻心里简直是欢呼雀跃,没想到只是租个房而已,竟然租到了陈阳的房子,这简直太幸运了。

如此一来,她就可以对陈阳更加了解,探索将军之魂的秘密。

当然,柳雉翎并不会暴露自己的真实目的,她瞥了眼陈阳,沉声道:“我听子宁姐说,这里的房东叫陈阳,却没想到竟然是你。”

“你们认识?”

见陈阳和柳雉翎聊了起来,苏子宁、叶以晴和关兮月三人,都是一脸疑惑。

“我指导陈阳学过跳舞,算是他的老师。”柳雉翎给苏子宁三人解释后,转头看向陈阳,笑道:“陈阳,现在老师住在这里,你是不是该对我好点?”

陈阳点了点头,捏着下巴,脸上露出沉思之色。

见此,柳雉翎有些期待,暗想陈阳真的打算报答自己不成?

“我知道怎么做了。”陈阳突然开口,看向柳雉翎,一本正经道:“柳老师,我决定今晚给你暖床。”

一听这话,苏子宁三人都是噗嗤笑出了声。

柳雉翎却是嘴角一抽,没好气道:“你这小子,竟然敢耍我,看我告诉雪薇,让她来收拾你。”

让杨老师出马,谁收拾谁还说不定呢。

陈阳坐下来,脸上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笑道:“怎么收拾,如果是和我嘿嘿嘿,我一点也不介意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柳雉翎说不过陈阳,气得银牙紧咬,狠狠地剜了眼陈阳,心说这个没正经的家伙,怎么会在跳舞的时候,表现出将军之魂?

见陈阳开起了内涵玩笑,苏子宁拍了下他的手,给了个眼神,道:“陈阳,你别和雉翎胡说八道。”

经过几天的相处,苏子宁和柳雉翎已经很熟了,所以是直呼其名。

“陈阳,嘿嘿嘿是什么意思?”

这时,关兮月双手撑着下巴,看向在座几人,脸上露出好奇天真的表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