58.第58章 心底特别好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11 字数:2308 阅读进度:58/2078

安柠抓着自己的内衣裤回到卧室,气得肺都要炸了,作为安氏集团的总裁,集团里谁不对她恭恭敬敬,就算外面的人,那也是有礼有节。

可是就在刚才,陈阳竟然对她出言调`戏,这简直令她无法接受。

“他的人品太差了,我决不能把他留在身边。”

安柠气呼呼道,抓起手边的内衣裤,虽然知道陈阳并没有碰过,但她还是狠狠地扔进了垃圾桶,再也不打算穿这套了。

拿出电话,安柠给任小健打了过去,接通后,她沉着脸道:“小健,你给我介绍的是什么保镖,还说是高手?他根本就是个流氓、无赖。”

“安总,阳哥他怎么了?”

听到任小健这个问题,安柠顿时愣住了,这才发现,陈阳除了开了几句有些尺度的玩笑之外,别的还真没做什么。

不过话已说出口,安柠也懒得解释,冷声道:“总之我无法接受这样的人给我当保镖,你另外帮我找个靠得住的人……行,暂时让他留在身边,最迟明晚你要给我答复。不然的话,我明晚就赶他走。”

挂了电话,安柠的心情好了些,暗道:“只是明天一天而已,想必那个无赖也搞不出什么事情来。”

……

陈阳开着玛莎拉蒂,做了安柠的兼职司机,虽然他开车非常平稳,但速度很快,把安柠吓得面色有些发白,却又不愿意在他面前示弱,只得一直忍着。

不一会,汽车到了安氏集团的办公大楼下,没想到竟然堵车了,车辆只能缓缓地行驶。

就在玛莎拉蒂停住不动的时候,突然车旁铛呲一声,两人转头一看,只见一名挑着担子的老大爷,把车门给擦挂了。

虽然此时玛莎拉蒂是堵着没动,但相对作用力下,老大爷脚下一个不稳,还是被挂翻在地,肩膀上的扁担摔落,里面的红薯滚了一地,落得马路上到处都是。

本就拥堵的道路,因为这场轻微的交通事故,变得根本没法通行,很多车主都下车来,看看到底是什么情况。

“我擦,玛莎拉蒂总裁,看这轮毂,高配呀,这车怎么也得两百万。”

“这老头竟然刮花了玛莎拉蒂的车漆,门板补这一块漆,少说也得大几千,说不定还得上万。”

“看这老头的穷样子,这可是要赔得倾家荡产的节奏。”

听到这些话,倒在地上的老头已经是傻眼了,他一个卖红薯的,一年也未必能赚上几千块,现在哪里拿得出钱来赔别人。

“完了完了。”

情急之下,老头眼泪都流了下来,惊慌失措,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他颤颤巍巍地从衣兜里摸出一把角票,坐在地上数着,可是数来数去,也就只有几十块而已。

一看这模样,大家都知道,这老头至少不是碰瓷的。

见老头可怜兮兮的样子,安柠叹息一声,也就没打算追究,对驾驶席的陈阳道:“算了,让他走吧。”

话刚说完,安柠这才发现,驾驶席没人,车门打开着,陈阳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下了车。

就在围观群众可怜老头的时候,只见车上下来一位年轻人,慌慌张张地跑到老头跟前,把想要站起身的老头按在地上,一脸惊恐道:“大爷,你没事吧,你千万不要有事啊,你怎么了?什么,你的腿断了?”

周围的人都是一脸囧态,人家明明想站起来,你还把别人按住,你想干什么?

就在大家疑惑的时候,年轻人从裤兜里摸出一捆钞票,硬塞在老头的手里,道:“你看你这腿都没法站起来了,这是给你的医药费,你可别赖我……”

见此,周围的人都是愣住了,你们车没动,老头把车刮花了,你竟然还给他钱,而且看那厚度,至少也得一万,你傻呀你。

老头手里拿着钱,一脸茫然,手腕颤抖了下,道:“小兄弟,这些钱我……”

“什么,你嫌少。”

年轻人惊呼一声,又从兜里掏出了两叠百元大钞,塞在老头手里:“我只有这么多了,你可别想赖我。”

说完,年轻人没等众人反应过来,飞也似得跑进了玛莎拉蒂,发动之后,缓缓地朝前开去。

现场一阵无语,等玛莎拉蒂开出百米之后,这才反应过来,顿时一帮人狂追上去。

“卧槽,别想跑,我要划你车漆。”

“我打烂你的大灯,怎么着也得给我十几二十万吧。”

“土豪,别走,求你撞我!”

还好距离安氏集团的办公楼只有百米,玛莎拉蒂转个弯进了地下停车场,这才摆脱了后面的“追兵”。

此时老头坐在马路中间,眼眶中含着泪,看着手里厚厚的钞票,喃喃道:“菩萨保佑,求了你这么多年,今天终于遇到善财童子了。”

玛莎拉蒂停好,安柠看着陈阳,眼神中满是不解之色,忍不住问道:“刚才你为什么要那样做?”

陈阳回过头来,一脸认真道:“你还不感谢我,如果不是我给钱摆平,不止我这个司机要遭殃,你这个车辆拥有者也是要负连带责任的,说不定还得坐牢。你可要知道,现在这些老头可是一点也不好摆平。”

看着陈阳脸上郑重的表情,安柠不禁哑然失笑,随即板着脸道:“刚才那位老大爷可不像是碰瓷,你那钱也花得太多了。”

陈阳笑道:“这你就不懂了,那是他演技好。”

安宁嘴角露出一抹迷人的微笑,对陈阳的话不置可否,但突然觉得眼前这位青年很阳光,心底特别好。

就在这时,陈阳冷不丁开口道:“这些钱可是我在执行保护你的任务期间花的,等任务结束,到时候你都得给我报销。”

一听这话,安柠对陈阳刚刚产生的好感,顿时就消失了,她不是在乎那几万块钱,而是觉得陈阳的做法太无耻了。

“不行,难道你随意花钱,我都得给你报销不成?你的脸皮未免也太厚了。”安柠冷哼一声,推开门下了车,朝着电梯走去。

陈阳笑了笑,丝毫没在意安柠的鄙视,从车窗伸出头来,朝着安柠喊道:“我开车去补漆,补漆的钱你可得给我报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