79.第79章 敲诈的最高境界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18 字数:2347 阅读进度:79/2078

陈阳说要叫城管,李继林竟然怕了?

这还是那个叱咤风云的黑狼帮老大,这还是那个在东安拥有强大实力的李继林,这还是刚才那个狠戾凶悍的男人?

谁来告诉我,到底怎么回事?

这一瞬间,整个实验室里的人,都感觉自己的价值观完全颠覆,心说自己不会是在做梦吧。

安柠看着陈阳双手叉腰的背影,她用力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,确认自己没有做梦,她皱了下眉头,暗道:“城管的名头,绝对不可能吓住李继林,也就是说,他怕的是陈阳?”

想到这里,安柠目光一亮,看向陈阳背影的眼神中充满了好奇,她不知道这个总是笑嘻嘻的青年,为什么能够把李继林吓得面色发白,而且还不敢忤逆他的话,哪怕胡说八道,都要顺着他说下去。

要知道,那晚在浴室,陈阳对她照顾得无微不至,哪怕是被她打,也没有还手。

这个男人,到底有什么可怕的地方?

就在安柠思索的时候,陈阳高傲地扬了扬脑袋,对李继林道:“知道我要叫城管,你们害怕了吧。”

“是,是。”李继林点头哈腰道,一脸惊恐,哪里还有半分刚才的狠戾。

旁边的黑狼帮成员见此,有些看不下去了,壮着胆子道:“老大,他就是个神经病,我们怕他干嘛?”

“神经病,你才是神经病。”

李继林大怒,转身又是一巴掌抽在了手下的脸上,他生怕又有哪个不识相的惹事,指着一帮傻眼的手下,冷声道:“听好了,都给老子闭嘴,谁再说话,老子就弄死谁。”

骂完了手下,李继林回头看向陈阳,一脸谄媚,点头哈腰道:“不好意思,打搅了,我们这就走。”

说完,李继林埋着头,连忙就往外走。

不过他刚走了一步,陈阳叫道:“站住。”

李继林脚步一顿,后背吓得全是冷汗,深吸了口气,回头露出难看的笑脸,道:“请问有什么吩咐?”

陈阳瘪了瘪嘴,瞥了眼被砸得破烂不堪的实验室,对李继林道:“你小学老师没有教过你,砸坏了别人的东西,要照价赔偿吗?”

“对对对,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。”李继林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转头看向安柠道:“安总,请问这些实验设备价值多少钱,我赔偿给你。”

此刻安柠还处于神经转不过弯的状态,一听李继林这话,她先是一愣,随即回过神来,看向李继林,心想既然你怕陈阳,那我当然得让你多赔偿点。

略一思忖,安柠理直气壮道:“这些实验设备当时采购总价是五千三百万,用了四年多,就算折旧,至少也值四千万。”

四千万!

你怎么不去抢,这些二手设备折旧下来,顶多值两千万。

四千万可不是小数目,就算是李继林拿下安氏集团的合同,那也得几年才能赚回来。

可明知道安柠提高了价码,李继林也只能点头答应:“好,四千万,我回去之后,立刻转账给你。”

“什么,四千万?没门。”

就在这时,陈阳开口了。

李继林心里咯噔一跳,看向陈阳,嘴唇颤抖道:“那你说……多少合适?”

陈阳大手一挥,道:“人家这实验室明明能正常使用,现在损毁需要重建,肯定是买新设备,你当然得照价赔偿,五千三百万,一分钱不能少。”

一分不少……

那岂不是说,这几年安氏集团的这些设备都免费使用,而且这些损坏的设备修理一下,至少也能卖出去一千多万呀。

也就是说,今天李继林这闹了一场,相当于给安氏集团送了一套价值五千三百万的全新设备,外加一千多万现金。

如此苛刻的条件,所有人都认为李继林不会答应。

可是,李继林没有任何犹豫,点头道:“好,照价赔偿。”

一听这话,安柠在心里暗暗为陈阳竖起了大拇指,自己虽然狮子大开口,可是和陈阳比起来,实在是差得太远了。

而李继林答应照价赔偿后,只觉心在滴血,连忙往外走,生怕陈阳又提出什么条件来。

不过他脚还没抬起来,陈阳又开口了:“怎么,想走,我话还没说完呢。”

你敲诈了几千万,话还没说完?

黑狼帮成员都是心底大骂,一个个气势汹汹地看着陈阳,但因为李继林的限制,他们连话都不能说。

李继林又何尝不是恨透了陈阳,但他还是露出笑脸,道:“还有什么吩咐?”

陈阳一本正经道:“设备费用你是赔偿了,但这里损毁的实验进程数据却是不能用金钱来衡量,很可能其中一项产品,未来可能给安氏集团带来百亿的利润。所以,这份损失,你也得赔偿。不过我们安总心好,你就先赔个三千万得了。”

一个卖卫生巾和女性护理液的公司,整个市场就那么大,怎么可能做到百亿的利润。

而且你这三千万,未免也太没道理了。

李继林一阵腹诽,正欲开口答应赔偿,陈阳打断道:“你先别急,我一项项和你讲。除了我以上说的,另外重建实验室会大大延误整个集团的工作进度,你得赔偿两千万。”

“还有这里的研究员都受到了极度的惊吓,很可能造成他们思维混乱,生活不能自理,按照每人一百万赔偿,总共二十三人,也就是二千三百万。”

“对了,还有那里,看到没,那里有只被你们误伤的壁虎,那是安总从非洲带回来的宠物,是十分稀有的马达加斯加噼里啪啦帅翻天壁虎,价值三百万,你得赔。”

“嗯,还有这张坏掉的工作椅,虽然看起来很普通,实际采用了高科技的人体工学以及国家未公布的……”

看着陈阳说了一大堆,李继林的脸都青了,有气无力地打断道:“行,你就说总共我得赔偿多少吧。”

“果然是当过少先队员的人,觉悟就是不一样。”陈阳一脸赞赏地对李继林点了点头,笑道:“其实也不多,总共一亿四千八百万。”

这话一出口,整个实验室陷入了一片寂静。

安柠瞪大了眼睛,彻底地服了,什么叫敲诈,这才是敲诈,简直是敲诈的最高境界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