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5.第165章 人渣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46 字数:2288 阅读进度:165/2078

陈阳坐着免费车到了县城,在一家茶楼的包厢里,他见到了罗永星。

几天不见,罗永星额角被他割出的伤口已经恢复得差不多,只有浅浅的痕迹,不过头顶少了的头发,短时间内却是长不出来,所以罗永星戴了一顶假发,以此来进行掩饰。

虽然他把假发收拾得很整齐,不容易看出来是假发,但知道真相的陈阳,是越看越觉得滑稽。

“这么轻松就把他带来了,看来这小子没反抗呀。”

罗永星坐在宽大的沙发上,手里端着一杯小小的功夫茶,抬头看了眼出现在门口的陈阳,眼神中满是不屑。

整个包厢很大,除了罗永星之外,还站着八个人,每个人都十分壮硕,一看就不是善茬。

“罗县长,心情这么好,请我喝茶呀。”

陈阳笑了笑,径直坐到了旁边的沙发,自顾自的拿起茶壶,给自己倒了一杯茶,完全没有被罗永星安排的场面所震慑。

站在陈阳后面的一人见此,面露愠色,上前道:“小子,谁让你坐下的,给老子站起来。”

“别急,退开。”

罗永星制止了即将动手的那人,一脸冷笑,狠狠地瞥了眼陈阳,摇了摇头,一副语重心长的表情,道:“小伙子,你挺淡定的呀,看来你还是太年轻,没吃过亏。”

陈阳吹了下杯子里的茶,一口喝下去,抬眼看向罗永星,笑道:“我杀过的人,比你吃过的亏还多,你信不信?”

一听这话,包厢里愣了下,随即都是大笑起来。

“哈哈哈,这小子真他`娘傻`逼,这种话也敢说,傻子才会信。”

“老子杀过的人,比你见过的还多,你信不?”

“待会我们就让你知道,什么叫吃亏,至于杀人,呵呵,你别说杀,你见过杀人吗?”

听到陈阳的话,站在包厢里的壮汉都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罗永星笑得很大声,头上的假发一颤一颤的,他觉得陈阳的话,简直是天下最滑稽的笑话。

笑了一会,罗永星冷冷地看着陈阳,沉声道:“小子,说实话,其实我本来想狠狠的收拾你,不过今天我被你逗乐了,决定给你一个机会。”

说着,罗永星目光在包厢里的人身上扫过,对陈阳道:“只要你钻过我们每个人的裤裆,然后叫我三声爷爷饶命,我就可以放你离开。不然的话,哼哼……”

罗永星没有接着说下去,但他脸上的冷笑,却似乎在说着陈阳不会有好下场。

陈阳靠在沙发上,伸了个懒腰,一副从容的表情,指着罗永星笑道:“我也给你一个机会,你从我的裤裆钻过去,叫我十声祖宗饶命,我可以让你竖着出这个包厢。不然的话,你只能横着出去了。”

“大胆!”

罗永星一拍茶几,腾地站了起来,对陈阳怒目而视。

但很快,他镇定下来,脸上露出阴险的表情,坐回了沙发上,对一名壮汉吩咐道:“把人带出来,让这小子看看,我是不是和他在开玩笑。”

壮汉进了包厢的卫生间,很快拖出来一个满身是血的人。

此人已经被打得意识模糊,身上、脸上满是伤痕,血液不断的流出来,脑袋更是肿得像是个大馒头,一时根本看不出到底是谁。

他发出低沉的呼吸声,显然是疼得十分厉害,挣扎着想要站起来,却又使不出力气。

“小子,知道他是谁吗?”

罗永星喝着茶,指了指地板上的血人,脸上没有丝毫怜悯之色,冷笑道:“这个老家伙竟然敢叫我‘副县长’,这简直是自寻死路,所以我好好地‘照顾’了一下他。哼哼,你没看出来他是谁吧?我告诉你,他就是石门洞村那个白痴村长。”

什么,村长!

陈阳看向地板上的人,顿时瞪大了眼睛,他完全无法把这个血人,和那个质朴的老村长联系在一起。

他没有料到,罗永星竟然会对村长下手,只是叫了他一声“副县长”而已,他就把这个老人打成这副惨状,实在是太狠心了,简直就是个人渣!

陈阳站了起来,脸上的笑意消失,他走到老村长跟前,扶着老村长,渡过去一丝真气,村长顿时恢复了些精神,睁开血肿的眼睛,看清陈阳的容貌后,他连忙说道:“小伙子,你赶紧走,罗永星就是个魔鬼,他没良心,他会把你打成残废的。”

听到这话,陈阳更是触动,这样善良的老人,这样一个一心为了村子发展的老村长,只是因为一句话,就落得如此下场,这个世界,简直是恶人当道。

陈阳扶起村长,让他坐在了沙发上,拍了拍村长的肩膀,沉声道:“村长,你先坐,这里的事情,交给我来处理。”

“你来处理,你能处理吗?”

陈阳旁边的一名壮汉,朝着他大吼道,脸上充满了戏谑之色。

罗永星喝着茶,翘起二郎腿,很是嚣张地笑道:“小子,看来你还没看清形势,既然如此,那我先给你一个小小的教训。”

说着,他朝包厢里的八名壮汉喊道:“动手,先打断他的双腿,让他跪下。”

“是。”

几名壮汉闻声,都是兴奋起来,一个个摩拳擦掌,朝着陈阳围了上去。

陈阳站在村长的身前,目光冷冷地盯着逼上来的八名壮汉,冷声道:“你们这帮人渣,你们将为自己的行为付出代价。”

“卧槽尼玛,小子你还没看清楚形势是吧?”

一名壮汉大骂道,挥动砂锅大的拳头,狠狠地朝着陈阳的脸上砸去。

可是,这名壮汉的手臂还没绷直,就倒飞出去,砸在了身后的墙壁上,发出咚的一声闷响,滑落地面后,他吐了口血,失去了行动能力。

见此,所有人都愣住了,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,但他们确定,这是陈阳干的。

“一起上,这小子是个狠角色。”

几名大汉收起了不屑的笑意,脸上的表情都很凝重,不敢再轻视陈阳,一起朝着他攻了上去。

陈阳表情阴沉,不退反进,身形一动,直接冲进了人群之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