93.第93章 小护士的烦恼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23 字数:2290 阅读进度:93/2078

和安柠的合同改了之后,陈阳也不用一直跟着她,于是打算回四合院住。

毕竟好些日子没回去,苏子宁肯定是担心了。

不过陈阳没想到刚刚走进四合院的大门,还没来得及见到苏子宁,就被关兮月给拉进了她的房间里。

关兮月似乎正好要去上班,身上穿着雪白的护士服,很服帖的包裹着她的躯体,将她丰硕的胸脯勾勒得更雄伟,看起来像是要把衣服给撑爆了一般。

她把陈阳拉进房间,似乎是担心别人看见,她连忙把门关上,房里处于幽幽的昏暗光线下,气氛顿时显得有些暧昧。

看着关兮月有些羞涩的眼神,陈阳心头暗笑,这小妞不会是看上自己了吧?

“陈阳,你……”关兮月张了张嘴,却没有接着说下去,磨磨唧唧的样子,像是有什么难言之隐。

见此,陈阳拍了拍胸脯,大义凛然道:“兮月,你有什么就说吧,别和我客气。”

关兮月盯着陈阳看了几秒,脸上浮起浓浓的红晕,深深地埋着头,轻言细语地问道:“我听以晴姐说你是神医,我有点小问题……想请你帮个忙。”

一听这话,陈阳奇怪了,关兮月是医院的护士,如果有点小问题,随便找个医生不就搞定了,她干嘛要找自己帮忙?

不过陈阳也没多问,能帮美女一个忙,增加大家的感情,何乐而不为呢?

“兮月,什么问题你说,我一定帮你。”陈阳保证道。

关兮月咬了咬嘴唇,脑袋深深地埋在了胸口,瞄了眼陈阳,脸上满是羞涩,嘤咛道:“我……我嫌我的胸太大,想请你帮我缩胸!”

什么,缩胸!

陈阳顿时就懵了,见过想要丰胸的,可是想缩胸的他却是从来没听过。

难怪关兮月不找她医院的医生,缩胸这事,的确有些难以启齿。

不过明明挺完美的胸,干嘛要缩呢?

他目光不由自主在关兮月的胸口扫过,脱口而出道:“你的胸挺漂亮的,不知道多少人羡慕你,你干嘛要缩?”

和陈阳当面谈论自己的胸,关兮月羞得说话都在打战:“我本来也不想缩的,但王主任总是指责我,说我影响了医院的正常工作,那些病人老是盯着我的胸看,对病人的康复非常不利。他说如果我再不解决这个问题,他就要帮我缩胸,我可不想让他碰我,所以我才想请你帮忙。”

一听这话,陈阳顿时明白了怎么回事,那个王主任不就是上次给关兮月男女生活杂志《茶余饭后》的家伙吗,上次是暗示,这次竟然直接想要下手,这家伙也真够不要脸的。

看着一脸郁闷的关兮月,陈阳正色道:“兮月,你的胸非常完美,绝对是男人最喜欢的类型,根本没必要缩胸。那些病人盯着你看,那是因为你漂亮,说明你优秀,至于影响了他们的康复,这是他们自找的。”

听到陈阳的赞誉,关兮月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胸口,突然觉得和别人比起来,的确漂亮多了。

可陈阳的话听在耳里,虽然他没有调侃的意思,但却是那么的羞人。

陈阳却是不为所动,接着道:“兮月,你们那个王主任的目的可不单纯,他摆明了是想骚扰你,依我看,你还是少理会他为好。”

说起这事,关兮月脸上露出为难的的表情:“我也不想理他,可我现在还在实习期,能不能转正,得他最后签字才行,所以我不敢得罪他。”

“哦,难怪他这么嚣张。”陈阳瘪了瘪嘴,拉着关兮月就往外走:“走,我跟你一起去医院。”

“去……去干嘛?”关兮月一脸茫然道。

陈阳回头朝她眨了眨眼:“去帮你转正。”

“帮……帮我转正?”

关兮月更是茫然了,她想不明白,陈阳又不是医院的领导,他怎么帮自己转正?

就在陈阳拉着关兮月往外走的时候,苏子宁正好看到了他们,一见陈阳,她急忙喊道:“陈阳,你刚回来,怎么又要出去?”

“子宁姐,我去帮兮月一个忙,待会就回来。”

陈阳回头朝苏子宁挥了挥手,把大门旁的二八大杠骑上,出了四合院。

说实话,陈阳非常喜欢爷爷留下来的这辆神车,这可比什么奔驰宝马犀利多了,简直是泡妞神器。

想想女人坐在大杠上,自己在后面骑车,两人之间亲密接触,感情绝对是直线升温。

不过这一次陈阳失算了,他原本打算让关兮月坐上自己的大杠,却没想到关兮月竟然骑上了一辆红色的折叠自行车。

“兮月,你看你那车轱辘那么小,要不坐我的车吧。”陈阳看向旁边的关兮月,一本正经道。

关兮月笑了笑,手腕扭动了下把手,小自行车一下就蹿了出去,传来她的声音:“我这车是电动的。”

尼玛,电动自行车!

陈阳瘪了瘪嘴,心里把发明电动车的人问候了一百遍,只能无奈地骑着二八大杠跟上了关兮月。

令陈阳没想到的是,关兮月工作的地点是湖岳省人民医院,这里怎么也算是陈阳回到东安后,比较熟悉的地方之一了。

把自行车停好,陈阳和关兮月正要往住院部骨科去,一道阴阳怪气的声音在身后响起:“哟,兮月,这小子不会是你男朋友吧,你们俩一人一辆自行车,可真是够恩爱的。”

陈阳回头一看,是个穿着护士服的女人,看起来约有四十多岁,保养得还算不错,风韵犹存,但她那鄙夷的表情,却是怎么看怎么令人讨厌。

“周护士长,他不是我男朋友,他是我的……房东。”

关兮月想了想,本来想说陈阳是朋友,但又觉得两人的关系没那么深,最后只得说是房东。

“房东?”

周护士长噗嗤笑了声,满脸不屑地打量着陈阳,对关兮月道:“他的房子总共应该只有三四十平米吧?不然的话,怎么会骑一辆破自行车。这也叫房东,真是可笑。”

说完,周护士长朝着住院部走去,回头瞥了眼关兮月,语气严厉道:“赶紧的,不然你就迟到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