87.第87章 内劲高手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21 字数:2296 阅读进度:87/2078

“我以为你会一直藏着,直到我离开。”

陈阳虽然背对着阴暗角落冲出来的人,但他没有半分担忧,甚至连头也没有回,反身一记鞭腿,朝着身后偷袭那人打去。

他这记鞭腿速度相当快,只见残影掠过,那人根本无法躲避,连忙抬起双臂抵挡,砰啪一声,他被一腿抽得倒退了五六步,这才站稳了身子。

这冲出来的人,正是梁威。

之前闹出那么大的动静,梁威早就出来了,但他并没有动,而是藏在角落,等待着一个合适的机会出手。

可他却没料到,自己的行踪完全在陈阳的掌控之中。

不过令他惊讶的是,陈阳刚才那一记鞭腿的速度虽然快,但力道却没有发挥出来。

否则的话,他别说站稳,恐怕会被陈阳一脚把双手都踢断,因为两人的战斗力,完全不是同一个层次。

“多谢手下留情。”梁威朝陈阳拱了拱手,郑重道。

陈阳看着面色凝重的梁威,沉默了下,冷声道:“身为梁家后人,你竟然如此愚昧,就李继林这种人,值得你帮他吗?你简直是在丢你祖爷爷梁成虎的脸。”

梁威瞥了眼摔在楼梯下的李继林,只见李继林裤裆一片潮湿,他的面色越发的难看。

他知道,陈阳的话说得对,李继林为人暴力凶残,但内心却胆小无谋,的确不是一个值得相帮的人。

不过,梁威却有他不得不出手的理由。

他微微皱了下眉头,沉声对陈阳道:“李兄曾近帮过我,现在他有难,我也不能见死不救。”

“看来你还是个知恩图报的人。”陈阳微微动容,眼中闪过一丝敬佩之意,随即笑道:“不过就凭你的本事,你帮得了他吗?也不过是送死而已。”

“就算是送死,我也要帮。”梁威坚定道。

陈阳眉毛一挑,大声道:“好。”

话音一落,他身形如鬼魅一般,瞬间消失在阴影之中。

“啊!”

梁威惊呼一声,还没回过神来,突然脖子一紧,只觉像是被铁钳紧紧的钳住,眼前恍惚了下,却已出现了陈阳的面孔。

这速度,太快了!

陈阳紧紧抓住梁威的脖子,将梁威高高地举了起来,他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波动,看着涨红了脸的梁威,道:“你的实力,羸弱如蝼蚁,虽然你拥有勇者的意志,却没有勇者的实力,所以你就算再勇敢,也只是笑柄而已。今天我留你一命,下一次如果还敢对我出手,你就死定了。”

话音一落,陈阳随手把梁威朝着别墅外扔去。

梁威庞大的身躯,犹如一个布娃娃一般,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,乒乓一声,落地的钢化玻璃被他撞得粉碎,他摔落在院子里,滚了好几圈,这才停下。

绕是身体强壮如梁威,此刻也只觉整个身体都散架了,疼得无法动弹。

他抬头看向别墅内,当目光触及到缓缓走下楼梯的陈阳时,这一瞬间,他的脑子里闪过一个令他惊恐的概念:“内劲高手。”

也只有内劲高手,才能拥有陈阳这么强大的实力。

不过当今这个时代,华夏的内劲高手实在太少了,在世俗间走动的内劲高手,更是几乎没有,大部分都已隐居,梁威的祖爷爷梁成虎,就是其中之一。

可是,梁成虎如今是一百零七岁,当年他修炼出内劲时,也已经高达九十八岁。

而陈阳,他现在顶多也就二十岁左右,竟然就已经修炼出了内劲,这不是天才,这简直就是妖孽。

这一刻,梁威突然明白了,陈阳的师傅,肯定比梁成虎的辈分还高,不然的话,哪位前辈能当得了陈阳的师傅。

而陈阳,也的确可以和那些泰斗级别的大师同辈论交,他有这个实力,辈分也足够。

梁威一脸惊恐,努力支撑着站起身,他没有再返回别墅,李继林死定了,他也知道,如果自己再对陈阳出手,也会被陈阳所杀。

他走出院子,回头看了最后一眼,正好看到陈阳走出了别墅门,他心头一跳,忙埋头往前走,喃喃道:“太可怕了,如此年轻的内劲高手,他是怎么做到的。”

怎么做到的,陈阳自己都不清楚,他只知道从七岁之后,自己每天就只能睡三个小时,所有的时间都在师傅老李的操练下度过,整整十年,到他十七岁出师,他才被老李给折磨出来。

他身上的伤痕,其实也并非执行任务时所伤,大多数都是和老李对练的时候,老李在他身上留下的痕迹。

对于陈阳这个徒弟,老李平时虽然嘻嘻哈哈的开玩笑,但真正传授功夫的时候,他却是从来不会手软。

……

半个小时后,陈阳回到了盛世华府,将手中打包的烤脑花、香椒兔头等食物放在桌上,朝着二楼喊道:“安总,赶紧下楼,夜宵带回来了。”

很快,安柠从楼梯上走下来,她已经洗过澡,换上了一套深紫色的薄纱睡衣,除了胸口的雕花能稍微遮挡视线之外,其他部位都是若隐若现,十分性感。

看到安柠绝美的身材,陈阳险些鼻血都喷出来,我说安柠你这样穿,不会是故意的吧。

当然,这句话陈阳只是在心里说说而已,他怕真的说出来,安柠立即就会上楼去换衣服,到时候可就什么都看不到了。

顺着安柠露在睡衣外的两条白皙长腿往上看,本来风景一片秀丽,可当看到她的面部时,陈阳吓了一跳,叫道:“我靠,鬼啊你!”

只见安柠整张脸都黑乎乎的,像是抹了一层泥。

安柠露在外面的两只眼珠转动了下,翻了个白眼,鄙夷道:“没见过海藻泥面膜?”

说完,她没理会陈阳,看了眼茶几上的夜宵,目光一亮,摇曳着身姿往一楼的卫生间走去,道:“夜宵你别动,我洗了脸就来吃。”

显然经过这段时间的相处,安柠对陈阳的态度已经很随便,甚至敢在他面前穿薄纱睡衣、敷面膜,这完全是当成自己人的节奏。

“她穿那么透明,待会不会让我侍寝吧?”陈阳望着卫生间的门,心底一阵坏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