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2.第162章 副县长逞凶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45 字数:2325 阅读进度:162/2078

任飞思索了一会,对陈阳道:“我推测,对方应该是来自中东的一个组织,虽然他们每次执行任务的人都是欧美面孔,而且蒙了面,但上百次的交手中,我发现其中有好几人使用的是中东常见的拳法。”

陈阳眉毛一挑,面露凝重之色,沉声道:“中东的组织,难道是肯赛?!”

肯赛,阿拉伯语的意思就是俯视一切,是中东一个强大的地下组织,实力虽然比不上黑旗,但因为参与中东地区政治斗争的缘故,肯赛在中东地区的权利相当大,并且控制着一个大油田,从来不缺钱。

而肯赛的首领阿卜杜拉,就是一个腿部有残疾的人,此人对自己的腿疾一直耿耿于怀,在世界各地寻找可以治愈的方法。

更重要的是,肯赛和黑旗有恩怨,曾今在南海发生了两次规模较大的交手,都是以肯赛惨败而告终。

而且陈阳听闻,因为华夏插手剿灭中东的基地组织,令肯赛实力大损,所以肯赛对华夏也充满了仇恨。

综合这些信息来看,陈阳怀疑是肯赛在背后搞鬼。

肯赛抢夺任飞的药,然后嫁祸给龙庭,让黑旗和龙庭去内斗,这样一来,阿卜杜拉既得到了药,也能打击黑旗和龙庭的力量,可说是一箭三雕。

分析之后,陈阳对任飞道:“阿卜杜拉这算盘打得好,可惜他低估了你的实力,不然第一次暗杀就会派高手除掉你,我当时没有退休,一怒之下,说不定还真的会和龙庭开战。”

任飞心底一暖,但却劝道:“老大,龙庭可是隶属于华夏,你和龙庭开战,岂不是和国家作对。虽然没有真这样做,但你的性格,还是不能这么暴烈才行。而且,你现在不是已经退休了吗,更应该好好过过悠闲的生活。”

“如果我不暴烈,黑旗那些坏家伙们,怎么会听我的话,怎么会崇拜我。嘿嘿,这就是我的个人魅力。”陈阳嘿嘿一笑,很是自恋的说道。

任飞看着陈阳,不由地会心一笑,回忆起当年的事情来。

他刚刚加入黑旗的时候,才十岁,当时陈阳已经在黑旗,并且执行过多次任务,表现出了很强的实力。之后他就归属于陈阳的队里,但陈阳成长得很快,在十五岁的时候已经成为了黑旗的第二任首领,而任飞却还只是最小的队长。

陈阳成为黑旗的老大后,他没有任何架子,和黑旗的所有人都能打成一片,能叫出每一个人的名字,并且愿意为每个人出生入死。

全世界都知道,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,千万不要招惹黑旗的人,因为哪怕黑旗最底层的成员被人欺负了,黑旗也不会妥协,他们会给以对手最强烈的反击,而且不把对手打得满地找牙,决不罢休。

所以,陈阳这个又任性又血性的头目,得到了整个黑旗成员的爱戴,他的话也一点不是自恋,黑旗的兄弟的确都服他。

就在陈阳和任飞聊天的时候,外面传来吵杂的声音。

“孟县长,这里就是李小娇的家,您要不要进去看看?”

陈阳听出来,这是村长的声音,他看了眼身后破败不堪的房屋,不禁有些意外,这里竟然是李小娇的家,任飞恰好寄住在这里,也真是够巧的。

“既然来了,哪有不看的道理,石门洞村的每个家庭,我都想了解一下,我要写一份完整的报告。这次我无论如何也要争取到市里的支持,帮助你们石门洞村脱贫。”

屋外,传来一道威严正气的声音,应该就是孟县长。

“孟县长您有心了,请进吧。”

嘎吱一声,有些破烂不堪的院门推开,孟县长和几个县里的官员出现在门口,村长和李小娇一家人陪在旁边。

他们的后面,则是黑压压的跟了一大群人,整个石门洞村的人都出动了。

院门打开,孟县长以及几个县里的官员都愣了下,他们看着坐在石碾子上的陈阳和任飞,从两人的穿着就可以判断,他们不是石门洞村的人。

孟县长看向村长和李小娇的父亲李德贵,问道:“这两位是?”

同时知道这两人身份的,只有李小娇一个人,她当即开口道:“这位是任飞哥哥,现在寄住在我家;这位是陈阳哥哥,他刚和我一起从东安回来。”

陈阳和任飞不想掺合别人的事情,两人对孟县长一行笑了笑,就朝着院子外走去。

不料陈阳刚刚走到门口,就被孟县长旁边一人喊住:“你们俩站住,没看到我们在视察吗,谁让你们走的?”

陈阳回头一看,只见一名大腹便便的中年人,挺着个大肚子,双手负在背后,脸上满是倨傲之色,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。别人孟县长都没说什么,这家伙却开口,看来他是和孟县长不是一路人,而且看样子他还不把孟县长这个一把手放在眼里。

陈阳冷笑一声,不屑道:“脚长在我的身上,我想走就走,难道还要你的批准?”

中年人面色一变,比刚才的态度更凶,喝道:“小伙子,你挺嚣张的呀,你以为自己大城市来的,就不用尊重领导吗?你知不知道我是谁?”

“不知道,而且你是谁,关我屁事。”陈阳耸了耸肩,靠在门框上不走了,他倒要看看,这个家伙能玩出什么幺蛾子来。

见陈阳如此态度,周围的村民都是炸开了锅,孟县长这行人对他们来说,每个都是牛得不能再牛的人,在他们面前,村民们连大气都不敢喘。

可这年轻人竟然敢对别人说“关我屁事”,简直是太狂了。

村长见此,却是急了,你这样做,得罪了领导,我们石门洞村致富的机会不就完蛋了。

他忙对大肚子中年说道:“罗副县长,年轻人不懂事,你可千万别往心里去,走,咱们进李小娇家里看看。”

罗永星虽然是雍澄县的二把手,但他背靠东安市里的大领导,他一直以一把手自居,最恨别人叫他副县长。

可是淳朴的村长又哪里知道这些,本来是想劝说,但这个“副”字,却是让罗永星勃然大怒。

“李家才,你可真会说话的。”

罗永星冷哼一声,丝毫不顾自己代表着政府的形象,一掌推在村长的身上,将村长推了个趔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