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4.第154章 狠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43 字数:2387 阅读进度:154/2078

王大方见陈阳要用竹片割自己的手指,他吓得身体颤抖,挣扎着大喊道:“放开我,我哥哥是王河,你如果敢伤我,他绝对不会放过你。”

“不好意思,我没听过王河这个名字,所以你用他来威胁我,没用。”陈阳耸了耸肩,一副“王河”没名气,不关我事的表情。

“卧槽尼玛,老子和你拼了。”

见陈阳无动于衷,王大方大吼一声,另一手朝他身上打去。

不过王大方蝼蚁般的战斗力,又能翻起什么波澜。

此刻王大方被陈阳按得蹲在地上,陈阳一抬脚,精准地踏中他挥动的手掌,一脚将他的手掌踩在地上,强大的冲击力,疼得他龇牙咧嘴。

陈阳笑道:“正想割你的手指,你就自己送上来,真是听话。”

一边说着,陈阳抓住竹片,猛地一下,直接插在了王大方的食指顶端。

“啊!”

俗话说十指连心,这一瞬间,王大方发出凄厉的哀嚎,疼得他大汗淋漓,面色煞白。

他疯了一般扭动着身体,可是一只手被陈阳踩住,一只手被握住,他使出了全身的力气,却不能动弹分毫。

众人朝着王大方的手指看去,只见陈阳插入的竹片没入了一厘米,外面露出一截,约有五厘米,微微颤动,鲜血顺着竹片往外流,看起来极为骇人。

“啊!”

大家还没反应过来,陈阳又是一块竹片,插入了王大方的中指,又传来一声凄厉的惨叫。

王大方的眼睛里布满了血丝,喘着气,口中不停地叫骂:“你死定了,你竟然敢这样对我,只要老子不死,老子一定不会放过你。”

回应王大方的,是插入他拇指的竹片,剧痛让他猛地一哆嗦,发出的声音更大了几分:“卧槽尼玛,老子要你死,你他`妈死定了,还有那两个女人,老子要草死她们!”

“光天化日,动不动就要别人死,到底有没有王法。”陈阳脸上的表情十分淡定,瘪了瘪嘴,又是一块竹片插进了王大方的无名指。

这一次他用的力量很大,鲜血迸射出来,十分骇人。

众人听到陈阳的话,都是一阵无语,你把人虐成这样,竟然还跟别人说王法,你自己就没遵守好不好。

王大方惨叫一声后,陈阳没有给他喝骂的机会,又是一块竹片插进了他的小指头。

此时,王大方整个左手手掌,五指都插着竹片,长长地伸展出来,血液顺着流淌,要多恐怖,有多恐怖。

太狠了!

此时此刻,围观之人看到这一幕,心里都是同样的想法,这个替竹篮姑娘出头的年轻人,实在太狠了,比大家害怕的王大方还狠了十倍百倍。

尤其是他脸上淡定的笑容,仿佛是在玩游戏一般。

就在众人发呆的时候,陈阳回头对愣神的竹篮姑娘喊道:“嗨,美女,有没有五毛钱?”

“有……有。”

竹篮姑娘结结巴巴地回答道,从兜里取出了一张整整齐齐的五毛纸币,一脸疑惑地递给了陈阳。

陈阳接过后,把五毛纸笔塞在王大方的掌心,正色道:“王大方,这是姑娘赔你的医药费,总共五毛,可以买五个创口贴,完全可以把你的手指都治好,也就是说,姑娘和你两不相欠了,对不对?”

老子的手指全都碎了,你竟然只给我五毛医药费!

王大方心头愤怒不已,可是他看着鲜血直流的手指,却不敢再嚣张了,否则的话,他不知道这个凶狠的青年,还会用什么招来对付自己。

“对,两不相欠。”王大方点了点头,就感觉到陈阳的脚抬起,松开了他的手掌。

可他还没来得及喘气,陈阳一脚又踏了下来,踩在了他的手臂上,咔嚓一声,硬生生把他的手臂骨头踩成了两截。

这一刻,在场之人无不心头颤抖。

王大方疼得眼泪都流了出来,忍不住破口大骂:“啊……卧槽尼玛,你不是说两不相欠了吗?”

“我是说你和姑娘两不相欠,又没说和我。”

陈阳笑了笑,松开王大方,站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他,淡然道:“现在算我打伤了你,是我的责任。”

你的责任?

众人都觉得不对劲,眼前这个凶悍的青年,怎么也不像会揽责任的人。

王大方看着淡定的陈阳,心头突突猛跳,不知道陈阳又要出什么怪招,他已经发现了,自己这个狠人和对方比起来,在狠的程度上,实在是差得太远。

陈阳笑道:“打伤你,是我的责任,不过我向来不会给医药费。对了,你要医药费吗?”

“不要不要。”王大方连忙摇头。

陈阳道:“我果然没看错你,你是个不拘小节的五好青年。好了,现在姑娘欠你的医药费算清了,接下来该算算,你欠别人姑娘的钱了。”

“欠她的钱,我什么时候欠她的钱?”王大方蹲坐在地上,一脸无辜道。

陈阳指了指地上散落的破烂竹篮:“这些竹篮,难道不是钱,你全部给别人破坏了,难道就不用赔偿?”

王大方在心里把陈阳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,但还是咬着牙问道:“赔多少钱?”

“姑娘,你这竹篮多少钱一个?”

陈阳看了眼竹篮姑娘,对方刚张嘴,还没发出声音,他就回头对王大方说道:“姑娘说了,这些竹篮的原材料都是采自天山雪竹,拥有七百年的年份,经过传承两千年的纯手工工艺打造,每一个竹篮都不完全相同,拥有不同的技艺手段,并且出自享誉全球的工匠之手……”

听着陈阳满嘴跑火车,在场之人都是嘴角一抽,尤其是竹篮姑娘,更是目瞪口呆,心说自己的竹篮,什么时候成了这么高级的工艺品?

“哥,你就说多少钱得了。”

王大方哭丧着脸,打断了陈阳的话,知道自己是遇上煞星,今天必须认栽了。

“爽快。”

陈阳笑了笑,对王大方道:“我自作主张,帮姑娘给你打个折扣,这些竹篮总价的话,就给你算五十万。”

什么,五十万。

一些竹篮子而已,竟然要敲诈五十万。

围观的人都惊呆了,他们发现这个青年外表虽然笑嘻嘻的,可是却相当狠。他打人狠,宰人也狠,这是要把王大方整治得服服帖帖的节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