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39.第139章 柳老师,你好那个呀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38 字数:2357 阅读进度:139/2078

柳雉翎傻眼了,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发现,陈阳身上竟然有将军之魂。

作为一名舞蹈家,柳雉翎深深的明白,即使舞蹈功底、造诣再厉害,想要让自己所表演的角色拥有魂,这非常非常难。

因为要让舞蹈拥有魂,首先自身就要具备角色的本质,柳雉翎曾今为了表演雕塑,她每天在家里保持雕塑状态五个小时,维持了一个月,之后她的演出,获得了巨大的成功,因为她拥有了雕塑之魂。

她曾今表演一条蛇,她和黄金蟒一起住了十八天,每天观察蛇的状态,模仿蛇的行为动作,最后登台时,终于拥有了蛇之魂。

可是,陈阳竟然拥有了将军之魂,而且是那种发自本质的气场,绝不是与将军相处十天半个月能学到的。

也就是说,陈阳他,本身就是一个将军!?

得到这个结论,柳雉翎觉得自己简直要疯了,一名大一的学生,怎么可能是将军?

这个叫做陈阳的人,他身上到底藏了多少秘密。

就在柳雉翎震惊沉思的时候,陈阳的舞蹈结束了。

啪啪啪啪……

全场自发起立,汇演中心响起了惊天动地的掌声,所有人都被陈阳的舞蹈所折服了,大家甚至觉得,即使在场的著名舞蹈家柳雉翎登台,也顶多如此了吧。

而任小健、聂伊辰、林柔都是大吃一惊,陈阳的表现,出乎他们的意料。

晚会继续进行,但因为陈阳的精彩表演,之后的节目被他的光芒所掩盖,大家都看得了无趣味。

“刚才听主持人说那个银袍将军叫陈阳,他可真是太帅了。”

“你们有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神,凌厉霸气,却又充满了柔情,这才是真正的男人,以后我要嫁人,一定要嫁这种人。”

“待会一定要好好打听一下他的消息,先下手为强,免得被其他人抢了。”

刚才的舞蹈,给女生们的震撼实在太大了,她们已经在讨论着,怎么才能得到陈阳的青睐,成为他的入幕之宾。

陈阳没有料到,自己只是登台跳个舞而已,就成了东安工大女生们的梦中情人。

这一晚,注定这些女生们要失眠了。

后台,陈阳换上便服之后,直接从后门走了。

但他刚刚走出后门,几百个女生就围了上来,黑压压的一片,把他吓了一大跳。

“哇,有人出来了,是不是银袍将军?”

“拦住他,别让他跑了,就算不是银袍将军,也要拿住他问清楚。”

“上,先把人逮住再说。”

女人们一拥而上,就算都是美女,也把陈阳吓得够呛,更别说这些人当中,有好几个身形健硕的猛女。

陈阳连忙换了一副低沉的嗓音,低着头指向关上的后门:“你们是找陈阳吧,他正在换衣服,马上就出来了。”

听到这句话,女生们这才停下扑向陈阳的步伐,直接无视他,目光全都紧紧地盯着后门,做好了门打开的刹那,就扑上去的准备。

陈阳松了口气,低着头溜走了。

直到走远了,他才偷偷的回头看了眼,那片黑压压的影子,让他第一次感觉被女人喜欢,也是一种烦恼。

在计算机学院楼下找到自己的自行车,陈阳优哉游哉地骑着走了。

不一会,他接到了好几个电话,林柔、聂伊辰、杨雪薇、任小健都给他打来,对他的舞技表示了惊讶,并且询问他怎么突然走了。

他没有解释,随口敷衍了过去。

第五个电话,是柳雉翎打来的。

电话通了之后,柳雉翎那边非常安静,沉默了一会,她这才突然开口:“陈阳,你到底是谁?”

听到这个问题,陈阳嘴角露出一抹坏笑,决定调侃一下柳雉翎。

他压低了声音,阴徹徹的说道:“柳老师,实话告诉你吧,我的身份并不是谁都能知道的,如果你一定要弄明白,你必须付出相应的代价。”

电话那头的柳雉翎明显一愣,然后问道:“什么代价?”

陈阳怪笑道:“嘿嘿嘿嘿,很简单,你答应陪我三天三夜,我就告诉你我的身份。”

“三……三天三夜,都要做些什么?”

电话那一头的声音有些惊恐,但更多的则是好奇。

陈阳道:“一切,都听我的。”

柳雉翎立刻拒绝道:“不行,这绝对不可以,你让我陪你……做那些事情,难道我也要答应吗?”

“哪些事情,柳老师,你说的话我有些不懂呀?”

陈阳换上了一副茫然而纯洁的语气,嘴角却勾起一抹奸计得逞的坏笑。

柳雉翎道:“就是那种一男一女,在一起的事情。”

“哪种,我不懂。”

“就那种。”

“我还是不懂。”

“哎呀,就是男人和女人生孩子,必须干的那件事。”

听到柳雉翎娇羞的说出这句话,陈阳按住话筒大笑了几声,这才松开,用一种惊恐的声音,对柳雉翎道:“柳老师,你好色呀,我怎么也没想到,你居然是这种人。我不过是想让你在这三天的时间里,陪我跳舞而已,你却想到了那些方面去,让我怎么敢和你待在一起。”

电话另一头的柳雉翎,嘴角一抽,终于忍不了,对着手机吼道:“少废话,三天就三天,只要你告诉我你的身份,我就陪你三天。”

“好吧,柳老师,你可听好了。”陈阳又恢复了阴徹徹的语气,然后一本正经地胡说道:“我其实是来自阿凡达星的智体,进入了这个叫做陈阳的人类躯体,在人类世界卧底,然后把我得到的信息,传给阿凡达星的司令……”

“混蛋!”

陈阳没有说完,就被柳雉翎挂断了电话,他笑着吹了声口哨,正打算把手机收起来,电话又响了,一看来电显示,是安柠打来了。

于此同时,另外一边的柳雉翎是气得咬牙切齿,气呼呼道:“陈阳,我要留在东安,一定要弄清楚你的身份。”

一边说着,柳雉翎在手机上快速查找着东安的房源,最后确定了一处出租房间的四合院,各方面的条件都不错,她查看了房东的电话后,很果断地拨了过去。

“你好,是苏子宁小姐吗?对,我想租房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