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6.第156章 陈少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43 字数:2301 阅读进度:156/2078

王河得知王大方把人打了,居然要赔一百五十万的医药费,他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王大方肯定打了好几个人,而且都打成了重伤,不然的话,怎么会赔这么多医药费。

虽然他对自己这个弟弟的行为十分厌恶,可终究有手足之情,得到消息后,他立刻就朝五里巷赶过来。

为了避免事情闹得更大,他还特地报了警,让警察跟着过来,心想如果对方不识相的话,说不得只能让警察帮忙抓起来。

王河一边朝人群中央走,一边骂骂咧咧道:“王大方,今天你必须跟我回去,以后安安心心给我待在公司上……”

话没说完,王河看到跌坐在地上的王大方时,他顿时就愣住了,自己的弟弟从来都龙精虎猛,可是今天居然浑身是血,而且左手掌扭曲成了麻花,右手五指更是插着五根竹片,看起来令人毛骨悚然。

以往都是王大方欺负人,就算被打了,也只是些轻伤,可是今天,他竟然被别人打成这副模样,两只手可说都残废了,这让王河难以接受。

原本王河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来,可是看到眼前这一幕,他顿时就改变了注意,今天就算把医药费赔了,也必须要让对方吃苦头。

“大哥,你终于来了!”

王大方期待已久,此刻见王河带着十几名警察出现,他一直悬着的心顿时就放了下来,脸上露出狰狞之色,狠狠地看向陈阳,心里想着要如何复仇。

王河走上去,看着王大方的双手,担忧道:“大方,你怎么样?”

“大哥,帮我报仇!”

王大方没有回答自己的情况,而是一脸怨恨地想着报复。

王河皱了下眉头,目光中透着冰冷,沉声问道:“是谁干的?”

“就是这个小子。”王大方抬手指向陈阳,食指上插着沾满鲜血的竹片,微微颤抖,犹如恶鬼的指甲。

“无论你是谁,你把我弟弟伤成这样,我一定要让你付出代价!”王河愤怒地转过身,顺着王大方手指的方向,朝着人群看去。

可是当他回头后,还没来得急仔细看,却已是愣住了。

王大方盯着陈阳,脸上没有了刚才的畏缩之色,狰狞道:“小子,你死定了,你把我伤得这么重,至少把你在监狱里关二十年。哼哼,你小子长得挺俊的,二十年的监狱生活,只怕你的菊花要草成向日葵!”

“我告诉你,这就是得罪我王大方的下场,老子的手还能治好,但你的菊花,以后就不保了。”

王大方此刻又恢复了嚣张的状态,脸上的狰狞凶恶,令周围的人群都是不由自主退避三舍。

“大哥,快让警察同志把他抓起来。”

王大方见哥哥王河没动静,连忙催促道,然后一脸挑衅地看向陈阳,可他却发现陈阳脸上依旧带着淡定的微笑,丝毫没有被王河和警察震慑住。

他破口大骂道:“卧槽尼玛,你竟然还敢装逼,老子一定要让人爆你的菊花,把你小子弄残。”

听到这话,在场之人都是菊花一紧,不由地为陈阳的未来感到悲哀。

可就在这时,令人跌破眼镜的一幕出现了。

王河脸上的愤怒之色消失,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微笑,他朝着陈阳走上去,语气带着几分恭敬,道:“陈少,真是没想到,今天会在这里遇到你,缘分呀。”

卧槽,这是什么情况?

顿时,在场的人都懵了,王河不是要为王大方出头吗,他怎么会叫那个青年陈少!

不止是别人懵了,就连陈阳本人都有些诧异,他原本以为对方气势汹汹,哪知道会出现这样的局面。

他看着王河,问道:“你是哪位?”

他倒是没有装逼,而是眼前这个中年人,他真的没有什么印象。

王河自我介绍道:“陈少,我叫王河,是大河集团的总裁,昨晚在叶老组织的慈善拍卖会上,我们见过一面的。”

说是见过一面,其实是王河见了陈阳一面。

昨天晚上的慈善拍卖会,陈阳凭借孔雀脂和约合两亿人民币的捐款,是出尽了风头,给整个东安市的富豪们都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虽然大家都看出来陈家不待见这个被废除的大少爷,但大家也不敢去招惹他,毕竟就算被废除,他依旧是姓陈。

而且谁也不知道,在不久的将来,他会不会重新夺回陈家的主导权。

更何况叶老昨晚哪怕是得罪陈康,也不惜要帮陈阳一把,由此可见叶老对陈阳亲密的关系。

要知道叶老在东安的地位相当高,没有人敢去得罪,否则在东安寸步难行,因此大家都是抱着即使不交好,也万万不能得罪陈阳的心态。

不过,王河最近的事业正好遇到了麻烦,有求于叶老,所以他对陈阳的态度,相比其他人来说更友好,他不敢冒险,如果因为陈阳的缘故,而破坏了他和叶老的友好联系,那就得不偿失了。

陈阳听了王河的自我介绍后,回忆了一下,在昨晚的那些面孔中,似乎的确有这么个人。

他点了点头:“噢,我想起来了,你好像和聂强坐在一起。”

“对对对,我坐在聂老板的右边。”王河忙点头道。

和陈阳攀上了关系,王河这才想起弟弟王大方的事,对陈阳歉意一笑,道:“陈少,你稍等一下,我先处理了我弟弟的事情,再请你一叙。”

说着,王河回头看向王大方,沉声道:“大方,你刚才说的是谁打伤了你,你放心,尽管说出来,陈少和我会给你出头的。”

王大方原本以为救星来了,可他见到陈阳和王河聊了起来,脑袋一阵眩晕,彻底的懵了。此刻他听到王河说让陈阳帮他出头,他脸上的肌肉更是不断的颤抖着,心里后悔极了,自己好死不死,怎么就招惹了个什么陈少,连哥哥王河都得敬重他。

见王大方愣在当场,王河催促道:“大方,你怎么不说话?”

王大方打了个激灵,哭丧着脸,郁闷道:“大哥,你让我说什么,把我打成这样的人,就是这个陈少。你还让他给我出头,难道让他自己打自己一顿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