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8.第48章 高干子弟

小说: 我的绝色美女房客 作者: 炒酸奶 更新时间:2016-09-04 04:18:07 字数:2350 阅读进度:48/2078

“混蛋,你怎么不穿衣服?”

叶以晴大骂一声,气呼呼地退出了陈阳的房间,顺手带上房门,脸上满是郁闷之色。

陈阳正在房间里练功,虽然他知道有人跑了过来,但没料到会直接踢门,所以他完全没有准备。

听到叶以晴在外面叫嚷,他朝着房门外喊道:“谁说我没穿衣服,我明明穿了内ku。还有,这里是我的房间,你管得着我穿什么吗?你就这样直接踢门冲进来,难道是想非礼我?你果然是个女流氓,跟你住在一起,实在是太危险了。”

听到陈阳和叶以晴的动静,苏子宁和林柔跑出来一看,都是一阵无语。

尤其是林柔,简直没想到叶以晴竟然会这么彪悍,冲进了陈阳的房间,还看到了只穿内ku的陈阳。

顿时,她心里有些不乐意了,那种感觉,就像自己的私密物品被人偷kui了一般。

苏子宁发现林柔的表情有些不对劲,她心思一转,解释道:“以晴有些莽撞,不过她心底是好的,林柔你可别误会。”

“噢,我先走了。”

林柔微微皱了下眉头,对苏子宁露出一个勉强的微笑,然后头也不回地走出了四合院。

就在林柔前脚走出四合院,陈阳后脚就出了房门,瞥了眼站在门口的叶以晴,没好气道:“我说亲爱的警官,我在这个四合院住了不到一个月,就被你看了两次,这件事,你觉得该怎么处理?”

叶以晴也是觉得有些理亏,加上她一想自己有求于陈阳,她也就不再争执,冷哼一声道:“那我对不起行了吧?”

“哟呵,你竟然会道歉?”陈阳挑了挑眉毛,走进餐厅抓起桌上的芝麻饼吃了起来,对苏子宁道:“子宁姐,我听到柔柔来了,人呢?”

“看到以晴闯进你的房间,她走了。”苏子宁指了指四合院大门,一脸深意地看向陈阳。

陈阳看了眼院门,眉头一皱,暗道不会是因为见叶以晴看到自己只穿内ku的样子,林柔这丫头吃醋了吧?

叶以晴跟着陈阳坐到了餐桌边,轻轻敲了下桌子,等陈阳看过来,她开口道:“陈阳,帮我个忙?”

“有你这么求人帮忙的?”陈阳瞥了眼叶以晴,把头转向旁边,一脸的嚣张。

“到底帮不帮?”叶以晴双目一瞪,一把抓住陈阳的胳膊就往外拖,边走边说道:“你不帮我,我就把你拘留,罪名就是……对,飙车。”

“飙车,陈阳你什么时候飙车了?”苏子宁腾地站起来,一脸紧张道。

陈阳生怕苏子宁担心,连忙顺着叶以晴就往外走,反而变成了他用胳膊拖着叶以晴,两人小跑着出了院门。

上了叶以晴的甲壳虫,陈阳问道:“说吧,你要我帮什么忙?”

叶以晴发动了汽车,道:“林柔说你治好了她母亲的胃癌,这是真的?”

“你猜?”陈阳神秘一笑道。

叶以晴双目一瞪,眼看就要发火,但又按捺下来,联想到陈阳的功夫、车技、学业,一次次让她惊讶,她不由自主的也肯定了陈阳的医术。

见叶以晴不说话,陈阳躺在椅子上问道:“你要我帮你治的人是谁?”

“我爷爷,现在情况很糟糕,看了很多医生都没办法。”叶以晴说到这,目光黯淡下来,没有了平日的凶悍模样。

见此,陈阳笑道:“走吧,我怎么说也是你的房东,帮房客办点事,是我应该做的。”

不一会,两人到了湖岳省人民医院,只见医院里外全是人,都是从湖岳省各地赶到这里来治病的人。

甲壳虫继续往旁边一栋楼驶去,这栋楼清净了许多,而且一楼必须刷卡才能进去,旁边则是挂着个牌子,陈阳一看就明白了,原来这里是干部病房。

“你既然是高干子弟,应该不缺地方住吧,怎么你还要到我四合院来租房子住?”陈阳下了车,笑着问道。

叶以晴没有解释,只是拉着他急匆匆地朝着干部病房走去,门口的保安一看到叶以晴,主动拿出卡,帮他们打开了门禁。

坐电梯上了五楼,走廊里静悄悄的,只有尽头的一间病房前围着许多人,一个个无论老少,个个都面色严峻,气势不凡,一看就是那种久居高位的人。

这些人围着三个穿白大褂的医生,正在听医生讲解着病人的病情,表情是越来越难看。

“哟,叶警官舍得出现了?”

就在陈阳和叶以晴走过去时,其中一个穿着西装,面相阴鹜的青年冷笑一声道。

听到声音,其余的人朝这边看过来,都是不由得眉头一皱,表情各异。

陈阳看出来了,这帮人显然对叶以晴并不怎么待见。

叶以晴没有理会那名青年的嘲讽,她径直走到一名头发花白,面相敦厚的中年人面前,道:“大伯,爷爷怎么样?”

大伯还没开口,那名青年抢过话头,冷声道:“你不是离家出走了吗?现在知道爷爷不行了,过来分家产吗?”

“叶超海,你闭嘴,你不说话,没人当你是哑巴!”叶以晴咬了咬呀,冷冷地瞪了眼叶超海。

“超海,你和以晴怎么说都是亲兄妹,何必一见面就吵嘴。”大伯叶伟伦皱了下眉头,沉声道。

叶超海哼了声,不屑地瞥了眼叶以晴:“开什么玩笑,她就是个野种,也配当我妹妹?”

叶以晴是他父亲的私生子,母亲因为早产没能保住性命,这一直是她心里的一个痛处。此刻听到叶超海侮辱的话语,顿时触及了她的禁区,她面色一变,往前踏出一步,眼中充满了愤怒之色,盯着叶超海道:“叶超海,你有种再说一次,我一定打得你妈不敢认你。”

叶超海面色一变,却是不惧叶以晴,但他正要破口大骂的时候,一名面相稳重的中年人抬了抬手,沉声道:“好了,在这里大呼小叫的,成何体统,让别人看我们叶家的笑话吗?”

这名中年人显然在叶家的地位很高,他一开口,叶超海没有再侮辱叶以晴,只是冷哼一声,便不再言语。

“二伯。”

叶以晴给说话的中年男子打了声招呼,但她并没有和对方多说,而是继续转头对叶伟伦道:“大伯,现在爷爷的情况如何?还有我爸呢,他怎么不在?”