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4.第94章 行贿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23 字数:2333 阅读进度:94/2078

等周护士长傲慢的背影消失在住院楼内,陈阳看向关兮月道:“这老女人是谁,怎么这么嚣张?”

关兮月皱了下眉头,有些郁闷道:“她叫周怡,是我们骨科的护士长,为人特别坏,经常让我干脏活累活。”

说到这,关兮月压低了声音道:“我听别的同事说,她和一位副院长有特殊关系,就连我们骨科的王主任,也得敬他三分。”

“难怪这么嚣张,原来是有男人罩着他。”陈阳瘪了瘪嘴,对那凭着肉体上位的周护士长更不屑了。

两人上了住院部六楼骨科,刚一上去,周护士长就指着墙上的挂钟,对关兮月吼道:“关兮月,你迟到了十三秒,你还是实习期就这么不尽责,如果以后转正的话,那还得了。”

卧槽,十三秒,你可真是会掐秒,而且你也只是先一步到,这还能扯到不尽责上,摆明了是为难人呀。

护士站的其他几名护士,都是一脸同情地看着关兮月,但却没人敢站出来帮腔。

因为上一个顶撞周护士长的护士,第二天就突然被调去了太平间,据说已经被吓疯了。

“对不起,护士长,我下次一定准时。”

关兮月唯唯诺诺地道了声歉,周护士长冷哼一声,转身朝着办公室走去,道:“就你这素质,要想转正?哼!”

一听这话,关兮月的面色有些难看,等周护士长进了办公室,她对陈阳叹道:“唉,我想转正的话,不止要王主任签字,周护士长也得签字。现在看来,似乎很难了。”

“你放心,我一定帮你搞定。”陈阳冲关兮月眨了眨眼,拉着她就往护士长办公室走去,道:“先把这老妖婆搞定。”

见陈阳就这样直接去找周护士长,关兮月吓了一跳,连忙拉住他,道:“你打算怎么做?”

陈阳一脸天真道:“很简单呀,和她讲道理。”

讲道理……

如果讲道理有用的话,那我还那么担心干嘛。

关兮月嘴角一抽,顿时觉得自己把陈阳带来,是一个非常巨大的错误,看样子原本还有一丝机会的转正,恐怕是要被彻底搞砸。

回过神来,关兮月想要劝住陈阳,却只见他已经走进了护士长办公室。

“啊!不要!”

关兮月心里无力的大喊,连忙冲上去,却发现门竟然已经被反锁,她顿时脸上的表情就塌了下来,苦涩道:“完蛋了,完蛋了,你和周护士长讲道理,怎么可能讲得通,只会让她更忌恨我。”

虽然护士长不待见关兮月,但其他的护士都和她相处得很好。

这时候见她面露难色,都走了过来。

“兮月,你别理周妖怪,她处处针对你,是嫉妒你比她年轻漂亮。”

“你的医护能力非常强,完全能够胜任工作,如果不能转正,绝对是周妖怪和老王八挑刺,到时候我们一起反应上去。”

“钟副院长和周妖怪的关系,大家又不是不知道,反映上去的话,不止没用,到时候咱们所有人都得被穿小鞋。”

“那我们就直接反映到姚院长那里,姚院长为人公正,我还不信姚院长收拾不了他们。”

“姚院长公正是公正,但他神出鬼没,别说是我们,就算是医院的高层想见他,也非常难,咱们就更别想了。”

护士们讨论着,越发觉得关兮月转正是一个非常艰难的问题,个个都面露忧色,感觉用不了多久,关兮月就得卷铺盖走人了。

关兮月也不想大家担心,硬挤出一丝笑容,道:“大家别操心,说不定我就留下了呢。”

说不定?对,那只是说不定。

众人也不想提这伤心事,一名护士问道:“对了,兮月,刚才进护士长办公室的男人是谁,他刚才和你一起上楼,不会是你男朋友吧?”

“不是男朋友,他只是我的房东。”

关兮月摇了摇头,看了眼紧闭的护士长办公室门,心里猜想着里面到底发生着什么样的情况。

……

“你好,周护士长,还记得我吗?”

陈阳进了办公室,大喇喇地坐在了办公桌对面,笑着看向了对面的周护士长。

周怡愣了下,皱眉看着陈阳,没好气道:“谁让你坐下的,赶紧给我出去,如果你想给关兮月求情,你来错地方了。”

“我听说兮月转正的话,需要你签字,所以我想和你商量一下价钱。”陈阳耸了耸肩,一副无所谓的表情,道:“不过既然你拒绝,那我……”

“等等。”

一听到“价钱”二字,周怡连忙打断了陈阳的话,眼睛里简直要冒出光来。

她脸上的表情一变,浮起一丝笑意,道:“小伙子,你着什么急。我认识你,你是兮月的房东,看样子你似乎是在追求兮月呀。”

“可不是,为了她,我连汽车都卖了,就是为了给她筹钱。”

陈阳一脸认真的表情,差点连自己都信以为真了。

“难怪你骑了辆破自行车。”周怡点了点头,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看向陈阳道:“小兄弟,既然话说到这份上,我也不为难你,给我个二三十万,兮月转正的这事,我就不为难她了。”

二三十万,老太婆你也真敢狮子大开口,一个护士编制而已,用得着这么多?

陈阳心底冷笑,表面上却露出一副意外的表情,道:“只要二三十万呀?那可真是太感谢你了,我现在就给你开支票。”

说着,陈阳拿出支票写了起来。

看着他写支票的动作,周怡心头大喜,二三十万她本来以为陈阳会讲价,没想到这么轻易就同意了,早知道就多要一点。

眼看陈阳把支票递过来,周怡心里简直乐开了花。

可就在她接过支票的刹那,咔嚓咔嚓的快门声响起,紧接着手中的支票一滑,被陈阳抽了回去。

周怡抬头一看,只见陈阳手里拿着手机,一脸的坏笑,她顿时就懵了。

“我已经掌握了你行贿的证据,有录音、有照片,如果公布到网络上,你应该知道会造成怎样的后果。”

陈阳没有接着说下去,他把手机放进兜里,吹着口哨,潇洒地起身朝着门外走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