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5.第65章 黑旗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13 字数:2284 阅读进度:65/2078

“祖爷爷回信了!”

梁威一把拿过黑狼帮成员手中的信件,脸上露出焦急之色,连忙把信封拆开,迫不及待想要知道陈阳的底细。

信纸上的笔记很连贯,甚至是有些潦草,显然梁成虎在写信的时候有些急。

“阿威:

根据你提供的照片,我回忆起曾今见过这个人,但我并不知道他是谁,只知道他所属的组织。这个组织叫做‘黑旗’,白旗为败,黑旗的意思则是永胜,这个组织也的确做到了这一点,目前还从未有过败绩,哪怕是输了,也必将卷土将对手覆灭。

黑旗是华夏一个非常特殊的组织,他们既听令于华夏国,却又有自主权,做出自己的选择。严格意义上来讲,黑旗应该算是一个亲近华夏的佣兵组织,他们甚至可以自行执行任务,而不经过国家的同意。

黑旗的实力深不可测,绝非你能够想象,如果你还不明白的话,可以拿龙庭和黑旗做对比,至少黑旗不比龙庭弱,而且似乎还略胜一筹。

总而言之,黑旗的人,万万不可招惹。

至于那人说他与我平辈论交,我却是不知真相,毕竟如今还活着的老家伙比我辈分高的人也只有那么几个,他们都已隐居,有没有收这么年轻的徒弟,我也不得而知了。但若是他真与我平辈论交,那就更不可冒犯他。而且这个世界上还有些力量,不是我们能够触碰的。

——梁成虎”

信件不长,梁威很快看完,心思起伏,久久不能平息下来。

黑旗他没听过,但龙庭他是知道的,那可是整个华夏最强大的组织,可说聚集了华夏战斗力最猛的一批人,而这叫黑旗的组织,竟然可能比龙庭更强。

李继林见梁威半天不说话,开口问道:“老梁,你祖爷爷说了什么,你怎么呆住了?”

梁威回过神来,连忙道:“快,快通知矿坑的人,那个人动不得。”

“到底怎么了?”李继林皱了下眉头,他还从来没见过梁威这么慌张。

梁威也懒得解释,把信递给李继林,李继林看完后,顿时就傻眼了。

他黑狼帮在东安牛逼,但跟龙庭比起来,连提鞋的资格都没有,可是那个人却来自于一个可以和龙庭相提并论的组织。

顿时,李继林慌了,他连忙拿出电话打给李恒江,没人接。

打给魏勇,电话响了几声,有人接了起来。

“立刻放了陈阳,不准任何人动他,所有人给我撤回来。你问我是谁?我是李继林。什么,你是廖智斌的手下?我儿子死了!魏勇也死了!一百多人全部被打成重伤!”

电话从李继林的手中滑落,啪嗒摔落在地上。

他眼神一片空洞,脸色发白,感到了无尽的恐惧,口中喃喃道:“完了,彻底地完了。”

听到李继林的话,梁威也是震惊了,他曾今想过陈阳会逃出来,但却没料到会直接把一百多人全部解决。

这份力量,绝不是黑狼帮能够招惹。

现在拿到信件,知道了陈阳的一些信息,却已经迟了,黑狼帮已经得罪了对方,这意味着黑狼帮将面临一个完全不是同一量级的对手。

……

同一时间,东安省人民医院的干部病房大楼内,叶老所在的病房处于一片阴云之中。

而走廊上,也站着很多亲近叶家的人,个个都是东安各局的头头,他们此刻都是极为担心,因为叶老一死,对他们的打击将非常大,可谓是元气大伤。

当然,最关心叶老安危的,是叶家的人。

叶老是叶家的半边天,如果他一死,到时候政商军各界的敌人,绝不会有任何怜悯,会趁机对叶家下手,叶家将变得极为危险。

哪怕叶允伦是东安的市长,但在省一级,中央一级,他却算不上什么,面对危机,他根本无力支撑偌大的一个叶家。

此刻,叶家人看着床上形容枯槁,面色青灰的老者,都是皱紧了眉头,似乎已经看到了叶家即将没落的未来。

病房内的气氛,十分压抑。

“姚院长,还有没有办法,可以延续我父亲的寿命。”

叶允伦面色铁青,极力让自己保持平静,对站在叶老床头的省人民医院院长姚永胜说道。

“对不起,叶市长,我已经尽力了。”

姚永胜摇了摇头,脸上露出愧疚之色,作为一名医生,他还是有几分医德,又何尝不想把病人救活,可是他的医术有限,无能为力。

叶允伦面色一变,语气阴冷道:“姚永胜,你告诉我,我父亲还能活多久?”

听到姚永胜没办法,叶允伦连称呼都变了,直接从姚医生变成了姚永胜,语气更是没有半分客气。

姚永胜擦了擦额头上的汗珠,硬着头皮道:“如果不出意外,叶老他……活不过今晚。”

哗。

一听这话,病房内的叶家人顿时炸开了锅,虽然他们都早有准备,但还是无法接受这个事实。

“姚医生,真的没办法让我父亲多活几天了吗?”老大叶伟伦上前握住姚永胜的手,一脸祈求道。

姚永胜叹息一声,道:“也许我师傅吴文广出手的话,或许可以,但我师傅已经退隐,现在他居住在加拿大,根本赶不回来。”

这下叶家之人是彻底绝望了,叶老一死,他们的好日子也就到头了。

叶超海一阵恍惚,口中喃喃道:“完蛋了,爷爷一死,我们叶家没落了,以后那些公子哥谁还听我的话,我哪里来的钱花,哪里来的女人玩。”

一听这话,叶家之人都是皱起了眉头,无不鄙夷地看向叶超海,人都要死了,你还说这种话,简直是大不孝。

不过此刻好几个叶家的孙子辈,也都有叶超海的这种想法,只是不敢说出来罢了。

叶允伦面色一片阴沉,过了好一会,他目光扫过在场所有人,冷然开口道:“父亲的死,绝不能传出去,今天在场的人,都必须给我保密。”

他话音刚落,哐当一声,病房门被人从外面撞开,一道人影猛地冲了进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