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7.第67章 不专业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14 字数:2291 阅读进度:67/2078

“龙涎花、阎罗喇叭、血芝草……”

看着手中写着药材名称的皱褶纸张,姚永胜感到十分茫然,这些药材他根本不认识,叶允伦让他找,他上哪找去。

可是出于自己医学专家的面子,姚永胜并没有说出自己的为难之处,不然的话,他的招牌就彻底砸了。

而这些不认识的药材,该怎么找,他只想到了一个人,就是他的师傅吴文广。

见没人注意,他悄悄地退出了病房,去给远在加拿大的师傅打电话去了。

叶允伦安排了姚永胜找药材,接下来便是要找到陈阳,现在想要救回叶老,陈阳是关键。

“以晴,陈阳在哪里?”叶允伦看向叶以晴问道,语气柔和了很多。

情况紧急,叶以晴也没时间去和家里人争执,回答道:“他现在应该和我们所的廖智斌在一起,只是不知道具体的位置,可以打电话问一问廖智斌。”

得到这个答复,叶允伦朝着病房外走去,在走廊上喊道:“马国锋。”

一名身着警服的男子从人群中走了出来,此人长着一张国字脸,浓眉大眼,带着几分刚毅,正是东安市公安局局长马国锋。

马国锋属于叶家派系的人,也是叶老的门生,叶老危在旦夕,他一直在走廊上守着。

见到马国锋,叶允伦安排道:“你联系一下你们局的廖智斌,问一下陈阳陈先生是不是和他在一起。”

现在有求于陈阳,叶允伦连称呼都变了,不得不说,他这人实在太过势利,而且表现得非常明显,让站在一旁的叶以晴感到恶心。

“是。”

马国锋点了点头,打了个电话,挂断后,皱眉道:“叶市长,云华山一处废弃矿坑发生了大案,刚才廖智斌带人过去,把手机忘在了那里,他怀疑陈先生涉嫌谋杀,把陈先生带回所里审讯了。”

“什么,被带回去审讯?这下糟了,走,我们立刻去找他。”

叶允伦急道,迈步就朝电梯走去。

刚走了两步,他回头看向叶以晴,沉声道:“以晴,跟我一起去。”

他知道,从昨天陈阳表现的性格来看,是个吃软不吃硬的人,昨天叶家人对陈阳出言侮辱,甚至想要伤害陈阳,可说是把这个神奇的医生得罪得十分彻底,就算他叶允伦是市长,现在出面也不一定能邀请来陈阳,所以他才把叶以晴叫上。

叶以晴知道事关重大,没有推辞,点了点头,和叶允伦、马国锋一起上了电梯。

……

陈阳被带到了派出所,他全程没有做任何反抗,反而在警车上睡着了。到了目的地时,警察叫他,他才从美梦中醒来,揉了揉眼睛:“到了吗?”

与他同车的警察见此,都是一阵无语,这小子神经也太大条了,被怀疑涉嫌谋杀,在警察上竟然还能安稳地睡着,你以为自己是来旅游的?

陈阳跟着警察进了派出所,廖智斌冷笑着瞥了眼他,挥手道:“把他给我关进审讯室,我等下亲自审讯他,一定让这个杀人的罪犯伏法。”

“看你大义凛然的样子,我差点就以为你说的是真的了。”陈阳笑了笑,一副混不在意的表情,打量着派出所,轻蔑道:“已经好久没进警察的地盘,没想到这次进的地方竟然规格这么低,只是一个小派出所。”

一听陈阳蔑视自己的地盘,廖智斌面色一冷,对手下招呼道:“把他带过去,你们先好好‘照顾’他,我待会再来,一定要让他认罪。兄弟们,这可是九条命的案子,只要破了案,我们可就立了大功,必将受到市局的嘉奖,大家都有机会升职。”

廖智斌的手下都是兴奋起来,眼中透着阴险,丝毫不觉得屈打成招有多么的无耻。

这也正常,他们派出所的破案率全靠这招,可谓是屡试不爽,到目前为止,还从来没人能够承受得了他们的殴打,全都招认了罪行。

不一会,陈阳被带进了一间昏暗的房间,一名身材干瘦的警察,将他双手别在背后,用手铐拷在了铁椅子。

整个过程,陈阳只是笑嘻嘻的看着对方行动,没有采取任何反抗,甚至连吭都没吭一声。

干瘦警察被他笑得心里发慌,暗想这小子不会是个神经病吧,都什么时候了,竟然还笑得出来。

“你娘的,让你笑,待会老子就让你笑不出来。”

干瘦警察心里暗骂,然后坐到了陈阳对面的位置,猛地一下将强光台灯照射着陈阳,想要给陈阳一个下马威,可是陈阳并没有闪避,眼皮都没跳动一下,视线根本没有被强光干扰。

“还是这么老套,港片看多了?没有什么新花样吗?”陈阳靠在椅背上,一脸戏谑地看着干瘦警察,仿佛此刻他是审讯的一方,干瘦警察才是嫌犯。

“你他`妈的,敢笑我,知不知道上次笑我的人是什么后果,老子把那老头打掉了八颗牙。”

干瘦警察一拍桌子站起来,从腰间抽出警棍,冷笑道:“对付你倒是不用在你身上垫书,反正就算对你造成伤痕,也可以说是黑狼帮的人打的。”

说完,干瘦警察一边用警棍敲打着手掌,一边朝着陈阳走过来。

“警察同志,你好像忘了关录像和录音设备。”陈阳笑了笑,脸上露出鄙夷之色,道:“就算要刑讯逼供,你也要专业一点好不好,你这么业余,我会觉得你很看不起我的。”

干瘦警察愣了下,一看设备果然还亮着灯,他骂骂咧咧道:“草泥马的,竟然失误了。”

一边说着,他走出了审讯室,紧接着各种设备的灯全都关闭。

陈阳坐在椅子上,看着熄灯的设备,他嘴角露出一抹冷笑。

很快,干瘦警察回来,身后多了一名矮胖警察。

胖警察用力地把门关上,兴奋地瞥了眼陈阳,笑道:“好久没过手瘾了,这小子年轻,应该能多打一会。”

“你下手别太重,如果打死了,可没人去顶那九条命的罪了。”

干瘦警察提醒道,走到透明玻璃前,将百叶窗帘关上,顿时审讯室里陷入了一片昏暗,透着阴深的气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