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6.第116章 男大当婚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30 字数:2319 阅读进度:116/2078

诺基亚听筒里的嘟嘟声响了很久,对面才接通电话,没等陈阳开口,传来冰冷的笑声:“桀桀桀桀,陈,你怎么想起给我打电话了?”

“大头,问你件事。”陈阳的语气很轻松,就像是和朋友在聊天,旁边的人绝对不会想到两人之间有过生死交手。

他话音一落,听筒里响起暴躁的声音:“我说过多少次,我的名字叫威廉·罗,不是大头。”

影煞的首领姓罗,名字叫威廉,是位华裔,但他并不是生长在华夏。至于他出生在哪里,没有任何人知道。

陈阳笑了笑,无辜道:“不过,你的头的确很大呀。”

“行了,有事说事,没事我挂了。”罗威廉气急败坏道,但却拿陈阳没办法。

这个世界上,敢拿罗威廉的大脑袋取笑,却还活着的人,也就只有陈阳一个。

当然,也有其他人不是罗威廉惹得起的,但别人都是超级牛的大人物,岂会拿影煞首领的大脑袋来开玩笑。

所以,陈阳是个特例。

听到罗威廉郁闷的声音,陈阳笑道:“你们影煞有个叫赫伯特的人,刚才他来东安杀我,然后被我杀了,你觉得这件事,应该怎么处理?”

“赫伯特?哪个赫伯特,我没听过,你别想赖在我头上,上次单挑输给你,我们的恩怨一笔勾销,我怎么可能再派人去刺杀你,那不是我威廉·罗做事的风格。”

“那你为什么不想一想,会不会是谁在陷害你们影煞。”

“谁?”

“给你透露一个信息,你欠我个人情,如何?”

“陈阳,我已经欠了你很多人情了,难道你还要让我把影煞交给你不成?不过这样也好,你以为我不想过你那样的退休生活。”

陈阳忙道:“别,我现在生活愉快着,可不想再轻易碰那个世界。”

“那你还不赶快告诉我,到底是什么信息。”

“影煞里有个人,穿着长袍,戴着银色的面具,赫伯特就是他派来刺杀我的,你自己看着办吧。”

得到这个信息,电话对面沉默了很久,传来带着疑虑的声音: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

“大头,你语气这么凝重,这个人到底是谁?”

“你个混蛋,说了不要叫我大头!”

罗威廉大骂一句,受不了陈阳,挂断了电话。

“搞定。”

陈阳嘿嘿一笑,把诺基亚收起来,一点也不再担心那个幕后戴银面具的家伙,有大头去对付他,足够了。

回到四合院已经很晚了,灯光熄灭,其他人都睡了。

陈阳把二八大杠修好之后,这才洗漱睡觉。

……

第二天早晨,苏子宁看到陈阳从卧室里出来,她先是有些意外,随即目光中透着几分幽怨,道:“放假了不待在家里,这都多少天,快开学了,你才舍得回来。”

“子宁姐,你别生我的气,我这不是去打工了呀。”陈阳笑了笑,腆着脸上去挽住了苏子宁的手臂。

他对谁都能口花花,可就是面对苏子宁的时候,他像是个老实巴交的弟弟,生怕惹得姐姐生气。

看着陈阳有些撒娇的样子,苏子宁不禁莞尔一笑,皱了下鼻头,语气中满是关心,道:“行了,赶紧吃早餐。”

“好嘞。”

陈阳答应了一声,兴奋地走进了餐厅。

关兮月又早早的走了,此刻叶以晴坐在椅子上,虎视眈眈地瞪着陈阳,看了眼走进厨房的苏子宁,她压低了声音道:“昨晚的事情,你欠我一个人情,现在你总共欠我两个人情,看你以后怎么还我。”

陈阳打量着叶以晴,目光扫过丰硕的馒头,坏笑道:“这还不简单,大不了陪你睡觉咯,反正你喜欢捏大大。”

“你找死!”

叶以晴面色一变,举起手中的筷子,就要朝陈阳挥过去。

“以晴,你干嘛?”

就在这时,苏子宁走了进来,叶以晴连忙停下了动作,有些不好意思地缩了缩脑袋,讪笑道:“子宁姐,别误会,我……我是看有苍蝇,我在驱赶苍蝇。”

“噢,赶紧吃饭吧。”

苏子宁没有多想,把一盘凉菜放在桌上,解开围裙,看向陈阳,突然说道:“俗话说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,陈阳你年龄也不小了,是时候结婚,娶个媳妇回来了吧。”

噗。

一听这话,叶以晴直接喷了,口中的稀饭飞出,直奔陈阳的脸上去。

陈阳反应敏捷,条件反射地躲开,稀饭却是喷在了苏子宁的旗袍上,上面满是饭粒。

“子宁姐,我不是故意躲的。”

陈阳连忙上前,抽了几张纸,帮苏子宁擦旗袍上的饭粒,却不料一时情急,竟是擦在了苏子宁的胸口,还按了下去。

触碰的刹那,两人都是犹如触电一般,不由自主的往后退开。

苏子宁羞红了脸,咬了咬嘴唇,像是被人欺负了的小媳妇,不过她很快就镇定下来,眼神恢复了平静。

倒是陈阳,竟是露出了紧张的神态,把旁边的叶以晴吓了一大跳,这个整天不着调的小子,竟然还会紧张?

叶以晴看了眼陈阳,又看了眼苏子宁,心头一跳,暗道:“这小子不会是对子宁姐,有什么意思吧?”

如此一想,叶以晴莫名地感到了一丝失落,她看着苏子宁,发现苏子宁虽然年龄比她大了差不多十岁,但外表一点也看不出来。

苏子宁的确很美,尤其套上旗袍,婉约得像是清澈的溪水,而且她温柔娴淑,持家有道,又会做饭,又会关心人,这完全就是标准的媳妇。

叶以晴发现,自己和苏子宁一比,还真的有些差距。

但她转念一想,苏子宁既然提出让陈阳娶媳妇,那她肯定对陈阳没有想法,只是当弟弟一样看待。

如此一想,叶以晴嘴角露出一丝贼兮兮的笑意,心头暗道:“嘿嘿,陈阳,让你一天到晚得意,如今总算有件事情你办不成了。”

此时苏子宁恢复了镇定,接着刚才的话题道:“陈阳,现在陈老去世了,你结婚的事情,我得替你操心,你可别整天贪玩,赶紧谈个女朋友才是正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